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来自天庭的纸鹤

  心神沉入到太阴观想图之中,默诵妙品莲华经,渐渐的,颤栗的身体停止了抖动,慌乱的神魂也重新归于宁静。

  “呼——”

  肃清杂念,李牧鱼重新探查起了自己体内的变化。他敢肯定,这一次身体里出现的一系列状况,定然与空中出现的“海市蜃楼”异像有关。无论是身体僵直,还是那个梦......

  噗通——

  破水而出,落地化人,身着一袭水色长袍的李牧鱼盘膝落坐在弱水河畔旁。

  “是眼睛。”

  粉光一闪即逝,李牧鱼豁然睁开了紧闭的双眼。

  “双眼处有一种十分奇怪的灵力波动,这种气息,和幻灵珠的原主人九霄美狐,十分相像。”

  难道是他体内残存的幻灵之气,带给他的新神通?

  “幻灵之气”这个词,是他前几年去天庭领用资源时,偶然在藏书阁看到的。

  天庭的藏书阁很大,非常大,而里面所收纳的典籍更是浩如烟海,光是里面专门打扫整理典籍的童子,就有四十多个。

  幻灵之气,是一种幻术修炼到极致之时所诞生出来的一种先天之气,除了可以使幻术更加令人难分真假之外,另一大用处则十分险恶。

  以幻灵之气为媒的幻术,能够将世人心中最真实的恐惧引诱出来,从而化为一道心魔,令被施术者道心受损,心性有暇。若是心中欲念心魔过多者,往往会深陷幻境难以自拔,施术者便可趁机以幻惑心,真正做到一念成魔,操纵任心的地步。

  而这,也是青丘每一只九尾狐所引以为傲的神通。

  “凝。”

  手指朝前轻轻一点,顿时,一道水柱自弱水河中升起,转眼间,一面晶莹剔透的水镜便在半空中生成。

  李牧鱼小心地运转起法力,向双眼处输送过去。

  水镜之上,一张极为俊秀的脸倒影其中,一双眼黑白分明,如同一汪泉水,澄澈而明亮。

  忽然,粉光一闪,原本有黑又白的眼瞳竟在瞬间起了变化。眼白退却,漆黑的瞳孔竟如一点墨水,缓缓的向四周晕染开来,直到李牧鱼的两只眼睛完全转化为黑色,看不到一点眼白为止。远远看去,犹如鬼魅。

  “散!”

  水镜破裂,弱水四溅,李牧鱼单手撑着地,冷汗浸湿了额边的碎发,心跳如鼓。若不是刚才他强行中断了法力输送,他又得因为法力耗尽的缘故现出原形,回到之前任人宰割的僵直状态。

  很强。

  真的很强。

  李牧鱼大口地喘着粗气,虽然此时的他形象颇为狼狈,但双眼中的振奋却是呼之欲出。

  心跳的频率渐渐恢复正常,李牧鱼的气息也不再紊乱。抬手,手指顺着眉毛的轮廓向下滑去,一直摸到了眼角处,手上的动作才堪堪停止。嘴角微微上扬,满脸满眼皆是因祸得福的喜悦。

  心转之术,无视任何防御,只需一眼,便可令对方陷入阎罗幻境永坠心魔深渊,而自己的意识则可投身在其上。

  “你的眼睛就是我的眼睛,敌人的性命皆在你一念之间。”

  清冷的女声在耳边划过,仅是一瞬便消逝不见,这是九霄美狐附着在幻灵之气上最后一丝神念,就在方才,已经彻底烟消云散。

  从此,这世间便再也没有九霄美狐。

  李牧鱼忽然站直了身子,朝着天空,遥遥一拜。

  “多谢前辈赐予神通。”

  李牧鱼躬着身子弯着腰,接连拜了三次才堪堪停止。

  当日,云姬将仙格融入到他体内,在九死一生之间,便是幻灵珠救了他。再到后来的传琴、入梦、改造血脉,皆是受到了幻灵珠的帮助。

  他不知道,为什么幻灵珠就偏偏选中了他?但他知道,自他修炼以来,幻灵珠所带给他的帮助是不可估量的。

  原本应在百年之后化为一抔黄土,泯然于芸芸众生之中。却不料,一颗珠子,一道雷,就让他这个在地球上无父无母的孤儿,穿越到这个瑰丽奇幻的无上世界,让他的人生从此变得特殊了起来。

  谢谢你,选中了我。

  ......

  逝水如斯,而不舍昼夜。

  时间这个东西啊,既快又慢,从前在鲤鱼湖的时候,总想着赶紧修炼,每天担惊受怕,觉得当鱼的日子尤其漫长。如今呢,日子安稳了,有家了,不知不觉之间,时间的流逝对于他来说,竟变得模糊了起来。

  哗啦啦——哗啦啦——

  李牧鱼趴在云头上,看看天空,看看水,弱水河流啊流啊,碧蓝的河水倒映着他身下的白云,静静地,时间就又是这么流走了。

  “唳——”

  忽然,弱水域外一声鸟叫声突兀地响起,划破了宁静的天空,惊醒了午睡的云雀。

  “是谁?”

  李牧鱼皱了皱眉,一个翻身之间,便驾着云头飞出了弱水域外。

  “恩?怎么没有人?”

  忽然,一道金色流光朝着李牧鱼的方向飞来,还未近身,李牧鱼直接用水流凝聚成一个巨型手掌,轻轻一挥,就将这个奇怪的金色东西个拦截了下来。

  “这是什么东西?”

  巨手摊开,一张金色的信封静静地躺在掌心之上,由于方才握得太紧,信纸被他揉搓地有些惨不忍睹。

  “会飞的信封?”

  巨手急速缩小,堪堪变化为正常人手的模样才停止,李牧鱼小心翼翼地操纵着水手,撕拉一声,便将信封的封口撕开。

  忽然,一股紫烟自封口处冒出,紧接着,就有一只巴掌大小的金色小纸鹤自紫烟中飞了出来。

  金色纸鹤扑腾着翅膀,径直地朝着李牧鱼飞来。

  “仙气?是来自天庭的信吗?”

  这回李牧鱼没有继续阻拦,金纸鹤拍着它的小翅膀,绕着李牧鱼滴溜溜地转了三圈,还颇为人性化地朝着李牧鱼做了一个嗅的动作。

  “李牧鱼,年五十二,弱水域河伯,仙格品阶下,神品等级上七品。”

  低沉的男声从金纸鹤一张一合的嘴里传了出来,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李牧鱼忍不住伸手朝着金纸鹤摸去。

  啪!

  金纸鹤优雅地张开翅膀,轻轻地打掉了李牧鱼那只不安分的手,说道:“三日后,凡收到信笺者,皆要到天庭紫阳宫集合,不得延误。”

  说完,还没等李牧鱼反应过来,火光忽起,也就一眨眼的功夫,金色纸鹤就引火自燃,被烧成了飞灰,随风飘散。

  “紫阳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