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神籍

  “吼——”

  龙吟破空,震彻寰宇,闻者,皆是神魂惊悸。

  “李牧鱼——”

  柔媚的女声再次在耳边响起,而那头由紫色气运凝结而成的飞龙应声消失。

  “你说你是从云州来的?”

  “是。”

  尾音有些轻颤,等李牧鱼重新回过神儿来的时候,发现,后背的衣衫早已被冷汗浸湿,黏黏的粘在背上。抬眼观察,发现帝后娘娘和星宿老君的表情都没有丝毫异样,仿佛根本没有看到方才气运化形的场景一般。

  难不成,刚才只有自己看到了?

  “而你的仙格也是在云州后天所得的咯?”

  “是。”

  空气仿佛突然一滞,只是瞬间,李牧鱼便觉得自己周身的气机已被人牢牢地锁定,足足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这种难受的感觉才逐渐消失。

  “完全没有一丝后天融合的痕迹,反倒更像是先天伴生......看来,你的神魂当真与仙格的契合度极高,竟可以得它自愿认主。”

  李牧鱼闻言,心中忽然长舒了一口气。其实早在之前,星宿老君便已询问过他的背景底细,但除了隐瞒了九霄美狐内丹一事之外,其他的,他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星宿老君。仙家手段丰富,测谎验证的法术更是五花八门,而且星宿老君的修为更是远远高于他,若是谎言被揭穿,反而会徒惹怀疑,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仙格诞生虽说难得,但放眼整个灵州之境,却也不在少数。可是,仙格对于神魂要求极高,往往伴有仙格诞生的灵物,极难生出灵智,因此既伴有仙格,又懂得修炼的天神神灵往往少之又少,而你,更是这其中难得的异类。”

  一身荆钗布衣,却难掩脱俗的气质;明明活了数千载,但容貌却如二八少女一般,不显分毫。

  帝后似笑非笑地打量着李牧鱼,嘴角扬起的弧度满是浓厚兴趣,只是一双眼古井不波,在黑与白的背后,有着与外表不相符的沧桑。

  李牧鱼低垂着头,感受到来自帝后的视线,更是绷着身体,一动都不敢动。

  种族的血脉压制,永远都根深蒂固地藏在每一个妖族的体内,再加上修为的鸿沟,即使仅是一个轻轻的眼神,就足以令李牧鱼神魂惊悸,身体僵直。

  “星宿,这次你带来的苗子很不错。”

  “多谢帝后娘娘夸奖。”

  帝后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素手一挥,顷刻间,斗转星移,眼前骤然一黑。再当李牧鱼重新睁开双眼之时,原本的湖心凉亭已是面目全非,映入眼帘的是一片不见边际白雾弥漫的巨大莲池。

  “去湖中心挑一颗莲子。”

  “是。”

  依言,李牧鱼本想御空飞到湖中心处,可是,随着他运转法力,却发现此处竟是禁空之地。

  “噗通——”

  摇身一变,李牧鱼直接化为鲤鱼本体。

  只见一条琉璃玉白色的鲤鱼,飞快地摇着尾巴,似一根离弦之箭,刷的一声就冲向了湖中心。

  “啪——”

  鱼尾狠狠地拍在水面之上,纵身一跃,李牧鱼直接咬住一颗最圆最大的莲子,扑腾着鱼鳍,向岸边游去。

  “哗啦——”

  鲤鱼落地,化而为人,一个身着水色长袍的俊秀少年,重新出现在帝后面前。

  “咦?”

  方才见面本未察觉,但这时仔细地瞧,帝后却惊奇地发现,这条小鲤鱼化形之后的模样,竟和青丘那只骚狐狸如出一辙。

  狐与鱼,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儿的两种生物,怎会这般相似?

  “小子,你可知道,你的长相和青丘的一只老狐狸,很是相似。”

  抖了抖身上的水滴,李牧鱼猛不丁地又听到帝后的话,身上的动作也无意识地停了下来。

  青丘的老狐狸?她说的应该是幻灵珠的主人,九霄美狐吧。

  仅是愣了一下,李牧鱼很快地就组织好了语言。

  “晚辈知道。”

  “哦?难道,你和青丘那帮骚狐狸有什么关系不成?”

  “帝后娘娘,晚辈是从云州而来的妖修,自来到灵州的第一天起,便从未踏足过青丘,更是与青丘没有半点儿关系。”

  其实此事,在那日在蛟王域行雨之后,便被青丘胡三娘叫到了跟前,无论是长相,还是以琴制幻的本领,他都将编排好了的言语,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胡三娘。

  为什么会长成这样?

  说实话,他也不是很清楚,或许与幻灵珠有关。

  而他那招以琴制幻的本领又是从何习来?

  是自己参照《婆娑真经》所领悟的,并无他人传授。

  每句话都是实话,但每件事,他都藏了一分。

  此事抽丝剥茧,都会追溯到幻灵珠身上,但幻灵珠却是他穿越此界的最大秘密,因此他都要义无反顾的保守住。

  他不清楚这个世界是否有穿越者,而他更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人会如何对待穿越者。可是,有一个道理他却是明白,一旦他穿越者的身份被揭穿,结果无论怎样,他都会如同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无法主导自己的命运。

  唉——全都是实力弱的缘故。若想真正守护住自己的秘密,主宰自己的人生,唯有在变强路上,不断奋进。

  那日答完,胡三娘一直都是半信半疑地看着他,若不是他与蛟王域有恩,而且还有了星宿老君这个靠山,不然胡三娘定会直接把他掳到青丘,再细细研究一番。

  帝后沉吟片刻,却忽然摆了摆手:“算了,我对这事儿也没多大兴趣,只是在你入了天庭之后,便离那群多事的狐狸精远一些,免得到时候徒惹腥臊,还得求得天庭给你擦屁股。”

  “晚辈定当牢记帝后娘娘教诲。”

  “恩,你现在就把神识印记烙印在莲子之中,从今往后,你便正式入了我天庭神籍,生是我天庭之人,死也是我天庭里的鬼。”

  “是。”

  依言,李牧鱼十分果断地将神识印记烙印在莲子之上。忽然,被烙上李牧鱼印记的莲子,纵身一跳,竟直接从李牧鱼手中挣脱了出来,落入莲池之中。

  “噗通——”

  水花迸溅,莲子没入污浊之中,只是片刻,一朵含苞待放的青色莲苞竟直接从水里冒出尖来,亭亭净植,出淤泥而不染。

  帝后见到那朵入水而长的青色莲苞,双眼骤然一亮:“原来是个有功德加身的,不错,当真是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