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弃域

  紫阳宫中的流程很快,并没有李牧鱼想象中的那般繁琐。

  登记入册,置办神袍,领用封脉碑,一套下来也只用了一炷香的时间而已。

  凛凛威颜多秀雅,神袍加身如裁就。水蓝色的长袍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月白色祥云宽边锦带,银冠上的白玉晶莹润泽,衬得李牧鱼整个人更加俊秀绝伦。

  这套水德神袍,是专门为水属的天生神灵量身打造而成。不仅水火不侵,纤尘不染,而且其防御能力更是达到灵宝级别。若是全力输送灵气,即使是元婴修士的全力一击也可勉强一挡。只是耗费的法力量过于庞大,反而得不偿失。

  “神君,这是您的神册。”

  紫阳宫内,一个发须皆白,头扎小辫,身材佝偻的小老头正捧着一个黄皮小册子,颤巍巍地递到李牧鱼手中。

  “多谢参老。”

  说着,李牧鱼便弯腰从那老头手中接过这所谓的神册。

  “不敢当不敢当,神君万万不要和老朽这般客气。”

  客套一笑,李牧鱼颇为感兴趣地翻开了手中的神册金卷。

  姓名:李牧鱼

  本体:寒鲤

  入籍时间:神州历一零一一年

  修为:凝体期初期

  神职:空缺

  神品:下九品

  神域:空缺

  ……

  李牧鱼看着神册之中杂七杂八的信息,修为、本体、化形前籍贯……诸如此类,林林种种,只要是与李牧鱼有关,上面都有着极尽详细的信息记录。

  皱了皱眉,李牧鱼看着神册之上的两个空缺项,开始不断翻找着帝后传予他的记忆。

  神职,天庭神灵所司业位。

  神域,由天生神灵者所掌控的一界之域。

  此次待他离开紫阳宫之后,路引使者便会携他前往灵州的一方独立的小世界,也就是灵州弃域。

  弃域,天弃之地,是依附于九大洲的独立小世界,也是从九大洲中分割出来的破碎之地。

  破碎之地,灵气消散,终年无风无雨,四季不明,冷暖不分,或极寒,或极热,任何生灵都无法在内生存。

  可这一回,李牧鱼被封授之地却并不是不是真正的弃域,更准确的来讲,他的封授之地是灵州的半弃域。

  半弃域,内藏灵脉,生机未绝,是一个还未被灵州完全遗弃的破碎之地。

  李牧鱼作为天庭新封的天生神灵,他这一次的任务便是以他的神柄,将半弃域纳入他的掌控之中,梳理天地灵气,恢复半弃域生机,从而借此反哺灵州气运,凝聚功德,转化为水德神域。

  而建立神域所凝结而成的功德,也是他提高仙格品阶,晋升天庭神品的最佳途径。

  揉了揉额旁的太阳穴,由于帝后传输的记忆十分庞杂,因此,他一时半会儿也无法彻底揉碎搓扁,完全消化掉。

  “神君,这枚乾坤戒您可别忘了。”

  “乾坤戒?”

  接过参老递过来的戒指,李牧鱼顺势将乾坤戒滴血认主,戴在手上。

  乾坤戒,以及戒子内里大量的灵石,便是他这次加入天庭的奖励,更是他今后建立水德神域时所需的必备资源。

  轻轻晃动手指,顷刻间,戴在手上的乾坤戒便渐渐褪去颜色,转为透明,直到在手上彻底消失为止。

  好高明的幻术!

  参老亲眼见李牧鱼施展这么一手幻术,明明近在眼前,但他却完全感觉不到乾坤戒的存在。

  他的修为,可是比李牧鱼还要高了一个小段位!

  “这次,多谢参老了。”

  “别,别,别,神君怎可屈尊与我这个糟老头道谢,老朽一介小神,能做的也就唯有这些杂事而已,完全比不上神君您为灵州所做的万分之一,要谢,也得是老朽谢您啊。”

  参老的语调由平转高,满是皱褶的老脸,竟激动得通红一片。原以为只是在同他客套的参老,居然会因自己的一句谢,而如此激动。

  不敢逾矩的灵犀,恭谨有度的白鹤,再加上此时激动得满脸通红的参老,原以为是天庭规矩森严,每一个神灵的地位都是由神品所决定。

  可是,如今看来,却并不是如此。

  李牧鱼的修为仅仅是凝体初期,他今日在天庭遇到的每一个仙神,修为都远高于他。

  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修仙界,也是一个以实力为尊的九州之域。即使天庭的规矩当真无比森严,低品阶神灵不可僭越高品阶神灵。但因规所制的尊敬,却不是尊敬,更像是因势所迫,绝不会掺杂一丁点儿的真心实意。可是......

  李牧鱼看着激动的参老,他眼中的感情却不似作伪,尤其在说后半句话的时候,整个人显得格外真情流露。

  难道,他们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在尊敬自己?

  可是他才刚刚加入天庭而已啊!

  忽然,仿佛是一颗种子落在心尖,一阵难言的情绪悄然在心中扎根。

  “参老,若没别的事情,我便走了。”

  “好......神君您慢走。”

  “恩。”

  受若之有愧,那便让自己无愧于心。

  他还不清楚,天神神灵到底在天庭扮演一个怎么样的角色;他也不明白,天生神灵在整个灵州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咕噜——”

  身上的水德神袍忽然发出开水沸腾气泡破裂的咕噜声,紧接着,化为漫天的白色蒸汽,向四周铺散开来,消散不见。

  神袍消失,身上的衣着也重新变为最初的水色长袍,而这一切李牧鱼恍若未觉,继续向紫阳宫殿外走去。

  “嗖——嗖——”

  仙山之外,不时有各色流光飞过,穿梭在各山各峰之间,交相辉映,美轮美奂。

  “神君。”

  “恩。”

  “已经结束了吧?”

  灵犀童子扬起一张白净的小脸,明明只是幼态,但他的神情与动作却完全没有小孩子的半分稚气,谈吐恭谨,行为谦卑,没有一丁点儿的敷衍了事。

  “白鹤呢?”

  “他今日可能没有办法再搭载我们,所以,小神就是神君的新引路使。”

  “原来是这样,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的,都是小神的分内之事。”

  说完,灵犀童子的袖中便飞出一柄玉如意。

  “变!”

  十指翻飞,灵犀童子飞快地打出一道法诀。法诀变为一道歪歪扭扭的咒文,落在如意的玉身之上。

  “呼——”

  狂风大作,原本只有手掌般大小的玉如意,竟迎风而涨,顷刻间,已有十丈之长。

  “神君,我们该启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