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弱水河伯

  “哗啦啦——”

  久违的雨水滋润着半弃域中的每一个生灵,雨水划落,点点滴滴,令绿洲群木焕发出一种薄发的生机。

  “嗷——”

  青蟒逼近,由小及大,巨大的虚影将李牧鱼的瞳孔映得泛青,水腥气扑面,惨白的毒牙都清晰可见。

  “凝!”

  紧要关头,李牧鱼迅速地捏起法决,用自己残存的一点儿法力,聚水成冰,在自己的身前凝成了一堵厚厚的冰墙。

  “嗷——”

  砰!

  如烟花炸开,青蟒化气,气又化光,一气一光之间,青蟒虚影突然在疾驰中溃散开来,化为点点青光,忽明忽暗。

  怎么回事?

  躲在冰墙之后的李牧鱼惊疑不定地看着这幅画面,心中的警惕却迟迟不敢放下。

  难道又生出什么变故不成?

  “呼——”

  阴风卷地,漫天的青色光点忽然聚成一股青色的风,肆虐、暴躁,疯狂地在空中翻腾着。

  收起冰墙,李牧鱼勉强站了起来,扶着身边的巨树,目光一瞬不瞬得盯着眼前的异像,小心翼翼地向后退去。

  “这道青色的风,应该是那条灵脉残存的意志,只是不知为何,却是生出这种变故。”

  李牧鱼心中暗暗分析,但他猜测,这一次,他与本域灵脉意志所展开的关于争夺半弃域掌控权的战役,最后的胜利者,应该是他了。

  忽然,一道道白气自绿洲群木之中溢出,冲向天空,汇聚在一起,而其中,更是夹杂着一道青气,由浓转淡,没一会儿竟在空中聚成一条丈许长的气蛇。

  气运化形!

  本以为自己转危为安的李牧鱼,却看到空中之景,心中大升警惕。

  果然,灵脉意志是受到此域所有生灵共同保护的,若是它们心中仍有护主之念,那他这个外来神将永远都得不到此域生灵意志的认可,更别想着掌控此域了。

  气蛇盘亘,一息之间,已冲向了那道青风面前。

  “呼——”

  青风肆虐,本以为会得到绿洲气运补给的灵脉意志,却是被那条气蛇一口吞了下去。

  怎么可能?

  李牧鱼一脸震惊地看着眼前场景,一时间,脑子竟转不过个儿来。

  这条气蛇,是由绿洲气运所化,代表的也是此域生灵的共同意志。而那道被李牧鱼祸害得半死的青风,则是此域灵脉意志所化,相当于半弃域的守护者,也是众生灵的主人。

  可没想到的是,这后者居然会被前者一口吞掉,连渣都没剩下。

  气蛇调转方向,似有所感,一个直冲,就朝着李牧鱼所在的方向飞来。

  “凝!”

  李牧鱼的手不自觉地捏起法决,冰墙升起,牢牢地护在李牧鱼的面前。

  气蛇越来越近,李牧鱼瞪着双眼,看着这似曾相识的场景,忽然,黑沙河的那一幕很突兀的浮现在脑海之中。

  难道......

  还没等李牧鱼想明白,这条气蛇竟直接越过了他身前的冰墙,一个直冲,没入到他的眉心之处。

  “居然是被自行择主了,此子倒是幸运......”

  素手一挥,长镜即散。

  “本想着出手帮他一把,没想到,他倒是自己解决了。这也好,若是我出手帮了他,免不得要拿他一份功德,对他往后建立神域也有不妥。”

  重新阖上双目,双手拈花落在两膝之上,帝后重新恢复了打坐入定的状态,整个人再一次融入到这青山绿水之中。

  “呼——”

  李牧鱼长舒了一口气,气运灌顶足足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这一次,仙格不仅吸收了半弃域灵脉的所有气运,更是接连得到了绿洲群木所分予他的气运。

  如今的他,体内的伤势不仅尽数恢复,而且连法力都有些许的提升。

  哗啦啦哗啦啦——

  这场大雨已经下了许久。

  “风停。”

  荒漠中,呼啸的风骤然停止。

  “云散。”

  绿洲上空,黑压压的乌云渐渐消散。

  “亮!”

  云雨消散,一抹月色清辉洒向整片荒寂的大地,银光骤亮,驱散了半弃域内无尽的黑暗。

  这是,月亮?

  绿洲群木本能的伸着枝干,向空中那抹银色光辉探去。

  月华有情,万物钟情于明月。

  太阳灼热,吸食过多,便会伤;太阴柔和,哺育生灵,皆是情。

  无论是绿洲万木,还是九州群妖,即便是李牧鱼,在最初迈入修炼这个门槛之时,皆是拜九天太阴所赐。

  月华柔和,无论是再弱小的生灵,都可以吸收月华。

  太阴无私,从不与太阳争辉,独自守在黑夜,为九州生灵守护一片宁静。太阴仁慈,播撒月辉,为众生灵开了一扇修道的大门,不分跟脚,不分种族,只要有心,天上的明月便从不会轻易放弃你。月华无私,受九州生灵爱戴,即便是绿洲群木,爱太阴也胜过太阳。

  李牧鱼深深地看了绿洲群木一眼,忽然,他朝着绿洲的方向躬身鞠了一躬。

  “谢谢你们了。”

  睫毛轻轻下垂,掩住了心中复杂的思绪。他为绿洲降雨,绿洲护他性命,一啄一饮之间,许是定数。

  身体浮空,李牧鱼带起一道水色流光,向着河域中心飞去。

  “出!”

  一朵、两朵、三朵......一共十九朵青色功德莲花浮现在李牧鱼身前。

  “去!”

  青色莲花滴溜溜地在空中打着转,一朵接着一朵,没入河域,穿过沙石,钻入河底深处的封脉碑之中。

  “哗啦啦——”

  凡水尽退,弱水即出,原本黑沙滚滚的无名河域,霎时间焕然一新,泥沙下沉,河水澄澈,整条河域更是泛着一层蒙蒙的水光。

  本命之河——弱水河,成!

  “轰隆——”

  紫色惊雷自九天划落,转瞬之间,已至眼前,狠狠地落在李牧鱼的身上。

  “轰隆——”

  紫雷现,神册出,金黄色的神册一页翻着一页,泼墨的大字,一个接着一个落在神册之上。

  神域:弱水域

  神职:弱水河伯

  神品:上九品

  ......

  水德神袍猎猎作响,一点朱红法印落在李牧鱼眉心之上,三花俱现,化为一圈幽蓝水色神轮浮现在脑后,水雾萦绕,霜雪纷飞,弱水河的万千水道变化尽数映在李牧鱼双瞳之上。

  “轰隆——”

  一道、两道、三道,紫色电光划破灵州苍穹,一道微弱的水德气运缓缓注入到灵州大地之中。

  “又是一个天生神灵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