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给我爆

  璇玑琴收,李牧鱼双手结印,口中诵咒,一道又一道法决落在气运青蟒身上。

  “嗷——”

  暴动的灵压差点儿破了李牧鱼的法术,若不是周身上品水灵石及时供应灵气,怕是光这一回合他就要惨败于此了。

  疯狂地吸收着水灵石中的灵气,李牧鱼不断在空中躲避着青蟒的灵压攻击,手中的结印速度也越来越快,终于,在水灵石中的灵气即将耗散之时,第四十九道法决成功打在了青蟒身上。

  “凝!”

  话音刚落,弱水暴涨。

  数十条由弱水凝聚而成的水鞭狠狠地抽在青蟒身上,抽得青蟒本体竟在一瞬间溃散开来。

  “嗷——”

  歇斯底里地吼叫声震得人心中恍惚,只是一瞬间,青蟒再次袭来,张开血盆大口,恨不得一口将李牧鱼撕碎吞入腹中。

  “缚!”

  强行稳住失控的法力,青蟒已至,甚至嘴里的毒牙都清晰可见。

  砰——

  关键时刻,水德神袍凝结出一个黑色结界,堪堪抵住了青蟒的攻势,而李牧鱼也借着这停顿的功夫身体急速下坠,如同一个炮弹一般,狠狠地砸入水中。

  “嗷——”

  兽吼震天,满是怒意。

  忽然,漫天的水鞭化为水带,方才还没来得及施展完的法术再一次冲着青蟒打去。

  “嗖嗖嗖——”

  破空之声接二连三,数十条水带狠狠的缠绕在青蟒身上。

  “噗通——”

  弱水千钧,化为水带的弱水更是重得难以想象,缠在青蟒身上,只是一会儿,就将青蟒狠狠地拉进河域之中。

  “疾!”

  弱水化链,依次锁住了青蟒的蛇首、七寸、蛇尾三个位置,紧接着,绿叶形状的封脉碑大放豪光,每一束光就如同一根尖针,狠狠地插在青蟒的蛇目之上。

  “嗷嗷嗷嗷——”

  蛇躯翻腾,整片河域都被搅得碎石崩裂,河水四溅。

  此时,一条琉璃蓝色的长翼寒鲤正紧张地看着河内的变化,弱水封锁,封脉碑镇压,成与不成,全在这一刻。

  由于驱动弱水所耗费的法力过大,再加上强行催动水德神袍抵御青蟒那拼死一击,一连串的越级法术,不仅耗光了他拿出的所有上品水灵石,更是直接把他打回了本体,连凝聚人躯的法力也抽不出来了。

  砰!

  突然,青色巨蟒本体崩散,重新气化,卷起一道青色气流,成功脱离了封脉碑与弱水的联合镇压,夹着一股化不开的怨气,狠狠地朝一旁的李牧鱼冲来。

  跑!

  李牧鱼直接想都没想,疯狂地扭着鱼尾,朝河面游去。

  “砰——”

  一蓝一青两道流光像两根破空长箭一般冲出河面,暴虐的气息席卷了整片半弃域,漫天的雨水也被吹得东斜西落。

  拍打着长长的鱼翼,李牧鱼临空飞起,见那到青色气流随他一同穿出水面,便也不再闪躲。

  “呼——”

  眼看着青色流光离他越来越近,李牧鱼噘起鱼嘴,狠狠一吐,顿时,一道极冷的太阴之气从口中吐出,笼向了那到青色水流。

  “砰!”

  又是一声巨响,青色气流再一次着了李牧鱼的道,太阴之气席卷全身,只是一瞬间,气流便直接被冻成了一个冰坨,掉进河水之中。

  李牧鱼见那气流被成功困住,心中一喜,只是神情有些萎靡,琉璃玉蓝色的鳞片也变得有些黯淡无光。

  这一口太阴之气,是李牧鱼潜心修炼多年,每晚吐纳月华时才勉强收集到的一点儿。没想到,多年的积攒,在今日居然被消耗一空,连带着体内的元气都损伤了大半。

  “喀嚓——喀嚓——”

  刚要放松下来的李牧鱼闻声身体骤然一紧,鱼翼一拍,朝着高空中飞去。

  真特么难缠!

  “喀嚓喀嚓——”

  冰块破裂的声音越来越密集,而李牧鱼趁着这个间隙,召出乾坤戒内所有的上品水灵石,疯狂地吸收着内里的灵气。

  “嗷——”

  冰块破碎,怒吼声再次冲天而起,河水迸溅,一道比方才淡了许多的青蟒虚影再一次朝着李牧鱼扑过来。

  “真是没完没了!”

  李牧鱼此时也不再躲躲藏藏,一个俯冲,直接朝着那青蟒虚影撞了过去。

  极大,青蟒虚影堪比河域之大;极小,对比起前者来说,李牧鱼只有一臂之长的寒鲤本体在青蟒虚影面前,简直就是蝼蚁与大象的区别。

  “嗷——”

  “叫你麻痹!”

  青光、蓝光,如同两颗陨石,明明划着不同的轨迹,却在同一个轨道之上相撞。

  “碰——”

  “嗷——”

  只是一个回合,李牧鱼就被青蟒虚影弹得老远,直接被撞到了绿洲上空,勉强在空中稳住了身体。

  “给我爆!”

  随着一声怒呵,在青蟒虚影的七寸位置,一朵青色莲花忽然浮现了出来,紧接着,青光大作,青色莲花化为漫天的青色花瓣,围绕着青蟒虚影,须弥之间,便将青蟒虚影层层包裹在内。

  “爆!爆!爆!”

  字字珠玑,简短有力,漫天的花瓣带着无匹的气势,直接在空中炸裂开来。

  “嗷——”

  嘶吼声、爆破声、风声、雨声,在这一刻统统糅杂在一起,构织成一首最惨烈的乐章。

  噗——

  鲜红的血液不断地从李牧鱼口中吐出,双翅不稳,一个趔趄间,李牧鱼的寒鲤本体便跌落在绿洲之上。

  人——鱼——人——鱼——

  人躯与本体之间不断变幻,一吸,寒鲤化人,一呼,人躯化鱼,稍有不查,便是境界跌落的风险。

  咕噜咕噜——

  黑色水流适时而出,由下至上,一吸之间,便将李牧鱼的身体包裹了起来,最终,身披水德神袍化形为人的李牧鱼狼狈地跌坐在地上,鲜血肆流,一滴一滴,混杂着雨水,落在黑色的地上。

  “嘶嘶——嘶嘶——”

  烟尘散去,整条蛇身已被炸得惨不忍睹,蛇信半吐,虚影已是极淡。但作为此界原主的气运之灵,即使行将朽木时日不多,但还是要受这半弃域所有生灵气运的共同供养。这一次,即便是它死,也要拉着这半弃域内所有的生灵一同陪葬!

  “嗷——”

  残影铺面,暴虐的气息袭身而来。

  李牧鱼失神地看着天空,口中低喃。

  还是......失败了么?

  镜面之后,帝后眉头紧皱,一脸可惜地看着镜后景象。

  “看来,凝体期的天生神灵要想掌控这半弃域,还是有些勉强了。”

  摇了摇头,素手轻抬,刚想凝气施法保住李牧鱼的帝后,突然停了下来。

  “这是......”

  神域择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