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碾压

  噼里啪啦——

  紫色的电光自九天划落,轰鸣的雷声震得人心生惊悸。

  “轰——”

  地气、死气、火气,在这道雷光中全部消散,无论是沙漠之主的诅咒,还是死气弥漫的罗刹鬼蜮,这一刻,皆成浮云。

  “冥远,你没事吧。”

  黑衫破损,发丝凛乱,一道鲜红的血迹自冥远的嘴角处流出,苍白的脸色更是铁青。

  “我没事。”

  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冥远有些艰难地站了起来,由于这神雷主要攻击的对象就是他的罗刹鬼蜮,所以,破术之后的法力反噬首当其冲地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给你。”

  冥远刚要打开乾坤戒,一个墨绿色的玉瓶便飞了过来。百花仙子迟疑了一下,还是解释道:“由于我们两个人的法力属性相悖,所以我无法为你施法疗伤,这瓶是由我炼制而成的回春丹,送给你,可能会对你的伤势有一定的帮助。”

  睫毛微微下垂,冥远接过了百花仙子的药瓶,犹豫片刻,还是从中拿出来了一颗圆滚滚的丹药,吞服了下去。

  丹药入口即化,唇齿留香,随即化为一股温和的灵气,顺着喉咙流下,滋养着冥远体内的伤势。

  “多谢。”

  “不用客气。”

  看着百花仙子有些不自在的笑容,不知为何,他的心竟有些柔软了起来。

  他怎么可能会没有疗伤的丹药呢?但不知为何,他却不想拒绝百花仙子的好意。

  黑光一闪,原本戴在冥远手上的乾坤戒,重新隐了下来。

  呼——

  清风吹过,烟尘尽散,一道紫色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五人眼前,战甲披身,黑沙蒙眼,紫阳神君还如初见那般,浑身上下未损分毫。

  “你们的攻击,如果只有这种程度的话,那我对你们真的很失望。”

  哗啦啦——

  花雨漫天,藤蔓破地,刹那间,整片洞天境完全被无尽的植物所覆盖。

  “嗖——嗖——嗖——”

  百花仙子踩着飘落的花瓣,临空起舞,只见,花随舞动,漫天的花雨皆化为一道道煞气逼人的利剑,朝着紫阳神君射出。

  “雕虫小技。”

  一挥手,一个巨大的紫色手掌凭空出现在紫阳神君的面前,犹如一个蒲扇一般,携着万钧山岳之力,将所有的花瓣打散在地。

  “小心!”

  一道沙墙应声而出,堪堪挡在了百花仙子面前,但随即,沙墙尽毁,漠北与百花仙子就如同两个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被紫色的巨掌拍得老远。

  “去!”

  李牧鱼轻轻一吐,两个水球自漠北和百花仙子掉落的方向凝聚而成。

  噗通——

  水花四溅,两人纷纷落入到水球之中。

  “如意!”

  百花仙子不顾身上的狼狈,直接将手中的木如意祭了出来,顿时,青光大现,除了冥远之外,凡是被青光照到的人,身上的伤口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给我爆!”

  在百花仙子为众人疗伤的间隙,岩融挥着炽火锤,一跃而出。

  顿时,火光大盛,数十颗陨石,带着一道道焰尾,向紫阳神君袭去。

  “叮——”

  琴音再奏,岩浆翻腾,空中的陨石顿时以一变二,由二分四,数十颗陨石转眼间便融身到李牧鱼所编织的幻境之中,若以紫阳神君的视角看去,成千上万颗陨石席卷而来,整个世界宛如一副末日景象,惊势滔天。

  “哼!”

  一声冷哼,如雷霆穿耳,瞬间击散了李牧鱼的幻境,大手一挥,紫色的巨掌再一次拍出,直接将空中的陨石一齐捏爆。

  轰轰轰轰——

  陨石炸裂,岩浆四射,此时,紫阳神君的耐心似乎已经磨尽,看向李牧鱼等人的目光也有些不耐起来。

  “砰——”

  缩地成寸,只是一步,紫阳神君便来到了岩融的身前。屈膝,抬腿,紫阳神君的膝盖狠狠地撞在了岩融的肚子上,再一蹬腿,岩融直接被踹飞,在空中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唰——

  土色遁光一闪而过,漠北速度极快地出现在岩融即将掉落的位置,一把接住了岩融。

  “噗——”

  强大的惯性使得漠北倒飞而出,而强大的冲击力更是令岩融口喷鲜血,筋骨尽断,仅是一击,居然就让岩融直接陷入了昏迷。

  嘶——

  见到岩融的惨状,其余人都倒抽一口冷气,宝光起伏,光罩凝结,一层又一层看似牢固的结界出现在众人身前。

  “呵。”

  一声冷笑,紫色身影一分为四,无匹的拳风带着无尽的霸意,分别朝着他们四人轰来。

  呼——

  李牧鱼看着迎面而来的拳影越来越近,电光火石之间,一口太阴之气被他果断吐出。瞬时间,白气凝华,拳影封动,原本朝着他胸口袭来的拳头,一下子被他吹歪了轨迹,调转了方向,落在了他的左臂之上。

  嘎嘣——

  豆大的冷汗自鬓间流出,左臂断裂的声音让他心中一颤,剧烈地疼痛瞬间席卷了他所有的神经。

  而身旁,冥远原本凝实的身体忽然变得透明起来,而那道拳影竟直接穿过了冥远的身体,落在了他身后的地面之上。

  拳影瞬间轰破了漠北身前的土墙,但也因此减缓了拳影的攻势,最后落在漠北身上的力道也只是最初的二分之一而已,并未彻底令他失去战力。

  “啊!”

  一声惨叫自李牧鱼身后响起,只是一个照面,百花仙子就被紫阳神君的拳影轰飞了出去,鲜血肆流,结界破裂,仅是一瞬,百花仙子也同样直接陷入到了昏迷之中。

  “呵呵,还剩三个么?”

  衣带飘飘,临空而立,紫阳神君俯身优雅地看着地上狼狈的五人,打了这么久,紫阳神君甚至连一根头发丝儿,都没有乱。

  李牧鱼的右手不断按着受伤的左臂,看向紫阳神君的目光逐渐冰冷了起来。虽说二人的修为相差万里,若是平时,李牧鱼对紫阳神君必当是毕恭毕敬。可是这一刻,他对于实力的渴望忽然攀升到了一个顶点,哪怕此时的他在紫阳神君的面前与蝼蚁无异,可这一次的考核,他李牧鱼不想输!

  哗啦——哗啦——

  突然,浓郁的水气喷薄而出,李牧鱼身后的神轮,在这一刻,骤然变大。

  (我今天双更咯,所以,可以和你们要推荐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