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新手村

  位列仙班,神名昭昭。

  在这一刻,弱水河伯的名号,书写在灵州大地每一个神灵的神册之中。

  “啧啧,上九品?居然还是个凝体期的天生神灵,真是稀奇。”

  八百里熔岩山内,红发邪魅,打着赤膊的熔岩山神正浸泡在橘黄色的岩浆之中,神念操纵神册,金光一闪,墨染的大字施施然地出现在神册的末页。

  “李牧鱼么?天庭这回倒是淘了个不错的苗子回来。”

  嗤——

  汽火蒸腾,硫烟弥漫,顷刻间,熔岩山内的岩浆又一次蠢蠢欲动起来。

  “哼!”

  一字既出,暴烈的岩浆转瞬间便安静了,咕噜噜地冒着呲着火苗的气泡,附在熔岩山神如铁铸的胸膛之上,不敢放肆。

  ......

  “喵~”

  “怎么了,小七?”

  “喵喵~”

  “你是说,又有神域开始与灵州融合了?”

  “喵~”

  流云仙坊之内,人妖混杂,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一抹红色丽影驻足在街市之上,双眼望天,一双美眸蒙上一层淡淡的杂绪。

  是他吗?

  ......

  “二皇子,这是那个新晋神官的资料。”

  “恩,你退下吧。”

  “遵命。”

  修长的手指慢慢地翻开金册,忽然,墨迹点点,熟悉的名字再一次猝不及防地映入眼帘。

  弱水河伯?

  原来是你么......

  ......

  “咕噜咕噜——”

  弱水域外,浓雾翻腾,原本一眼望不到头的浓稠,竟逐渐开始淡了起来。

  察觉到外界的变化,李牧鱼不由得抬眼望去。

  “这应该就是弱水域开始和灵域融合的征兆吧......”

  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李牧鱼便不再多想,现如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不断完善他的这方神域,从而凝聚功德,汲取气运,不断提升他的实力。

  凝体期中期,这种程度的修为对于这个强者林立的世界来说,还是太弱太弱了,弱到他压根就入不了灵州其他天生神灵的眼。

  抬手,李牧鱼摸了摸自己身上的水德神袍,嘴角的弧度却是情不自禁地咧了上去。

  背靠天庭,入了神籍,现如今,更是拥有了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弱水域。短短数十年,由一个在云州夹着尾巴到处乱逃乱窜的小鲤鱼精,到现在成为灵州的一方神祗。低开高走,抓住每一个能提升自己的机会,一步一个跳板,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任人欺凌而不敢作声的小鲤鱼了。即使是昔日强不可攀的云姬,对于此时的他来讲,也早已不足为惧。而这一切的转变,都是实力所带给他的好处。

  “呼——”

  长吁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谦虚使人进步,现在还远没到可以自负的时候。”

  虽是这么说,但他脸上的笑容却是止也止不住。

  落在弱水河畔,李牧鱼有些出神地看着这碧蓝的河水,身后的绿洲群木似乎也不再死气沉沉,荒漠依旧,只是靠近河畔的地方,土质也似乎有了些改变。

  “我终于有家了......”

  从今以后,我也是一个有家的妖了。

  鼻子难得有点儿酸涩,眼中的欢喜藏都藏不住,伸手轻轻拨弄着弱水,一圈一圈的涟漪轻轻的化开......

  有点儿沉。

  明明他已经炼化了弱水,可是冷不丁的一触碰,还是会感觉到其中甸甸的重量。一滴千钧,弱水的杀伤力远远超过了他能想象。

  “变——”

  神袍褪去,神轮隐没,周身水雾霜雪的水德异像也尽数消失,李牧鱼手捏幻决,给自己变幻出一身比较素净的水色长袍。

  “还是这样看着比较舒服,之前那一身装扮委实有点儿不习惯。”

  咯吱——咯吱——

  起身,李牧鱼踩着一地的枯枝落叶,一步一步,朝着绿洲深处走去,过了许久,在一棵小树苗跟前停下了脚步。

  “这么快就发芽了吗?”

  原本干枯衰败的黑色枝干,此时,正有一抹翠绿俏生生地立在上面,犹如一根彩色的画笔,在这幅非黑即白的画纸上,勾勒出一笔名唤生机的色彩。

  “恭喜你了。”

  闻言,先天灵根竟颤了颤枝干,似是在回应着他的话。

  “现在灵脉已经恢复,你也不再需要消耗自己的本源去反哺绿洲其他树木了......”

  这一次,先天灵根却没有回应他的话,甚至连最轻微的反应都没有。

  唉,罢了。

  原本想掏出灵石的手也渐渐放了下来,一旦先天灵根再一次行那反哺之事,怕他这刚发出来的嫩芽也是保不住了。

  咯吱——咯吱——

  离开了先天灵根,李牧鱼再一次朝着绿洲最深处走去。三年前第一次探查绿洲,他只是走到了先天灵根处,便没有再往里面深入过。而这一次,他既然成了此域唯一的神灵,就该要好好履行职责,认真地把弱水域每一寸地界都探查个清楚。

  走了许久,每一棵树,每一块石,每一片土地,他都一一勘测个遍,即使灵脉已经被他修复,但沉沉的黑色依旧是这里唯一的色调,压抑、死寂、了无生机。

  “恩?”

  穿过丛丛巨木,疾步走去,忽然,眼前豁然开朗。

  平原?

  沙漠、丛林、平原,三种截然不同的生态地势结构,居然同时出现在他的弱水域中。

  “前面好像有房子?”

  嗖——

  不再徐徐漫步,李牧鱼直接化为一道水色流光,朝着平原上隐约的房屋群飞去。

  “真的是房屋,看来半弃域在未衰败之前,也是有生灵在此居住过的。”

  木屋、土屋、石屋,各式各样的房子聚集在此,只是这些房子早已经损坏不堪,只要轻轻一碰,就会碎成渣滓。

  “看来方才的那场雨,反倒成了压垮它们的最后一根稻草,差一点儿就把这些房子全给毁了。”

  李牧鱼眯起眼睛,若有所思地打量着这状似村落的聚集地。

  “既然这里在之前也有生灵住过,那说不定,等我完全恢复了弱水域的生机,也可以收纳灵州本土居民来此安家落户......”

  摸了摸下巴,李牧鱼不断构思着这个冥光一闪想法,老实说,他心动了。

  生灵需要庇护,而神灵则需要功德。李牧鱼若是想继续升阶仙格,晋升神品,光是修补弱水域得到的功德还是远远不够的。但灵州之内,每一处地域都有一方神灵在掌控,想从其他老牌神手里抢资源,对于现在的李牧鱼来说,还是有点儿不太现实,所以,这件事他还是得好好琢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