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楼兰蜃景

  “呼——”

  弱水域内,难得吹起了冷风。

  李牧鱼双手合十,举高于顶,顿时,蓝色的光环一圈一圈,如水波涟漪,在整个弱水域中荡漾开来。

  肃清杂念,静心凝气,李牧鱼口中不断默念着降雪咒,不一会儿,晴朗的天空忽然沉了下来。

  “幻雪剑,出!”

  话音刚落,一把晶莹剔透的小巧飞剑自李牧鱼袖中飞出,剑刃如冰,在日光的照射下折射出七彩幻光。

  “去!”

  水汽凝华,化为冰晶,顷刻间,弱水域内的空气骤然转冷。

  “嗖——”

  幻雪出鞘,漫天飞雪。

  一片两片三四片,弱水域终于迎来了它今年的第一场雪。

  李牧鱼落到河畔之上,抬头看着自己的杰作。初下雪时,往往雪片很少,亦不过密,如柳絮翩飞,随风而起。渐渐地,随风愈吹愈猛,雪也越下越密,如织矣一白网,丈以远则无所见矣。

  “先下一个时辰吧。”

  噗通——

  化为寒鲤本体,李牧鱼轻轻一跃,便没入弱水河中。

  ......

  修炼无甲子,岁寒不知年,转眼间,已是李牧鱼任职弱水河伯的第十三个年头。

  算了算,李牧鱼今年也有五十二岁“高龄”了吧。

  从鲤鱼湖,到黑沙河,再到如今的弱水河域,由小及大,每一段鱼生,代表的就是李牧鱼不同时期、不同阶段的修炼历程。

  现在的他,也算是过上了比较平稳安定的日子,只是修炼了近十年,修为依旧卡在凝体期中期。若是按照云州人修天才的年龄与修为比例计算,以他的资质,也就勉强算是尚可,远不到能令人刮目相看的程度。

  好在,他是一个非常幸运的妖,由于吞服过化形果的缘故,不仅有着人族的修炼速度,还兼备妖族冗长的寿命,如果以妖龄计算,五十二年的小妖,压根就是一个小雏儿罢了,整个妖生都还没开始呢。

  轰隆——

  突然,天地变色,风怒云狰,原本湛蓝的天空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颜色,灵压暴动,席卷而来。

  轰隆——

  又是一道巨响,仿佛一板开天辟地的斧头,狠狠地劈在了九州大地之上。

  轰隆——

  第三声巨响,九州大地忽然剧烈地震动了起来。

  “难道是地震?”

  不再犹豫,李牧鱼直接化为一道水色流光,眨眼间,便破水而出,飞出了弱水域。

  “这是......什么东西?”

  灰沉的天空如同一块擎天幕布,仙宫、楼宇、宝光、荒漠,瑰丽奇幻的世界如走马观花一般浮现在苍穹之上。

  “海市蜃楼?”

  啊——

  凄厉地惨叫声恍惚间在脑中划过,耳边明明什么声音都没有,但那一瞬间却让李牧鱼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惊惧感。

  天空转红,瑰丽的空中景象瞬间被血色侵染,一滴一滴,画风一转,满是杀戮。

  “到底是什么回事儿?”

  明明只是假象,为何每一帧画面,他都有一种身临其境感同身受的奇怪感觉,仿佛身体对于空中的幻象起了反应,令他生出一种莫名的呼应感。

  啪嚓——

  仿佛玻璃破碎,一声脆响在李牧鱼体内毫无征兆地响了起来。

  “呼——”

  风声划过耳际,身体一软,体内的法力突然消失。下坠感急速袭来,没有了法力的支撑,李牧鱼直接现出原形从空中坠落下来。

  “啪!”

  鱼身狠狠地摔落在地,紧接着,一股粉红色的雾气顺着他的鳞片向外蔓了出来。粉雾凝结,分为两股,依次钻入到李牧鱼的双眼之中。

  “啪嗒——啪嗒——”

  鱼身一阵抽搐,鱼尾也不断地拍打着地面,眼前的光线越来越暗,意识越来越沉,神魂恍惚,竟有一眠不起的感觉。

  “啪嗒啪嗒——”

  死命地拍打着鱼尾,李牧鱼强迫自己清醒过来,可是效果却是微乎其微,散乱的意识根本不足以令他集中注意力。

  “嗡——”

  天旋地转,仿佛有千万只蜜蜂同时在耳边扇动翅膀,满耳满脑,皆是嘤嘤嗡嗡的振翅声,吵得人心里发慌。

  又是这种该死的感觉,记得上一次跳入降仙阵,就是这种恶心人的感觉......

  ......

  “查清楚了吗?这一次楼兰蜃景现世,为何提前了这么久?”

  云霄殿内,身着紫色雷纹神袍的帝后,此时正端坐在殿首的金龙长椅之上,原本绝色的容貌配上一身贵气逼人的紫色神袍,更衬得帝后威仪庄严,高不可攀。

  “回禀帝后娘娘,小神夜观星象变化,发现此次九州生变却非凶兆,只是又逢楼兰古国每千年一次的轮回,灵气复苏,蜃景现世,并非提前。”

  “哦?是吗?”

  座首之上,帝后眉头轻蹙,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星宿老仙方才的那番解释。

  “紫阳神君,如今这灵州地界内,算上新晋的,共有几位神灵?”

  闻言,下首边一位身披紫云战甲,双眼蒙纱,额间生目的男性人形神灵,大手一挥,须臾间,一本金色神册便出现在他的手中。

  “普通司职神灵有一千零八位,天生神灵四十九位,其中已经建立神域则有四十位。”

  言罢,紫阳神君又是一挥手,神册化光,消散在手中。

  “恩,不错,这段时间劳你下凡探查灵州下界众神,也是辛苦你了。”

  “恩。”

  神情木讷,说话做事的态度也不似星宿老仙那般谦逊,甚至为人还有些冷酷倨傲。但虽如此,云霄殿众神早已见怪不怪,甚至对于紫阳神君的态度还觉得本该如此。

  作为紫阳宫的一宫之主,紫阳神君不仅有着出窍期巅峰的超高修为,而且一身的战斗力更是绝强,若是以本体迎战,即使是越级挑战也无不可。

  帝后转眸,再次将目光落在下首群神之上,神情凝重:“你们觉得,这一次九州气运之争,应该派哪类神灵前往楼兰古国。”

  “天生神灵。”

  还未等云霄殿其他神说话,紫阳神君便率先直接开口回答。

  帝后定定地看了一眼一身紫色战甲的紫阳神君,表情极淡:“每一个天生神灵都是天庭的财富,损失一个对于灵州来说都是沉重的打击。”

  “所以,楼兰之行,更应该派那些还未长成,但极有潜力的天生神灵前去。”

  因为重要,才更应该放他们出去一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