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灵气反哺

  伸手轻轻一划,顿时,数十颗泛着墨绿色璀璨光泽的上品木属性灵石,浮现在手掌上方。

  “去!”

  手掌轻轻向前向摊开,漂浮在手掌上的上品木灵石便一个跟着一个,错落有致地围绕在灵根周围,紧贴树干之上。忽然,所有的木灵石大放豪光,一股精纯至极的木灵气自灵石中吐出,分为数十股,钻入灵根之内。

  “吸溜——”

  就如同吃面条一般,许是饿极了,小灵根来者不拒,对于周遭突如其来的木灵气更是一顿狼吞虎咽,疯狂地吸食着这庞然灵气。

  李牧鱼静静地立在一旁看着这灵根,说实话,他见过的宝物不多,但是像灵根这种先天灵宝他还是有所耳闻的。

  先天灵根,万物供养之。

  而这棵先天灵根幼苗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死,便是因为它一直在被其他树木以自身的木属精华供养着,举整片绿洲之力,保它一线生机。

  伸手摸了摸这棵灵根的树干,一时间,李牧鱼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是本能吗?

  后天之物即使是死,也要保住先天之物,是吗?

  “小灵根啊,你可知道,你能长到现在是多么不容易,是它们用自己的生命才换来了你的一线生机,幸好,我今天在这里遇到了你......”

  轻轻摩擦着树干,手指顺着上面皲裂的纹路缓缓滑下去,心中满是庆幸。

  “啪——”

  灵气消耗殆尽,随着一声脆响,数十颗上品木灵石皆化为粉末,散落在地上。

  咕噜咕噜——

  似开水煮沸的声音自先天灵根之内响起,而树干之上的枝桠也不断地左右颤动。

  “呼——”

  突然,以先天灵根为中心,一股磅礴的灵力从枝桠之中涌出,在空中结成一个圆环形状。

  怎么回事儿?

  双脚不自觉地朝后退去,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异象,李牧鱼心中有些不知所措。

  “砰——”

  似烟花炸开,木灵气圆环在空中由小及大,飞速地向四周散开,顷刻间,浓郁的木灵气已覆盖了整片荒芜绿洲。

  “这是......”

  李牧鱼愕然地看着这漫天的木灵气,心中的震动久久无法平复。

  居然是灵气反哺!

  青色的木灵气化为点点星光,似一场青色的灵雨,斜密地铺洒在黑色的枯干之上,为整片绿洲蒙上一层青色的灵光。

  万木以自身精华供养灵根,灵根再以摄入的灵力反哺群木,一予一还之间,皆是万物之情。

  时间流逝,灵气渐消,先天灵根迅速地萎靡了下来,甚至树干之上原本皲裂的裂隙也扩大了几分。

  李牧鱼定定地看了这棵先天灵根一眼,方才的一切变故他也尽收在眼底。原本,他只是想借用上品木灵石中的灵气修复这灵根所耗损的根基,不曾想,反而弄巧成拙,灵根的根基没有补成,反倒是流失了不少生机。

  “唉,你执意如此,那便算了。”

  李牧鱼摇了摇头,也熄了继续拿出灵石的想法。若这样的反哺再多来几次,这棵先天灵根怕是也活不长久了。

  “看来,唯有尽快修补灵脉,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棵先天灵根身上的问题。”

  调转步伐,李牧鱼原路朝着河域走去。

  微微眯起眼睛,李牧鱼将心神浸入神海,没入帝后所予的记忆之中。

  “看来,今天就得把这份记忆给消化了。”

  噗通——

  纵身一跃,李牧鱼无意识地化为鲤鱼之身,跳入河域之中。

  神海内,一道水色人型神魂正轻飘飘地立在其上,神魂俯身,低着头看着如水镜一般的神海,只见一幅幅崭新的画面不断浮现而出。

  李牧鱼紧紧地锁着眉头,右手不断朝旁滑动,而神海之上的画面也随着李牧鱼的手势而不停地转换。

  忽然,李牧鱼的动作一顿,若有所思地看着神海之中的记忆。

  “修补灵脉,不仅要填补灵脉气运,还需要修补灵脉的根基……”

  喃喃地念叨着,李牧鱼就着这里的记忆继续向后翻找。

  “修补灵脉根基的最好方法,便是将世间灵物炼入其中,再以灵脉为基,仙格为媒,灵物为材,将依托灵脉而生的河域炼为水属神灵的本命之河,纳入自身的水系道法体系,互补气运,最后以司水之神的神职建立水德神域……”

  双眼不自觉地放空,一个个陌生而拗口的字眼儿令李牧鱼陷入了沉思。

  原来,是需要灵物吗......

  李牧鱼仔细地回想着自己身上能称得上为灵物的东西,除了那件天庭所发的水德神袍之外,便是当日离开蛟王域时,段玉所送的那一滴弱水。

  由于时间紧张的关系,李牧鱼一直都没有抽出时间去仔细研究那滴弱水,只是粗略地将段玉所送的那枚紫色玉简翻看了一遍,便小心地收了起来。

  弱水之轻,鹅毛不浮;

  弱水之重,一滴千钧。

  这种集极轻与极重为一身的世间奇水,若想完全收服和炼化它,没有个三年五载是不可能的。以往,李牧鱼因着被云姬的二十年之约限制得不得自由,可如今,他到了灵州,完成了云姬的嘱托,昔日向云姬立下的心魔誓言也不攻而破,再也无法成为李牧鱼前行的羁绊。而现在,只需等云姬苏醒,他与云姬所有的因果孽缘也将烟消云散。

  此时的他,到了灵州,入了天庭,封了神职,有了靠山。从今往后,他李牧鱼,再也不是昔日那个任人揉捏算计的小鲤鱼精,而是灵州天庭的一名天生神灵。

  脑中突然一清,再睁开眼,李牧鱼发现自己居然很本能地现了原形,颇为悠哉的在河域里顺水飘着。

  “哗啦——”

  一甩鱼尾,李牧鱼瞄准河底中还算密集的水草丛,一个猛扎,便直接游了过去。

  柔软的水草轻轻拍打在身上,扫过鱼鳞,划过鱼头,像一双柔软的手,痒痒的,摸得李牧鱼浑身上下有一种难言的舒坦。

  “果然,鲤鱼当久了,连喜好都变得有点儿奇怪了。”

  啵——

  一个包裹着气泡的紫色玉简被李牧鱼吐了出来,气泡浮上浮下,轻飘飘的落在李牧鱼的鱼头之上。

  啪——

  又是一声脆响,气泡破裂,李牧鱼控制着一道水流卷起紫色玉简,将玉简紧贴在鱼头之上。

  过了良久,紫色玉简再一次被李牧鱼一口吞了下去。

  “弱水的祭炼之法,居然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