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水域

  李牧鱼轻轻一跃,便跳到了玉如意之上。

  “起!”

  又是一道法诀落下,脚下的玉如意随着灵犀童子的指示,颇为笨重地飞了起来。

  “呼——”

  许是玉如意体积过大,在顶风飞行的时候,呼啸的风迎面拍来,刮着脸,顺势吹过耳际,带起一阵风鸣。

  “嗖——嗖——嗖——”

  快若闪电的遁光逆行而来,堪堪擦着玉如意的边儿,划了过去。

  “嘎——嘎——嘎——”

  遁光飞过,紧接着又是一大群火羽乌鸦,铺天盖地,噪音惊人,闻者皆是不由自主的捂住耳朵,退避三舍。

  “哞——哞——”

  “嗷——嗷——”

  ......

  仿佛进了动物园一般,青牛飞虎、云雀异鸟,数不尽的妖族同胞,皆是撒开丫子,在群山乱峰之间横冲直撞,流连飞转。

  “神君,前面就是通往弃域的降仙阵了。”

  “我们是要传送过去吗?”

  “是的。”

  李牧鱼抬眼望去,只见不远处有一块八角形的巨大磨盘,盘面之上,有一个圆形的巨大窟窿。

  那磨盘上的窟窿,粗看很黑,细看则很深,时不时还呲出点儿蓝色火花,瞧着分外渗人。

  “你说的降仙阵,不会就是那个窟窿吧。”

  “那个是阵门。”

  “你说它是......门?”

  “没错。”

  砰——

  如意落地,李牧鱼也随着灵犀童子从上面跳了下来,向降仙阵走去。

  走得近些,李牧鱼重新打量着这所谓的降仙阵,说实话,这降仙阵的造型,与水井十分相似,而那个呲着火花的阵门,就像是水井的井口,黑漆漆的,看不见底。

  “神君,我先跳下去了。”

  灵犀童子一本正经地同李牧鱼说着话,眼睛都没眨一下,屈着膝,跳了下去。

  一旁的李牧鱼见他如此果决,也不再犹豫,一咬牙,追随着灵犀童子的步伐,朝着那黑黝黝的窟窿跳下去。

  “嗡——”

  眼前一黑,仿佛有千万只蜜蜂同时在耳边扇动翅膀,满耳满脑,皆是嘤嘤嗡嗡的振翅声,吵人晕眩。不仅如此,这黑窟窿之中的吸摄之力极其强悍,自己的身体仿佛在被各种力道同时拉扯,或头或腿,好像正遭受着五马分尸的酷刑,浑身上下都是一种令人窒息的紧绷感。

  他特么不会是掉进黑洞里了吧?

  无边的黑暗搅得人神志恍惚,无尽的噪音更是吵得人神魂萎靡。

  “砰——”

  毫无征兆的光明突然在眼前亮起,仿佛是从某种生物的嘴里掉了出来,李牧鱼的身体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神君,神君,你没事儿吧?”

  眼睛逐渐适应了外界的光亮,甩了甩头,心中默念起妙品莲华经,安抚动荡的神魂,梳理体内紊乱的法力。

  “我们......到地方了吗?”

  “到了。”

  李牧鱼眯起眼睛,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哗啦——”

  巨大的水声在耳边骤然响起,水气扑面,混杂着一股咸腥的气味。

  “你说的半弃域,是在这片海中吗?”

  李牧鱼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这片汪洋海域,汹涌的浪花滚滚而来,不断地拍打着岸边的礁石,击起冲天的水花。

  “这里是无名海,顺着那里走上去,才是半弃域的入口。”

  视线顺着灵犀童子所指的方向看去,入目之处,是一片三角形的巨大水域。水域之内,皆是由数不清的水路交叉形成,每一条水路都是由上至下,所有的错综复杂皆在下方三角尖的位置汇聚为一条急流,俯冲而出,灌入大海。

  又是一个三角洲?

  “神君,随我来。”

  两人沿着水域而上,越往上走,水域内的水路也逐渐减少,走到最后,内里的所有分支水路也逐渐合并为一,化为一条湍急的河域,浩荡宽阔,泥沙滚滚,如同一条笔直的黑线,将这片大地一分为二。

  “我们到了。”

  闻言,李牧鱼顺着这条河凝目望去。

  白色,全是白色。

  眼前的一切都被一层白色的浓雾所笼罩,没有虫鸣,没有鸟叫,入耳的声音唯有这河水流淌的哗哗声,极其清晰,也极其诡异。

  “这里便是半弃域的入口,神君只要按照帝后娘娘所传授的法门,便能穿过这层迷雾结界,进入其中。而小神,也只能送神君到这里了,在神君没有完全炼化半弃域内的灵脉之时,其他生灵都是无法入内的。”

  “这次有劳灵犀童子带路了。”

  闻言,灵犀童子的脑袋如同拨浪鼓一样摇着,表情严肃,眼神更是极其认真:“神君,这些也只是小神的分内之事,根本就不算什么,比起神君所行之事,我连万分之一都比不上。”

  瞅着灵犀童子这副一本正经的严肃模样,忽然,李牧鱼的心中竟有些说不出来的触动。

  比起他这个外来户,他们才是真正为灵州全心全意考虑的人,而这也是他们对于灵州的归属感吧。

  守护灵州,就是天庭众神的首要职责;而破坏灵州,便是他们不共戴天的仇敌。

  灵州对于他们来说,不仅仅只是一个修炼场所,更是养育他们的生长之地,是他们唯一的家园。

  大雾凝聚,经久不散。

  李牧鱼有些出神地望着眼前的大雾,一种名曰归属感的东西,悄悄地在心中落地发芽,长出一片温暖的绿意。

  灵犀童子一口气将所有话都说完,白净的小脸憋得通红,双眼之中一派认真,定定地看着李牧鱼。忽然,他朝着李牧鱼弯腰鞠了一躬。

  “神君,小神要走了。”

  李牧鱼措手不及地被灵犀童子鞠了一躬,还没来得及扶,人家就已经重新挺直腰板,一脸正经地向他道别。

  嘴角轻轻上扬,李牧鱼笑眼弯弯地看着这正经得有些过头的小童子,心中的某一处,竟忽然柔软了起来。

  “灵犀童子,再见了。”

  话音刚落,灵犀童子的身上忽然绽出一道乳白色的光晕,转瞬间,就已经将他的身体完全吞没。

  “再见,神君——”

  白光一瞬,灵犀童子便消失在其中,留下的,却是还未道完的别。

  “哗啦——”

  河水拍岸,溅起一身的水花,凉凉的,让他心头一清。

  转身,迈步。

  水色的背影渐渐融入这片茫茫白雾之中,落步之间,已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