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百花仙子

  “我们一起上去吧。”

  “恩。”

  相比起李牧鱼一身的华贵,冥远的黑衫就显着有些朴素,面见天庭上神需穿着神袍,可冥远这一身明显不是。

  抿了抿嘴唇,李牧鱼还是没有问出口,两人才刚认识,就跟人问东问西,着实显得有些唐突。

  “前面的两个神仙,等一等我。”

  话音刚落,百花袭来,漫天的香风卷着一地的花瓣,一个身着百花襦裙的二八少女乘着一只青鸾鸟自远处飞来。

  “锵——”

  宛如金石相撞,铿锵的凤鸣声伴着漫天的花雨,眨眼间,便落在了山脚之下。

  “青姨,那我先上去啦。”

  “锵锵——”

  青鸾展翅,见少女安全落地,便点了点头,乘风离去。

  送走了青鸾鸟,少女便转过身,冲着李牧鱼二人笑了一笑,施施然地行了一个礼:“你们也是受到紫阳神君的召唤,特意赶来的吗?”

  紫阳神君?那应该就是了。

  “恩,我也是才刚到这里的。”

  李牧鱼朝着那少女回了一个礼。

  少女闻言,便不自觉地将目光投向了李牧鱼的方向,由于李牧鱼的位置比较靠后,所以刚才从青鸾背上跳下来的时候,她也没来得及看清人脸。

  好俊俏的一个神仙!

  眉毛、眼睛、鼻子、嘴巴,每一个五官都精致得恰到好处,就连她这个一向自诩美貌的花妖,在李牧鱼面前,都忍不住要自惭形愧。

  “我是百花谷的百花仙子,名字也叫百花,那个蓝衣服的神仙,你是怎么称呼啊?”

  果然,一张好看的脸,就如同一张金光闪闪的名片,只需要站在那里什么都不用做,就会莫名的得到其他陌生人的好感,比如冥远,再比如百花。

  “我是弱水域的河伯,李牧鱼。”

  “啊,原来你就是天庭的那个新晋的水神啊。”

  百花仙子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李牧鱼,眼中的好奇简直都要溢了出来。

  据说弱水河伯的神龄才刚满十年,今天这么一瞧,他的年纪似乎看起来比自己还小,这么多年以来,天庭里总算是出现了一个比她的神龄还短的神官了。

  转了转头,百花仙子的视线又落到了一旁的冥远身上。

  咦?这个人身上的气味怎么这么古怪?

  “冥界使者,冥远。”

  见百花仙子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冥远率先开了口,有些疏离地报了一下自己的出身。

  “恩。”

  百花仙子点了点头,颇为客气地一笑。不知为何,对于这个身穿黑衫,气息冰冷的冥界使者,她打心底觉得这个人有点儿怪怪的,竟让她生不出一丝亲近之意。

  “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快上去吧。”

  冥远淡淡地看了一眼百花仙子,便转过头,嘴角噙着一抹惔笑,对身旁的李牧鱼说道。

  “好。”

  百花仙子见两人抬步向上走去,颇为惊奇地眨了眨眼:“你们就打算这么走上去吗?”

  “嗯,怎么了?”

  听到这话,百花仙子忍不住抽了一下嘴角。

  “你们为什么不直接飞上去?”

  “飞上去?”

  李牧鱼闻言,有些奇怪地抬了抬眉毛:“去仙宫的时候,下品神不是只能步行的吗?”

  “谁告诉你,我们是下品神的?”

  上七品,难道不是下品神吗?

  李牧鱼朝一旁的冥远看去,发现冥远此时也在看着他。

  “我们冥界之人,很少来天庭,所以天庭的规矩我也不太清楚。”

  “额……那你刚才为什么要和我一起走上去?”

  “因为这儿只有你一个人。”

  “……”

  噗哧——

  一时间,百花齐放。瞧着这两人一脸发蒙的样子,百花仙子一下子没忍住,竟直接乐喷了出来。

  “你们俩可真逗……我们天生神灵在天庭一向就有特权,无论是去什么地方,即使是云霄殿,我们都可以直接飞上去。”

  只是会有些高调而已。

  “原来是这样,那事不宜迟,我们就直接飞上去吧。”

  “好。”

  嗖——嗖——嗖——

  一黑、一粉、一蓝,三道颜色不一的遁光沿着长长的阶梯,径直地朝上飞去,水气混杂着花瓣,花花瓣中又夹杂着阴风,三种截然不同的法力属性竟在这一刻,和谐融洽的糅杂在一起,互不排斥。

  到了。

  紫阳宫气派的大门出现在三人面前,龙雕云刻,不同于云霄殿的宝气冲天,紫阳宫更像是一个专供法宝陈列的宫殿。

  “冥远兄,你不换成神袍吗?”

  眼看着就要见到紫阳神君,但李牧鱼瞧着冥远似乎没有更换神袍的意思,便忍不住出声提醒他一下。若是因为这件小事儿,在紫阳神君面前失了礼数,惹恼了上神,反而得不偿失。

  冥远听到李牧鱼的话,身体微不可查地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便一脸含笑地看着李牧鱼,说道:“冥界的神不同于你们天庭的神灵,在外界,除非是处于战斗状态,一般情况下,我们是不会轻易地更换神袍的,因为维持神袍形态,对于我来说,太耗费法力了。”

  “哦,原来如此,竟然是这样,那你一会儿面见紫阳神君的时候,即便是不穿神袍,也应该没有问题吧?”

  “放心,不会有问题的。”

  冥远的嘴角轻轻一扬,冰冷的双眼中,竟有了些许的温度。

  “赶紧走啊,你们俩在那儿墨迹什么呢?”

  见两人在后面磨磨蹭蹭的,有些性急的百花仙子便忍不住催促起来。

  “来了。”

  ......

  “小神拜见三位神君。”

  三人刚踏入紫阳宫的大门,就有一个发须皆白,头扎小辫,身材佝偻的小老头,颤巍巍地朝他们走来,还没到跟前儿,就要朝着他们躬身行礼。

  “参老,回回见着你都这么客气,不是行礼就是弯腰的,这么大把年纪了,你也不怕闪着腰咯。”

  走在前头的百花仙子见参老要行礼,连忙伸手制止。

  “百花仙子,老头我别的没有,但就这礼数可不能失。”

  “你可得了吧,我用不着你拜。”

  李牧鱼瞧见,也快步走上前来,同百花仙子一起扶起了参老。

  “参老,许久不见,近来可好?”

  “多谢弱水河伯的关心,托紫阳神君的福,小神过得很好。”

  “神君现在就在里面吗?”

  “紫阳神君已候多时,其他两位神灵也刚进去。”

  其他两位?

  “是谁啊?”

  百花仙子率先问了出来。

  “是熔岩山神,以及沙漠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