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怪梦

  因无缘,则不果;机不投,因不果。

  他来这个世界已经多久了?

  不知道。

  自李牧鱼从云姬娘娘那儿得到功法之后,他便开启了他的漫漫闭关路。而闭关的位置,则选在水底的一个石缝之中。石缝十分隐蔽,完全被厚厚的水草掩盖住,从外头根本发现不了这个石缝。

  妖的修炼很慢,慢到一共分了六个阶段。

  开窍、塑体、凝丹、元婴、出窍、化神、大乘。

  这些内容却不是功法上的东西,只是云姬娘娘在修炼时所记下的心得中有粗粗写下几句。而如今,李牧鱼便是处于开窍期第一层,而《潮声诀》也顺理成章的修炼到第一层。

  有了法力,李牧鱼便从此脱离了普通鱼的行列,不再是只知道吞吐日月的小鲤鱼了。

  当李牧鱼还是人类的时候,他就有好多幻想。比如,超能力。

  哪个男人没幻想过自己拥有超能力呢?上天遁地,呼风唤雨,简直酷毙了!

  李牧鱼拥有了法力之后,他便修习了他人生之中第一个法术,一个具有跨时代意义的法术——催浪术。

  凝聚法力,专注意念,在李牧鱼联系了成百上千次之后,终于,一道小小的水花顺利地被他凝聚了出来。即使,那水花的大小,还不如他一尾巴打出来的水花大。

  李牧鱼很开心,非常开心。

  他终于不再是一条平平无奇的鱼了!

  修炼似乎真正的踏上了正轨,比起从前吞吐月华,现在的修炼速度简直是以指数爆炸的速度提升。

  心下高兴,但李牧鱼却不敢忘了他和云姬娘娘的约定。

  《潮声诀》一旦修炼到了第一层,便就要和云姬娘娘报备。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尤其是云姬娘娘和他三番两次提过的因果之说,他不曾敢忘记。

  云姬娘娘传道受业之恩,对于李牧鱼来说,可以说恩重如山。承了人家的因,就得担着这个果。

  李牧鱼心中默念《妙品莲华经》,渐渐地,杂乱的思绪被捋顺,念头通达,灵台通透,心思渐渐清明。

  钻出石缝,李牧鱼便朝着河伯府游去。

  “娘娘,灵玉童子求见。”

  “叫他进来吧。”

  “是。”

  虾总管依言,便将这位他十分看好的“青年才俊”引入洞府之中。

  “灵玉,拜见娘娘。”

  “恩,起来吧。”

  “谢娘娘。”

  其实李牧鱼他一条鱼身,怎么会做到跪拜这种高难度动作。只是这云姬娘娘自来到黑水河之后,立下许多规矩,使得她麾下的这些小妖不得不咬文嚼字,行这套虚礼。

  云姬娘娘还是那副勾魂夺魄的魅惑模样,但配着身下扭动的蛇尾,却是平添了几分摄人的妖气。

  “短短几个月,你便能做到引气入体,修为也达到了开窍期第一层。这份悟性,倒是比起那些天生灵智的灵兽,也是不遑多让的。”

  灵兽?那是什么?

  “你可知道,我为何独独传你一人功法?”

  “弟子愚钝,还请娘娘告知。”

  玉手轻挥,霎时间,天旋地转。再等李牧鱼睁开双眼之时,却是已经换了个地方。

  原本空旷,却富丽堂皇的河伯府,转瞬间,变成一个黑漆漆,阴暗又潮湿的山洞。

  “你过来。”

  李牧鱼不敢不从,摇着尾巴,游了过去。

  “你可认得这个?”

  原本放着珊瑚长椅的地方,早已面目全非,只有一座圆柱形的白色圆台矗立在上面。圆台之上,一颗米粒般大小的蓝色水珠漂浮在上面,晶莹剔透,散发着凉凉的水光。

  宝贝啊!

  云姬娘娘凝视着这颗神奇的水珠,眼中露出了迷醉之色,但随即却收回了目光。

  “这是一枚下品仙格,原本是上一任黑沙河河伯之物,只可惜,那只老乌龟祭炼百年,却还没有完全吸收融合,到最后,反而便宜了我......”

  说道此处,云姬娘娘语气一顿,幽幽的目光从水珠之上移开,俯视着李牧鱼。

  “小鲤鱼,你的命可真好啊。”

  李牧鱼愣愣地看着眼神晦暗难明的云姬娘娘,一时之间有些惴惴不安。

  “从今天起,这枚仙格便交由你保管了。”

  说完,云姬用手轻轻地托起仙格,然后将仙格轻轻打入李牧鱼的体内。

  “啊——”

  撕心裂肺的痛苦瞬间席卷了李牧鱼的身体,一股凉到骨子里的寒意更是不断侵蚀着李牧鱼的神魂。

  云姬看着地上疼得早已失去知觉的李牧鱼,面上有些不忍。

  “仙格虽是难得的宝物,却不是什么人都能肖想的。可惜了这条鲤鱼精,悟性难得,且灵智过人......只可惜,化形果离成熟还有整整一百五十年,本座可没有那么久的耐心等它了。”

  仿佛下定了决心,云姬也不在看顾地上生死不明的李牧鱼,扭动着蛇尾,朝洞口游去。

  深深地看了一眼浑身上下被包裹着蓝色水光的李牧鱼,云姬朝洞府布下一道禁制,飘然离去。

  仙格在李牧鱼的体内不停地乱撞,神魂剧动,仿佛下一刻,就要被生生撕裂,最后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冷,好冷。

  一只宝蓝色的蝴蝶落到指间,如同一块万载玄冰,蝴蝶散发的寒气,仿佛要将李牧鱼冻成一座冰雕。

  热,好热。

  方才还冷的要死,现在却忽然令人热的难受。仿佛身处岩浆之中,浑身上下,每一根汗毛都要被火烧光,然后烧光他的皮肤,再烧光他的五脏六腑。

  叮——

  仿佛什么东西破碎,又仿佛什么东西被凝结。

  入目的火红,一变再变,转眼之间,周遭的景色从岩浆化为一片绿草如茵,花团锦簇的人间仙境。

  叮咚——

  一棵大树之下,端坐着以为抚琴的白衣女人。女人的脸很模糊很模糊,仿佛笼罩在浓雾之中,叫人看不真切。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琴声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你是谁?

  李牧鱼想问,但是他却发现,无论他怎么用力,他都无法张口询问。他如一个旁观者,被强制着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不能说话,不能行动。

  铮——

  如银瓶乍破,刹那间,一切都化为乌有,李牧鱼再一次被黑暗笼罩,如同堕入无尽的深渊,令人心生无边的恐惧。

  而此时,被水色光茧包裹着鱼身的李牧鱼,原本黑色如墨的鳞片再一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墨色褪去,杂质不断被冲刷。虚弱的神魂,此时被一层圣洁的白光所包裹着,使得李牧鱼免受被仙格吞噬的痛苦。

  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月、两个月、半年......

  李牧鱼融合仙格已经过去整整十个春秋。

  “不知道这鲤鱼精融合完这枚下品仙格还需要多久。”

  云姬蹙着眉头,有些心烦。这枚仙格虽是下品,但也是由水德之气凝聚千年所形成。仙格择主,往往身具仙格之人,都是天生神灵。若有人对神灵图谋不轨,必将受到天道气运的反噬,落得一个身死道消的下场,就像之前的那只老乌龟......

  云姬冷冷一笑,区区凡妖还想强行炼化仙格,即使是最下品的仙格,也不是他所能肖想的。

  “咦?”

  感受到禁制内的法力波动,云姬心中一喜。

  “终于融合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