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一半荒漠一半绿洲

  “散!”

  依照帝后所予的法门,李牧鱼非常熟练地结出一道手印,凝聚风气,化为一个青色手掌,将这漫天的浓雾轻轻拨弄开来。

  “呼——”

  清风吹拂,搅动着死气沉沉的浓雾,忽然之间,一条羊肠小道随风而现。

  “啪嗒——啪嗒——”

  在这个连虫鸣声都没有的极静之地,仅仅是落步声,都清晰可闻。

  “啪嗒——啪嗒——”

  满目的白雾,满心的寂寥,只是走了片刻,他已觉得走了许久许久。

  “哗啦啦——”

  忽然,河水流淌的声音再一次出现在耳边。

  “啪嗒啪嗒啪嗒——”

  脚步渐渐加快,原本进入迷雾之后便消失不见的水声,重新出现在耳旁。

  “哗啦啦——”

  灼气扑面,水声震耳,一瞬间,凉与热两种截然相反的温度迎面而来。李牧鱼快步走出迷雾结界,一道突如其来的强光袭来,灼得他双目刺痛。

  揉了揉酸涩的眼睛,过了好久,李牧鱼才试着缓缓睁开。

  “这是......”

  睁开双眼的李牧鱼,直接被眼前的场景震得说不出来话。

  沟壑纵横,黄沙铺地,天地间皆是一色的昏黄,无风、无草、整片的荒漠尽是死气沉沉之像,没有生机,唯有死寂。

  “哗啦啦——”

  宽阔的河水依旧奔腾,沿着沙丘的边缘,笔直流去。

  李牧鱼疑惑地看着这沙水相接的诡异画面,明明有水,为何会荒?

  转头,李牧鱼看向了河岸的另一边。

  铺天盖地,无穷无尽,大量的树木伫立在河岸边上,黑色的树干早已皲裂开来,每一棵树木明明足有两人合抱之粗,但树干之上,却是连一片绿叶都没有,唯有树间的地上,还零星地长着几颗垂头丧气的杂草,为这片死气沉沉的树林增添了些许的绿意。

  “噗通——”

  李牧鱼摇身一变,化为鱼身,跳入这条诡异的河流之中。

  只见一条琉璃玉白色的鲤鱼,飞快地摇着尾巴,似一根离弦之箭,刷的一声就冲向了河底深处。

  “果然如此,这条河就是此界灵脉的藏身之处。”

  “啵——”

  李牧鱼轻轻一吐,一个裹着气泡的叶子形的石碑从鱼嘴中吐了出来。

  半弃域之内,灵脉衰弱,生机消退,若想制止,必须由一名天生神灵,以体内仙格为媒,为灵脉渡入仙气。再以自身的功德化为气运,补给到灵脉气运之中。最后,将已炼化完毕的封脉碑投入到灵脉之中,以碑镇之,方可暂时阻止半弃域内灵脉耗损的速度。

  “去!”

  裹着气泡的封脉碑随声而动,带着一条长长的水尾,飞快地朝着河底落去。

  “啵——”

  气泡破裂,封脉碑才刚刚落地,便急不可耐地化为一道绿色遁光,没入地底之中。

  呼——

  李牧鱼见那封脉碑成功遁入灵脉之中,心中不禁一松。自他在紫阳宫得到封脉碑起,便吞入丹田之内,时时以妖炼之法祭炼此碑。没想到,第一次以封脉碑寻灵脉居然会如此顺利,对于他这个新手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

  “吸——”

  鱼嘴一嘟,大量的水气呈漩涡状被李牧鱼吞入体内。

  “吐——”

  周而复始,吸进来的水气又重新被李牧鱼吐了出去。

  “吸——吐——吸——吐——”

  吞吐水气的过程整整持续了十个大周天,精纯的水气吞入腹中,再融入妖躯,提炼体质,再将多出的水气混着体内的浊气一并被吐了出来。

  “咕噜噜——”

  鱼嘴再噘,将剩余的水气全部排了出来。李牧鱼扭了扭尾巴,颇为满足地吐了几个小泡泡,没想到,这半弃域内的灵脉虽以枯竭,但仅是供养他一人修炼的话,却是可以支撑好一段时间,修炼效果比起昔日的黑沙河还有好得多。

  一甩鱼尾,李牧鱼穿过河域,从荒漠岸快速地游向了绿洲岸。

  “噗通——”

  琉璃玉白色的鲤鱼从水中跳出,一跃到了岸边巨木之下。

  鲤鱼落地,化而为人,转瞬间,一个身着水色长袍的俊秀少年赫然立在树下。

  “咯吱——咯吱——”

  脚下已铺满了枯枝落叶,一步一起间,枯枝断裂,黄叶碾碎,满目之间皆是一片荒芜。李牧鱼皱紧了眉头,抬布走向了一棵离自己最近的大树。树皮皲裂,枯叶败落,树身之上已是千穿百孔,不忍一睹。

  李牧鱼轻轻地将手放在了树干之上,闭上双眼,调动体内仙格之中的仙气,缓缓注入其中。而他的神识,也随着仙气,探入到枯树之内,沿着树躯脉络,仔细探查。

  死气,全是死气。

  这棵树,除了根部之外,都已坏死,即使他以仙气注入其中,也只能勉强延缓这棵树衰败的时间,若想从根上解决问题,还是得从此界的灵脉着手。

  接连探查了几颗树,但结果都大致相同。这些树,也只是勉强靠着旁边那条河中灵脉所分予出来的生气,勉强存活罢了。若是有一天,这半弃域内的灵脉最终枯竭消失,伴随而来的,便是这片枯木绿洲也如河岸那边的荒漠一般,彻底消失不见。

  “咯吱——咯吱——”

  李牧鱼继续向绿洲深处走去,黑色的地,黑色的树,唯有地上的几颗依树而长的杂草,给这片绿洲平添了几分生机。

  “咦?”

  原本已对这片绿洲不抱希望的李牧鱼,忽然在前面感受到一股灵力波动。

  有活物?

  突然加快了脚步,李牧鱼脚尖轻点,几个起落之间便找到了位置。

  “这里居然还有一棵蕴含生机的树苗?”

  群木之间,一棵不起眼的小树正藏在里面,树皮皲裂,枯叶落败,看起来与其他枯木都别无二样,若是常人,根本发现不了这棵树的存在。

  修长的手掌轻轻贴在小树的树干之上,运转仙格,调动仙气,李牧鱼颇为小心地将仙气灌入其中。

  “咕噜——”

  疑似吞咽的声音居然从这棵小树苗内传来,从李牧鱼手掌中溢出来的仙气也悄无声息地消失。

  李牧鱼撤开手掌,一脸惊疑不定地看着这棵小树苗:“没想到,在这半弃域之内,居然还藏着一个灵根!”

  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李牧鱼的表情也由惊转喜,满脸的笑容更是止都止不住。

  我可真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