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秘密

  “那么,你的人选是谁?”

  群神探首,数十道目光一齐落在了紫阳神君身上,楼兰古国之行关乎到整个灵州的气运,不仅是天庭,灵州的其他势力也必然会拼了命地抓住这次机会,以求从中分一杯羹。

  “唰——”

  紫光一闪,掌中生妙,五道颜色不一的灵气在紫阳神君掌中浮现,灵气升腾,化为雾气,五道灵气升至半空,竟分别幻化出不同的景象。

  火岩山、百花谷、幽冥界、无垠荒漠,以及弱水域。

  “就是他们。”

  “我不同意!”

  一道尖锐的女声直接打断了紫阳神君的话,语气有些不善。

  “紫阳神君,你举荐的这几人可都是天庭的幼苗,其中那个弱水域的河伯,神期才刚十年出头,而且百花仙子的修为才堪堪凝体初期而已,这么几个人,怎能让他们轻易涉险?”

  说话的女子一身百花襦裙,流光四溢,看着也就二八年华,容貌更是上乘,虽不及帝后那般华贵绝美,但一言一举之间却皆是韵味风情。

  “花神使,你怕是忘了楼兰古国的规矩了吧?”

  闻言,花神使语气一滞,见紫阳神君朝她看来,明明他的双眼已经被黑沙蒙住,但两道犹如实质的压迫感却是透纱而出,令她心生寒意。

  楼兰古国,千年一出,凡入内者,金丹不存。

  这是一个处于时空乱流的古域,地点不明,时间晦涩,即使是善于占卜谋算的星宿老君,也无法推算出楼兰古国内的规律。但他们都知道,这个古域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甚至说它根本不属于这个空间。无论时间过去多久,它永远只停留在那一刻,即使有前人进去破坏,千年之后,它依然会恢复原来的模样,不改分毫。

  楼兰古国也是一个诅咒之地,但凡是修为在金丹期以上,年龄超过一百岁的所有生灵,只要踏进里面,修为都会飞速地倒退,而肉身则不断的老化,到最后,金丹溃散,修为不存,身上的所有生机尽然消失。

  想到此处,花神使的表情有些晦暗难明,到最后,仿佛是认命一般,幽幽地叹了口气,朝紫阳神君歉然的施了一礼,走退了回去。

  论修为,她只是出窍期初期罢了,远不及他;论实力,即使是十个她都不一定能掰得过紫阳神君,而今天,之所以她会这般失态,不顾得罪紫阳神君的风险挺身反对,却不是于公,而是于私。

  年仅三十二岁的百花仙子,可是她们花神一族中,最后一丝血脉了。

  见花神使服软,紫阳神君也不再看她,手掌一合,漫天的神域景象骤然消逝,也不再作过多的解释,表明完自己的想法,便闭口不言。

  “你们还有其他建议吗?”

  众神面面相觑,无一人发话。

  紫阳神君的提议也许不妥,但若是成功,对于那五人来讲,就是天大的造化,只是唯独有一点......

  “帝后娘娘,小神认为,这五个人选虽说不错,可实力还是弱了点儿。”

  星宿老仙沉思了一会儿,便出言说出自己的思虑。

  “我会操练他们。”

  又是一噎,本以为会不再开口的紫阳神君,这一次在天庭会议里讲的话,简直比他往年时加起来得还要多。

  “他们五人,我会负责。”

  “好,好,好!”

  原本端坐在金色龙雕长椅之上的帝后忽然抚掌笑了起来,原本的威仪霸气瞬间荡然无存。

  唉,果然,帝后还是他们的那个帝后,即便难得穿上了神袍,也收不住她这幅玩世不恭的洒脱性子。

  云霄殿众神相视一笑,也都摇了摇头,帝后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任他们再如何舌灿莲花,今日的事怕是已经定下来了。

  “紫阳神君,有你这句话,那我必然会全力支持。那五个小辈就交给你去调教,倒时候有什么要求,全凭你自个儿拿主意就成,不必再知会旁人。”

  “恩。”

  ......

  弱水域外,一条极为漂亮的琉璃水蓝色长翼扇尾的鱼正病恹恹地摊在地上,鱼身僵直,鳞片暗淡,若不是还时不时地抽一下尾巴,简直与死鱼无异。

  “咕噜——”

  鱼嘴一张一合,一不小心,竟吐了一个泡泡出来。

  李牧鱼生无可恋地看着远方,一双鱼眼有些呆滞。

  已经三天了......

  自他昏迷醒来之后,这种僵直不动的状态,他已经连续维持三天了。

  是得什么病了吗?比如,渐冻症?

  暗自摇了摇头,他是妖,妖怎可不会得凡人的病。修炼了这么久,他早就脱离了凡躯。

  只是,他如今这种情况,又如何解释呢?

  日落月升,时间缓缓流逝,他身上的状况没有一丝要消减的痕迹。不仅法力尽失,而且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倒退到了原点,若不是鱼身依旧维持着寒鲤模样,李牧鱼都要猜测,自己是不是要重新退化成那条胖鲤鱼了。

  三天、四天、五天......

  终于,在第二十一天的时候,李牧鱼昏昏沉沉地发现,自己体内的法力又回来了。

  “变!”

  鱼尾一拍,鱼身重回人形。

  “嗖——”

  破空声起,李牧鱼直接化为一道水光,穿过迷雾结界,急速向弱水河飞去。

  “噗通——”

  人躯化鱼,李牧鱼一个跟头跳入弱水河中。

  “呼——”

  久违的湿润带着一阵难言的舒爽,瞬间席卷了李牧鱼干涸脱水的身心。运转起太阴秘典,一遍又一遍,大量的水气汇聚而来,凝为一股,径直地流入李牧鱼鱼嘴之中。

  少倾,身体中的僵硬感渐渐消退,肉体中的疲惫也被洗刷殆尽,在将法力运转到第十个周天之时,他忽然停了下来。

  唰——

  粉红色的光芒在李牧鱼眼中一闪而过,一种难以言说的奇怪感觉在心中忽然升起,前世的景象一幕一幕,飞快地在眼中滑过,神魂恍惚,白雾围拢,梦中的那只宝蓝色的蝴蝶再一次出现。

  半梦半醒间,深藏在心中的迷雾不断地被拨散开来,而那个关着他最大秘密的盒子渐渐显露出来,仿佛在下一刻,就会被赤裸裸地晾在日光下,被人无情地打开。

  “不要!”

  啵——

  又是一声脆响,好似气泡破裂,宝蓝色的蝴蝶刹那间化为千万个光点,向四周飘散开来。

  美丽,而梦幻。

  “怎么回事?”

  身体有些不住地颤抖,心底生寒,那无尽的迷雾恍若实体,竟压得他根本喘不过气来。

  秘密,那个盒子里藏得就是他最大的秘密,只要一见光,之后的连锁反应,他想都不敢想。

  他是穿越者,一个见不得光的穿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