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罗刹鬼蜮

  “叮——”

  璇玑琴七弦齐动,恍然之间,无尽的混沌倏然一清,青天白日,云烟袅袅,一副山水画卷徐徐展开。

  “是幻境么?”

  紫阳真君静静地看着这山、这水,双手背后,脚尖悬空,并没有着急出手的意思。

  “叮咚——”

  忽然间,千莲盛开,万莲摇曳,所有的莲花簇拥着河心之中的一朵巨莲,风一吹,千莲之上,一朵巨大的莲花缓缓盛开。

  “弥勒当知,尔时妙光菩萨,岂异人乎,我身是也,求名菩萨,汝身是也,今见此瑞,与本无异,是故惟忖,今日如来当说大乘经,名妙法莲华,教菩萨法,佛所护念......”

  梵音袅袅,莲随声动,经文起合之间,莲花生变。

  “恩?”

  手持净瓶,眉如小月,眼似双星,宝相庄严,一位面孔清丽,身披天衣的少女,缓缓地在巨莲之中露出真容。

  “居然是佛?莫非是幻境拟像?”

  观音菩萨左手持玉净瓶,右手拈着一根杨柳条,柳条轻点,一滴露珠自柳条之上洒下,落向紫阳神君的方向。

  微微皱了皱眉,旋即又舒展开来,紫阳神君颇为好奇地看着这奇妙的幻象,心中竟难得起了些好奇的心思。

  “滴答——”

  露水落下,霎时间,紫阳神君便被金色的佛光吞没,神志也在一瞬间模糊了起来。

  “入梦去吧。”

  缥缈的声音自四面八方传来,而漫天的莲花也犹如受到命令一般,化为一股金色的洪流,瞬间将紫阳神君吞没。

  就是现在!

  洞天境内,其余四人见李牧鱼的幻术当真起了效果,心中不禁大喜。

  “去!”

  漠北十指翻飞,迅速地结出一道法决,只见,裹在漠北身上的黄沙忽然脱落在地,紧接着,黄沙滚滚,八面聚集,数之不尽的褐色响尾蛇从沙土中钻出。

  “沙沙——沙沙——”

  密密麻麻,无数条响尾蛇铺满了整片大地,摇着尾巴,一齐向着紫阳神君的方向爬去。

  “缠!”

  首连尾,尾连身,无穷无尽的响尾蛇一条接着一条,爬满了紫阳神君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嘶——”

  毒牙没入,凡是紫阳神君裸露在外的皮肤上,皆是响尾蛇留下的毒牙印记。

  嘭——嘭——嘭——嘭——

  四声爆破声冲天而起,缠在紫阳神君身上的响尾蛇,刹那间,重新化为沙土,四散落下。

  “恩?”

  紫阳神君看了看自己的手,皮肤上每一道牙印竟在瞬间化为一个黄褐色的月牙印记,密密麻麻,从脸到手,皆是令人触目惊心的密集。

  沙漠之主的神咒术吗?

  “啊诶——”

  炽火锤高举于顶,暗红色的岩浆不断在锤面上流动,岩融一跃而起,周围的温度也在一瞬间,急速攀升,尤其是紫阳神君周身附近,火气蒸腾,流烟翻滚,空间在忽大忽小的压强之下,竟有些扭曲起来。

  紫阳神君看着炽火锤袭来,双手依旧背在身后,神情淡漠,但眼中却是闪过一丝讶意。

  好强的爆发力。

  “铛——”

  似金铁相撞,炽火锤狠狠地落在了紫阳神君的头上,岩浆奔腾,肆虐而出,顷刻间就将紫阳神君所吞没,但那道紫色身影却是不动分毫。

  “仅此而已吗?”

  紫阳神君似笑非笑地看着身前的岩融,黑纱蒙眼,原本背在身后的其中一只手,忽然间,抬了起来。

  漠北看到紫阳神君的动作,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凝重的脸上,竟露出一丝得逞的笑容。

  诅咒,成。

  紫阳神君原本要抬起的手忽然一沉,紧接着,身上的褐色月牙仿佛活过来了一般,图案扭动,一只只黑蝎自褐色月牙中爬了出来。

  “刺——”

  一只、两只、三只......九百九十九只黑蝎若虚若实,时隐时现,九百九十九根蝎尾同时扎入紫阳神君的身上,随即,黑蝎化沙,凝成一捆,九百九十九根黑色的细线紧紧地缠在紫阳神君的身上,连同那只抬起的手,眨眼间,细线没地,源源不断的地气顺着细线爬升,远远看去,紫阳神君整个人就如同一个人形蝉蛹一般,被锁在地上。

  “砰——砰——砰——砰——”

  趁他病,要他命。

  一声高过一声的锤音,一声高过一声的火浪,地气缠绕,地火肆虐,一上一下,一攻一困,顷刻间,炽火锤已落了三十二下。

  “只有这样吗?”

  低沉的男声自人形蝉蛹中升起,原本静立不动的紫阳神君,忽然动了起来。

  “罗刹鬼蜮,现!”

  阴风忽起,一地的黄沙竟开始冒起了黑气。

  站在乾金位的冥远,自战斗开始起便一直结着法印,终于,在紫阳神君即将破茧而出的时候,他的法术堪堪结成触发。

  “呜——”

  阴风怒号,一个半透明的黑色结界在紫阳神君的位置结成,黑雾滚滚,死气郁结,一股寒意悄然在每一个人心中升起。

  百花仙子眉毛厌恶地皱了起来,屏住呼吸,手上的木如意发出一道微弱的绿光,将她周身的死气隔绝开来。

  木气属生,阴气属死,两气相遇,不死不生。

  可以说,冥远的一切法术,对于百花仙子来说,都有着极强的克制作用;反之,冥远亦是如此。

  “啊——”

  阴风测测,一声接着一声鬼叫声,自罗刹鬼蜮的地底深处传来,闻者,皆是心生惊惧。

  李牧鱼眼中的惊讶一览无遗,没想到,冥远的这个法术,居然有如此大的阵仗,即使是身在罗刹鬼蜮外的他们,也被这浓郁的死气影响到自身,更何况是身处死气漩涡中的紫阳神君。

  “啪——”

  一只惨白的人手自地底冒出,仅在一瞬,便牢牢地锢住了紫阳神君其中一只脚。

  “啪——啪——啪——啪——”

  越来越多的手自地底中冒出,接二连三,或大或小。所有的手都牢牢地抓在紫阳神君的双腿之上,用力一拉,紫阳神君的身体,竟不断地朝着地底陷去。

  呼——

  漫天的黑风,漫天的死气,凄厉地鬼叫声由此被凸显地更加恐怖。

  突然,时间如同被定格了一般,地气凝成的线,死气唤出的手,在这一刻,都停了下来。

  “大家快退后!”

  轰隆——

  雷声惊现,突如其来的巨响直接将冥远的声音吞噬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