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以身载道

  “呼——吸——呼——吸——”

  一停一顿,方圆十里河域的水气一停一顿,不停地放收着。一明一暗,河底深处的水草丛中的水光一明一暗不停闪烁着。淡淡的呼吸声有着奇特的韵律,似心脏跳动,又似天地律动,淡淡的,若有如无。

  水草丛中,一条琉璃玉白色的鲤鱼正栖身在水草之间,鱼尾无意识地摆动,水色流光透过鳞片若隐若现,衬得整片水域一片瓦蓝。

  忽然,蓝光大作,一道道耀眼的水色光华透鳞而出,琉璃玉白色的鳞片忽然染上了一层水蓝色的光泽,原本只有脚掌大小的寒鲤真身骤然变大,足足长到一臂之长,才堪堪停止。两侧的鱼鳍也如柳树抽条一般,转眼间已超过了鱼身的二分之一,远远一看,整体鱼身如琉璃雕琢,煞是好看。

  如今,李牧鱼原身上的鲤鱼影子已渐渐淡化,琉璃水蓝色的鳞片,线条修长的鱼身,双鳍如翼,鱼尾如扇,水气缠绕,真身之姿已远超从前。

  “呼——吸——呼——吸——”

  浓郁的水气聚拢在李牧鱼的鱼身之上,一吸,水气内敛,李牧鱼化为人躯;一吐,水气外散,李牧鱼还原为寒鲤真身。一吸一吐之间,节奏平稳,不快不慢,依着这天地间的收放之妙,李牧鱼的身体巧妙的维持着一种平衡之道。

  河域之外,一片漆黑。太阳落山之后,整个半弃域便笼罩在一层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之中,万物沉寂,生机消弭。

  半弃域内,四季不明,一年之内,无风无雨、无雪无霜。昼时,日精强烈,半弃域便可反射外界日光入内,模拟白日;夜时,月华轻柔,因浓雾阻挡,连一丝太阴月光都无法进入这半弃域内。因此,每到夜时,这半弃域便如真正的弃域一般,死气沉沉,万物生灵无法存活。

  河域之底,无尽的黑暗之中唯有一道水色蓝光闪烁其中,忽明忽暗,忽大忽小。水色蓝光之内,李牧鱼的寒鲤之身慢慢化出人形,突然人形消退又变回了寒鲤,没有了动静。大量的水气从鱼嘴中进入,再流入腹中,被腹内一滴晶莹剔透的水珠吸收殆尽。

  “呼——吸——呼——吸——”

  轻轻的呼吸声,若有若无的律动,伴着忽明忽暗的水光,极静之中蕴藏极动,为这片死寂注入了唯一的生机。

  第一日,寒鲤没有变化,天地间浅浅淡淡的呼吸声依旧若有若无。

  第二日,依旧如此。

  第三日、第四日......第三百六十五日、第三百六十六日......

  有昼无夜,绿洲群木生机渐散,生了灵智的先天灵根也依旧苦苦支撑,一生一死,只在朝夕之间。

  明明有了希望,却又开始渐渐绝望。先天灵根本能的吸收着绿洲群木提供的生机,刚刚生出灵智的它,没了灵气的补给,便再也无法行那反哺之事,唯有守着那一丝生机,在这三百多个日日夜夜里,不断地等待......等待......

  其实,以它的灵智早已经忘记了等待的初衷是什么,可它的本能却时时刻刻地提醒着它,它要活着,它一定要活到那个人来了为止,它要等着那个会给它吃的,给他们吃的的好人......

  第六百九十九天、第七百天......

  终于,在第九百九十九日时,河域底下的蓝光忽然消失。

  “呼——”

  浓郁至极的水气突然自寒鲤口中吐出,紧接着,一股滔天之势随之而来,暴烈、冷清,两种截然相反的气息在整片河域之中铺散开来。

  “收!”

  寒鲤真身渐渐变大,呼吸之间,一位浑身赤裸的俊秀少年盘膝出现在水草之间。

  李牧鱼伸出手,握拳,再摊开,来回几次,静静地感受着体内的变化。

  凝体期中期!

  九百九十九日的日夜苦修,李牧鱼不仅成功炼化了那滴弱水,更是借助弱水水气成功地提纯了寒鲤血脉,并以河域灵脉的供养,一举将修为提升到了凝体期中期。

  “砰——”

  双腿一蹬,李牧鱼直接一个直冲,便穿出了水面,带起一道水尾,激起水花四散迸溅。

  拧了拧有些僵硬的脖子,李牧鱼离水之后才发现此时略显狼狈的模样。由于炼化弱水时不自觉散发出来的灵压,身上的那件水色法衣早已经被震得破碎不堪,零落四散。

  “变!”

  一道黑色的水流应声而出,似一条黑色蟒蛇,从腿,到腰,再到脖子,一圈一圈,缠绕在李牧鱼身上,随之又化为一层黑色的水膜,把李牧鱼整个身体都紧紧地包裹在里面。

  “汩汩——”

  流水潺潺,转眼间,李牧鱼身上的水膜便尽数褪去。流水之下,一件玄色镶云边的华美长袍露出真容,头戴银冠,腰束锦带,蓬勃的水气倾斜而下,身着水德神袍的李牧鱼豁然出现在河域上方。

  抬眼扫了一下四周,荒漠更荒,绿洲依旧,这九百九十九个日夜里,这片半弃域依旧没有任何明显的改变,唯有河中灵脉,因多了他这个累赘,而变得更加枯竭不堪。

  “差不多也到时候了。”

  李牧鱼深深地望了一眼这条无名的河域,心中竟有些紧张。

  近千日不休不止的准备,而在脑中的演练的次数,更是数也数不清楚。今日成败,皆在此一举。若成,便是封神建域,炼出一条属于自己的本命之河;若败......

  想到此,李牧鱼的目光不禁沉了下来。

  此次若败,不仅是灵物尽毁,连他数年所积攒的功德气运也将一清而空。仙格落阶,神品下滑,甚至这半弃域中仅剩的一棵先天灵根,他也无法再保住。

  “呼——”

  气沉丹田,李牧鱼长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地吐了出去。

  神魂收敛,肃清杂念,口中默诵着那部《妙品莲华经》,渐渐地,浮躁的心神也沉静了下来。

  得经数年,诵经数年,每诵一遍,他的心中便多了一份明悟。

  经、琴、幻,是他自修炼以来所得到的全部本事,而今日,他便要以身载道,用口中的经,用手中的琴,用心中的幻,载他那条无上水道。

  今日,他只许成!不许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