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云霄宝殿

  一阶、两阶、三阶......

  当李牧鱼踏上了第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石阶之时,终于,来到了三十三仙山之巅。

  “不错,你的速度很快。”

  话音刚落,体内被封禁的法力重新涌了上来。揉了揉发酸的小腿,李牧鱼忍不住暗自腹诽道:若不是自己本体为妖,体力还算过人,否则,这次还真可能累瘫在爬石梯的路上。

  瞧见李牧鱼甚是幽怨的表情,星宿老君胡子一颤,忍不住乐了出来。

  此次封了李牧鱼的法力,让他徒步攀登石阶,却不是他故意去考验他。只是,上千年来,天庭一旦有新人加入,便免不了这“天梯”之行,为难虽有,但也只是天庭建立者的因某些个人趣好而立下的规矩,久而久之,也成了一个传统。

  “灵犀,人也到齐了,你且带路吧。”

  “是。”

  一个半人高的童子,身着月白色长袍,皮肤也如同月色玉石一般,仿佛蒙着一层玉佩般的温润光泽,走起路来,竟发出玉石相碰的叮当脆响。

  运转法力,李牧鱼不断以水气冲刷疲惫的肌肉,顷刻间,肌肉的酸痛感便逐渐消失。

  感受到体内的变化,李牧鱼心中不禁慨叹这法力的妙用,果然,有了法力,自己就已经远远的脱离了普通人的行列。

  “叮当——叮当——”

  清脆之声不绝于耳,李牧鱼默默打量着前面的引路童子,心中不禁升起些好奇。

  莫非,是玉石成精?

  三人同步同行,攀过白玉阶梯,行至七彩琉璃色的殿门之外。李牧鱼抬头看去,只见门上高悬一块巨大的牌匾,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赫然映入眼帘。

  云霄宝殿。

  “吱呀——”

  引路童子推开七彩琉璃殿门,原本以为殿内应是霞光普照,贵气冲天,不曾想,这殿内的布置却是十分的典雅大方。青色琉璃砖衬得地板铮亮,一盏藕粉莲花灯悬在殿顶之上,大殿内,仅有几个忙进忙出的草木花妖,不断捏出除尘诀,小心翼翼地清扫着大殿,更使得大殿之内,纤尘不染,地板光可鉴人。

  “帝后娘娘此时正在偏亭等着二位,二位随我这边请。”

  引路童子恭敬地低着头,糯糯的声音带着一些稚气,但行事态度却是恭谨有度,不敢有丝毫的造次。

  李牧鱼跟在星宿老君身后,不断地观察着云霄宝殿内的景象。

  “也不知以后在天庭封了神职,自己会在哪一个山头落户,虽不求像三十三仙山这般气派,但也希望,身处的环境可以好一点儿。”

  左转右拐,李牧鱼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跟在身后穿过层层帷幔。每一个帷幔之后便是一个新的偏殿,只是每一个偏殿之内,无论是布置,还是内部饰品的样式,全都一模一样,分毫不差。若不是每个偏殿之中,做清扫工作的婢女皆是不同之人,李牧鱼差点儿以为自己又陷入了某个镜像阵法之中。

  “两位请在此稍等片刻,容我先进去同帝后娘娘通报一声。”

  “恩。”

  叮叮当当——

  引路童子迈着两条短腿,跨入帷幕之后,仅是片刻,那童子便叮当地走了回来,又是对着星宿老君做了一个深鞠躬,恭敬地邀他们二人入内。

  三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帷幕之后不似之前那些布置相同的偏殿,青山绿水,一片翠绿色的湖泊骤然出现在李牧鱼面前,湖泊剔透,如同一块脆生的翡翠,美轮美奂。

  “两位,请。”

  引路小童躬身伸手,指着那湖泊中央的凉亭,示意他们二人过去。

  “咕噜咕噜——”

  忽然,一个铁索长桥从湖泊中冒出,连着凉亭接着岸边,且桥的位置不偏不倚正巧在李牧鱼两人的面前。

  “我们过去吧。”

  李牧鱼依然是紧跟在星宿老君身后,踏上铁索桥,李牧鱼收起四处张望的浮躁姿态,低眉顺眼,亦步亦趋,小心谨慎地坠在身后,不敢分心。

  “咯吱咯吱——”

  除了脚踏木板时发出的声音,便没有一点其他声音,没有虫鸣,没有鸟叫,湖泊之中清幽得可怕。

  “星宿参见帝后娘娘。”

  星宿老君双手作揖,躬身行礼,语气之恭敬,完全不似下级见了上级,反而更像是晚辈在对前辈行礼。

  李牧鱼见状,行为之上更是不敢失了分寸,躬身作揖,礼数之上不敢有丝毫的僭越。

  “晚辈李牧鱼,拜见帝后娘娘。”

  “哦?”

  一声柔媚的女音,划过耳际,仿佛一根羽毛在耳旁轻轻地揉搓,带起一阵酥麻的电流。

  仅是一瞬,李牧鱼便强行将神魂从恍惚之中挣脱了出来,暗暗将心神沉入到太阴观想图之中,默诵《妙品莲华经》,守住灵台清明。

  这是什么法术?

  居然仅凭是一句话,就可以如此轻易地惑人心神。

  “原来是凝体期的修为么?”

  “帝后娘娘,他可经不起你这么逗弄。”

  闻言,那女子却是微微一笑:“本宫可没有故意逗他,只是方才忘了收敛气机,无意间影响到他而已。那个小辈,你没事吧?”

  闻声望去,只见一位身着青色麻裙,乌发披肩的二八少女,正亭亭立在湖心凉亭之中,布衣荆钗,却难掩绝色。

  飞快的扫了一眼,李牧鱼也不敢多看,垂下眼睑,低声说道:“晚辈无事,多谢帝后娘娘关心。”

  “呵呵,倒是个谦逊的人,方才本宫是无意为之,但没想到,区区凝体初期的修为,竟能不受影响,看来也是有些本事的。”

  听到这话,李牧鱼心中感到一阵憋闷。先打个巴掌再赏个甜枣,若不是自己反应快,现在怕是已经出丑了。

  话虽如此,但面儿上还是装出一副低眉顺眼的受教模样,不敢让情绪外露分毫。

  看李牧鱼低头不语,帝后微微眯起眼睛,恍惚间,似有一道紫光在帝后的双眸中闪过,紧接着,便有一条琉璃白的鲤鱼影子倒映在瞳孔之上。

  “本体是上古寒鲤么?”

  心中骤然一惊,李牧鱼听到自己的本体竟被人被一语道破,身体不由自主的僵硬了起来。

  因服食过化形果的缘故,他的寒鲤真身连蛟龙王和星宿老君都没瞧出来。

  可如今,这个天庭帝后只是一眼,就能准确地探出他的跟脚,当真是高深莫测。

  李牧鱼双目微抬,只见一道紫色气运冲天而起,如一条紫色气龙,仿佛只需片刻,就能将自己的气运吞噬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