第七十七章 她是半妖

  “呵,帝君吗?”

  嘴角微翘,紫阳神君看着这鬼魅幻象,忽然莫名地笑了起来。

  “我不稀罕。”

  叮——

  李牧鱼的手突然一抖,璇玑琴的弦,断了。

  “噗——”

  一口血猝不及防地涌了上来,血珠洒落,琴上、手上、地上,一簇簇鲜红如一朵朵啼血花,猩红而妖冶。

  砰。

  天旋地转,黑暗袭来,李牧鱼周遭的景物,如同他的意识一般,全都模糊了起来。

  “李牧鱼!”

  冥远迅速飞到李牧鱼的身旁,一把接住了他摇摇欲坠的身体,看着李牧鱼惨不忍睹的模样,一时间,一种复杂难明的情绪在冥远的双眼之中扩散开来。

  “只剩下你一个人了吗?”

  破解了幻术,紫阳神君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衣带飘飘,一举一动皆是清贵优雅。

  转眸,紫阳神君的视线落在了早已陷入昏迷的李牧鱼的身上,嘴唇微微抿紧,没想到他一个半步化神的高阶修士,居然中了一个凝体期小神的道。

  “没想到这小辈的幻术造诣,居然能达到这般地步,若是好好培养,他的前途必然不可限量。”

  定了定神,紫阳神君看向李牧鱼的眼中满是欣赏,只是黑纱遮眼,让人无从分辨他的心思。

  呼——

  阴风袭来,原本半跪在地上的冥远将李牧鱼轻轻地放下。抬头、挺身、站立,瘦削的身躯,如同一棵劲松,无所畏惧地挡在紫阳神君的面前。

  “恩?”

  紫阳神君看着冥远的一举一动,原本平静的表情,忽然起了波澜。

  “呜呜——”

  百鬼嘶吼,阴风大盛,无尽的死气骤然间自冥远身上爆发而出。

  发带飘落,青丝飞舞,一双紫色幽瞳,豁然睁开。

  “叮铃——”

  清脆的铃铛声忽然响起,黑衣、黑纱、黑裙,在无尽的阴鬼漩涡之中,一个手持莲形青灯的绝色女子,骤眼间出现在紫阳神君的眼前。

  紫阳神君看着眼前之人,黑纱之下的双眼满是晦涩不明的复杂情绪。

  “没想到,你居然是一个......”

  半妖。

  眉目如画,远山如黛,手持青灯的“冥远”一脸平静地看着紫阳神君,冰冷的双眼、冰冷的气质,唯有她的脸,却不似冥界之人那般苍白虚幻,反而有着红润的面色,一如正常人般的白皙。

  “罗刹鬼蜮。”

  清冷的声音,仿佛不带有一丝的烟火气,字字清晰,却又字字缥缈,仿佛来自深渊地狱的勾魂咒语,闻者皆是神魂惊悸。

  叮铃——

  铃声颤动,一下一下,仿佛一道催命的低喃,每一个音节都恰巧落在了紫阳神君心脏的鼓点之上。

  “破!”

  雷云聚,紫雷落。

  “冥远”根本不顾那道即将落在身上的紫雷,身体一虚,刹那间,冥远的身体便化为一道半虚半实的虚影,直接硬抗紫阳神君的法术。

  噼里啪啦——

  “困!”

  电流声、念咒声,两种声音几乎同时升起,而在这一瞬间的间隔之间,冥远的手印也堪堪完成。

  “啊——”

  凄厉的惨叫声自“冥远”的口中发出,但即使如此,她依然支撑着身体,没有轻易倒下。

  她在赌,她赌紫阳神君此刻发挥出来的实力不足他修为的万分之一;她还在赌,紫阳神君此刻的修为应当同她无异。

  “噼里啪啦!”

  电光消逝,“冥远”依旧顽强地立在地上,不肯屈膝倒下。

  “呜呜——”

  百鬼怒号,一个比方才大了十倍不止的罗刹鬼蜮骤然间出现在紫阳神君的身下。

  “轰——轰——轰——轰——”

  接连不断地雷声自罗刹鬼蜮中响起,一鬼灭则十鬼生,前仆后继,数之不尽,仿佛稍不留神,就会被这鬼蜮内的阴鬼吞噬撕毁。

  紫阳神君皱了皱眉,没想到这罗刹鬼蜮居然如此难缠,若是仅凭凝体期的修为法力,根本无法从中突破。

  “看来,唯有集中火力的强攻,才能破解此域了。”

  刺啦——

  紫阳神君高举着手,一道刺目的紫色电光自他的手掌之中汇集而出。

  是掌心雷!

  “冥远”有些苦涩地看着深陷罗刹鬼蜮的紫阳神君,雷法克鬼,可以说他的每一击对于冥界阴魂之体来说都是致命之伤,方才若不是凭她半妖之体硬抗下紫阳神君的那一击,否则,她早已如同李牧鱼等人那般,直接陷入昏迷之中。

  就在“冥远”即将放弃抵抗的时候,突然,异变生起,原本高举掌心雷的紫阳神君,他的施法动作莫名一顿。

  “快跑!”

  听到声音,“冥远”的头忽然抬了起来。

  这个声音,并不是紫阳神君的声音,反而更像是......

  “冥远,快跑!”

  李牧鱼!?

  轰隆——

  一息之间,紫阳神君便回过了神,只是掌中的雷法,却劈歪了方向。

  “好小子,居然还留了这一手。”

  紫阳神君气极反笑,没想到,这个弱水河伯居然会对对他使出心转之术。虽只是片刻迷失,但一个凝体期的小辈意识,居然可以在他毫无察觉之下,成功地钻入到一个半步化神高阶修士的识海之中,这在平常,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出来!”

  紫阳神君一声怒吼,一股粉红色的幻灵之气便从他的耳中飘出,转瞬间,粉光一闪,幻灵之气直接逃回了李牧鱼的身体之中。

  “哼!”

  一声冷哼,紫阳神君随手便将身下的罗刹鬼蜮挥散。

  一炷香的时间,已到。

  砰——

  脸色一白,“冥远”终于再也无法支撑住自己的身体,倒在地上。方才闪躲那道掌心雷,已经完全耗尽了她体内所有的法力。

  刷——

  黑光一闪,“冥远”又重新变回了原来的模样。

  一二三四五,五个人,五个身体,在这一刻,皆是四仰八叉地倒在地面上,深陷昏迷而不醒。

  “这就是你所谓的训练方式?”

  白光一闪,一身荆钗布衣的帝后便出现在洞天境的混沌天空之中。

  “他们对于神域的掌控力太差,唯有不停地磨炼,才能以最大程度内挖掘出他们身上的潜力。”

  听到紫阳神君的话,帝后微微皱眉,颇为不忍地看着这满地的狼藉,不知怎的,她竟有些说不出来的心疼。

  呼——

  素手一挥,五道清风将地上的五人托了起来。

  “人我交给你,但你也不要太过分了。”

  “恩。”

  长袖一抖,浮在空中的五个人便直接被紫阳神君收进袖子当中。

  袖里乾坤?

  帝后深深地看了紫阳神君一眼,白光一闪,便重新消失在洞天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