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种一颗月亮

  神州历一零二零年,十二月。

  这是李牧鱼任职弱水河伯的第九个年头,也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四十八年。

  四十八年啊,对于普通凡人来说,也算是大半辈子了吧。

  早起吞日精,晚上吸月华,再隔三差五地行一场雨,种一棵树,逗一只鸟,就是李牧鱼平时的做神日常。

  起初,由于弱水域还比较脆弱,他不得不时时看顾,调理灵脉内部灵气。可久而久之,李牧鱼便将调理灵气的工作交给了先天灵根,利用先天灵根天生亲近灵气的特质,他也可以从中抽个空,出趟远门,沾沾灵州其他域界的人气儿。

  灵州的神灵真的是一个很庞杂的组织体系,不仅种族繁多,有妖有兽,而且有不少神域内的城市,是专门供凡人所居住的。

  云州,人族昌盛,妖族式微,往往人族聚集之地,对于妖族都是喊打喊杀,除妖务尽。可在云州的某些深山老林里,同样也有许多妖族出没,依旧活得很好。并不是所有的人修都对异类赶尽杀绝,就如那日肯出手搭救李牧鱼的老和尚,再或者是与云姬相恋的蜀山修士,一体两面,即便是世仇,也有较为包容的人存在。

  同理,灵州之中也存在着许多凡人,甚至人妖共存的城市也是有许多。修炼体系的不同,导致每一个州的修真文明也大不相同。灵州崇神,云州慕仙,前者推崇的是顺天之道,后者奉行的却是逆天之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因此,在对待两族矛盾的方式上,也是共性之中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人族驱逐异类,神族利用异类,异类相轻,方式不同罢了。

  “呼——”

  弱水河下,李牧鱼盘膝端坐在自己的水下府邸里面,闭目呼气,足足将太阴法力运转了十个大周天,才堪堪停止。

  “月升。”

  食指一点,太阴法力凝聚,一轮银色小巧的皓月缓缓升至半空之中。

  “月落。”

  皓月再动,随着李牧鱼的指挥,又从空中落了下来。

  “阴、晴、圆、缺。”

  上弦月,西半天;下弦月,东半天。

  新月、满月,李牧鱼不断用幻术模拟着太阴观想图中月时变幻,以体内的太阴法力,作为幻术中的那一点真。

  “聚。”

  水气凝聚,一颗硕大的水球凭空出现在李牧鱼面前。

  “融。”

  话音刚落,那团掺杂着太阴之气的幻月似一缕冰烟,十分缓慢地注入到水球之中。

  “凝。”

  水球再变,内里的太阴之气不断向外扩散,从里到外地包裹住了水球,只是片刻,水球凝固,一块如镜面一般光滑的冰晶滴溜溜地浮在空中。

  李牧鱼摊开手掌,轻轻地托住了冰晶。看着这颗由自己所造的“人工月亮”,一时间,李牧鱼心中感慨万千。

  糅合了幻术以及他的太阴法术,这颗“人造月亮”在某方面来讲,也算是假中存真。弱水域夜不升月,多年以来,他都试着用不同的方法将域外的月光引入域内,可是效果都并不长久。

  李牧鱼本体为寒鲤,是一种属寒的妖类,而且寒鲤一族血脉传承的功法,走得也是极寒太阴一道,对于月亮有一种天生的敏感与喜爱。他不断以眼中的月亮为形,太阴观想图中的月亮为神,幻术为笔,一笔一划之间,当真让他勾勒出了一个假月亮出来,但效果如何,还是得看弱水域其他生灵的反应。

  “去!”

  用力一推,托住冰晶的手便将那颗人造月亮送入天空之中。

  “噗——”

  穿过重重弱水,冰晶破河而出,带起一道月白色的光尾,在这无尽的黑暗中,缓缓升空。

  “叽叽——”

  似有察觉,一只最近刚入住弱水域的小云雀,正扑腾翅膀看着黑暗中的异像。

  一丈、两丈、三丈......

  月色冰晶艰难地向上攀爬,如同一只小小的萤火虫,微弱的光芒,似有似无,仿佛只需片刻,就会被黑暗吞噬殆尽。

  十丈、二十丈、三十丈......

  冰晶已经化为一个目不可查的小光点,一步一步,不知疲倦,让旁人根本不会生出心思去关注它。

  直到,一百丈。

  “差不多了吧。”

  一挥手,一条巨大的水蛇凝聚成形,李牧鱼站在蛇头之上,指挥着水蛇向河面游去。

  噗通——

  巨蛇驮着李牧鱼穿出了河面,水花四溅,但每一滴水珠,都绕过了李牧鱼的衣衫,不敢落在其上。

  河伯御水,连一颗水珠到了他面前,都是小心翼翼。

  李牧鱼看着夜空中微弱的一点光亮,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脚踏巨蛇,水蓝色的衣衫猎猎作响,李牧鱼双手如蝴蝶穿花,迅速地结出一个又一个法印。

  “变!”

  荧光骤亮,那颗小小的光点突然在空中膨胀了起来,刹那间,萤火变皓月,一面斗大的玉盘赫然出现在夜空之中。

  “叽叽——叽叽——”

  月亮才刚一露面,那只小云雀就兴奋地在树上跳了起来,月辉铺洒,驱走了弱水域中无尽的黑暗。

  碧蓝的弱水河,昏黄的荒漠,以及那片枝繁叶茂,草木盈盈的绿洲平原,整个弱水域都散发着一股欣欣向荣的生机。

  “成了。”

  白气升腾,一股股气运向李牧鱼汇聚而来,或气或蛇,全都没入到李牧鱼的眉心朱印之中。

  “只有两朵吗......”

  九年以来,李牧鱼已经将近收集到了近千朵功德之莲,有白有青,每一朵功德之莲所蕴含的功德存量都各不相同的。仙格还是没有进阶的意向,而李牧鱼的神品却是接连升了两级,由上九品,升为上七品。

  每个神品品阶所代表的身份皆是不同,连带着在天庭中的权利也会有所提升。权利,代表着义务,也代表着不同的资源配给。若是按照李牧鱼如今为灵州填补的气运数量计算,足以让他可以在天庭的紫阳宫内,再挑选一样灵宝。

  “恩?”

  一种奇怪的感觉忽然袭上心头,李牧鱼不自觉地皱起了眉,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腰间月白色的芥子袋,熟悉的灵力气息一波接着一波,从里面扩散了出来。

  “终于,要醒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