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白鹤载我去紫阳

  青色莲蒂含苞待放,蒙蒙的青光笼罩其上,似是一盏青玉莲灯,在缭绕的雾气之中绽放出动人的光华。

  “你是怎么知道凝聚功德的方法的?”

  “晚辈在初得仙格时,便领悟了行雨之法。而这些功德,便是在行雨时,由森林所居的万兽所予。”

  “哦?气运转青,看来你平日里的行雨的次数不少啊。”

  “晚辈得了这仙格,除了一身的行雨本事之外,便再无其他长处。”

  听到这话,帝后的嘴角忍不住一抽:“难不成,你以为行云布雨,是一个很简单的神通不成?”

  “晚辈,愿闻其详。”

  “你这个小妖,白得一仙格,却不知仙格的妙用,当真是浪费至极。远的不说,就说近的,放眼整个天庭,能够靠着自身本事,行雨补给森林,并且还能得到被施德生灵的气运反哺,凝聚功德,光是这些就不是普通神官能够做到的事情。”

  听完帝后的一番话,李牧鱼有些恍然:“多谢帝后娘娘指点,晚辈受教了。”

  闻言,帝后的眉头却是微微蹙起:看来这一路上,星宿是半点儿干货都没有道给他听,不然这小鲤鱼也不会连这点儿基本常识都没有。

  “小辈,放松心神,不要抵抗。”

  话音刚落,还没等李牧鱼反应过来,便见一道白光冲面,眨眼间,没入眉心。

  “嘶——”

  李牧鱼倒吸一口冷气,又是这种熟悉的痛感。大量的文字记忆一股脑地灌入到神海之中,仿佛一根尖针狠狠地扎在太阳穴上,脑子鼓鼓胀胀的,一片混沌。

  “这些便是一些你所需要知道的讯息,本想找个靠谱的人讲给你听,但也是麻烦,还不如这醍醐灌顶来得痛快。”

  猛地晃了一下头,双手不断地揉着太阳穴,过了好一会儿,脑中的混沌刺痛之感才渐渐消失。

  这些修为高的真是一个比一个没有耐心,若是不想口述,直接赐下一枚玉简即可,也比过一言不合就往别人脑子里塞东西来得好。

  强忍身上的不适,李牧鱼演出一副感恩戴德的表情,双手作揖,拜谢帝后。

  “一会儿,本宫会派人带你去紫阳宫挑选一身行头,待你选好之后,便可随白鹤前往弃域,择一处灵脉,从此以后,你就要行使好你天生神灵的权柄,造福灵州大地。”

  “是,晚辈谨遵帝后娘娘教诲。”

  “去吧。”

  素手一挥,又是一片黑暗袭来,待李牧鱼重新恢复视线之后,他发现,周遭的环境又是一变。

  没了莲池,没了湖心凉亭,连帝后以及星宿老君也消失不见。

  “这里是......三十三仙山的山脚处?”

  没想到,他竟然直接被帝后送出了云霄宝殿。

  “神君。”

  一声稚嫩的童声在身后响起,李牧鱼闻声转身,发现身后之人居然是方才云霄宝殿的引路童子灵犀。

  “神君?你是在叫我吗?”

  “是的,小神是在唤神君。”

  “道友……是特意在此等我吗?”

  “神君叫我灵犀就好,小神奉了帝后之命,在此专门等候天庭新晋神君。”

  “嗯,那多谢你了。灵犀,你也直接叫我李牧鱼就好。”

  “不可,这不合规矩。”

  李牧鱼看着这半人高的童子一脸正经的严肃模样,无论说话还是行事,全都一板一眼,规矩至极。

  秉着礼多人不怪的低调原则,即便他是帝后亲封的神官,但也只是一枚粉墨登场的天庭新人,再怎么样,这灵犀童子也算是天庭老人了,即使面容看着稚嫩如孩童一般,但行事风格却是极为老练,一丝不苟。于情于理,他也不该端着自以为天大的架子,狐假虎威,毕竟,这灵犀童子的修为甚至还在他之上。

  “唳——”

  鹤唳破空,一只体型巨大的白鹤夹风而至。

  “李牧鱼神君,我是来接你去紫阳宫的。”

  “有劳了。”

  “不敢不敢,我能载神君去紫阳宫已是我莫大的荣幸。”

  闻言,李牧鱼忽然熄了客套的心思。自己凝体初期的修为无论是比起灵犀,还是白鹤,都有所不如。但就是因为自己是由帝后亲自邀入天庭,封了神籍,所以他们就不得不对自己放低姿态,以礼相待。

  果然,无论是前世还今生,实力、背景、地位,始终就像一个香甜腻人的蜜糖,引得所有人抢破了头,迷了本心,忘了初心。

  默默飞到白鹤背上,李牧鱼半跪着稳住了自己的位置。

  “我也要跟着神君去紫阳宫。”

  “你也去?”

  “当然,我也是奉了帝后娘娘之命。”

  刚要展翅的白鹤被灵犀童子一打岔,差点儿没稳住身体。

  “白鹤,我要上去了。”

  灵犀脚下起云烟,“轻飘飘”地落在白鹤的背上。

  “砰——”

  一声闷响,随着灵犀落背,白鹤竟不堪重负地向前趔趄了一下,堪堪稳住身体。

  “白鹤,这次也麻烦你了。”

  “呵呵……你为什么不自己飞过去?”

  白鹤强颜欢笑,此时他若是有表情,定然如砂锅底一般黑。

  “我本体是玉石,天生地属,本体比起平常的妖是会沉一点儿,所以太高的地方,我也飞不动的。”

  沉一点儿?明明沉了好几百倍都不止!

  李牧鱼在一旁看着两人,心中觉得莫名好笑。

  原来灵犀真是由一块玉石得道成精,但不曾想,玉石本体还会有这种令人啼笑皆非的苦恼,莫不成,他们石头属的妖修,本体都是越修行越重?

  白鹤扑腾着翅膀,颇为吃力地飞了起来。没了之前的轻灵飘飘的灵鹤仙气,反倒更像是一只老龟,颤颤巍巍地在空中飞着。

  “唳——”

  仿佛是吊起最后一口气,驮着李牧鱼二人的白鹤猛得一扇翅膀,乱起一阵大风,嘶吼着向不远处的第十仙山冲去。

  “砰——”

  又是一个闷响,白鹤重重地落在山脚之下。

  “神君,小神只能送你到这儿了,上山的路,小神怕是不能陪同神君了”

  “没事,这次谢谢你了。”

  “不敢不敢。”

  灵犀童子也慢悠悠的从白鹤背上飞了下来,顿时,原本呼哧带喘的白鹤身体骤然一轻。

  “白鹤,记得好好休息,一会儿别忘了载我们回去。”

  “……”

  白鹤此时的脸色已经成功的超过了砂锅底,甚至有过之而不及。

  “神君,我们上山去吧。”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