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天庭万象

  云水长堤,似云似雾,但双脚踩在上面,却没有软绵的触感,反而如履平地。

  长堤下方,就是万丈高空,一旦坠落,便会被九天之上的风煞吹的肉身溃烂,魂飞魄散。

  “咯吱——”

  擎天门缓缓打开,霎时间,一股浓郁的仙气倾泻而出,扑打在身上,隐约之间,李牧鱼可以感受到体内的仙格所传来的雀跃之情。

  “嗖——嗖——嗖——”

  彩色的遁光漫天而飞,各路神仙更是形形色色,千姿百态。或驾莲、或乘剑,有的甚至直接现了原形,牛鬼蛇神,群妖乱舞。

  “跟上我,莫要乱走动。”

  星宿老君抖了抖手中的拂尘,每一步都是稳稳地踏在云水长堤之上,身后的李牧鱼更是低眉顺眼,亦步亦趋地小心跟在身后,生怕冲撞了这满天的妖神。

  “老君别来无恙啊——”

  “星宿老君,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一路之上,不断有各色各样的神灵问候着星宿老君,或妖身,或人驱,千奇百怪,却又十分和谐。他们或多或少都瞥到了一旁的李牧鱼,但也只是颇为新奇地看了一眼,却也没有理会他。

  擎天门内不比在外,越往里走,云水长堤两旁便多了许多大柱,柱上雕刻着金鳞耀日的赤须龙,顶部更有一只彩羽凌空丹顶凤。明霞幌幌映天光,碧雾蒙蒙遮斗口,越走近越能发现这九天之梦幻,如一副缥缈的山海画卷,虚而不真。

  “开!”

  星宿老君一扫拂尘,骤然间,眼前的蒙蒙云雾似渐渐散开,由虚转实,仿佛一滴墨水滴在宣纸之上,一副匪夷所思的空中之境霍然间渲染开来,勾勒出一副鬼斧神工的天然画卷。

  “这里就是......天庭吗......”

  云雾之后,不是虚空,而是满目的翠绿。

  “对,这就是天庭的三十三仙山、七十二奇峰。”

  李牧鱼震惊地看着这漫天漂浮的仙山奇峰,忽然觉得,蛟王域的陆上海景,比起这天庭,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修仙世界的绮丽,远不是他所想象的那般简单,即使他以全部的想象力来构筑一个幻境,也远不及真正仙家盛地的万分之一。

  “唳——”

  一只体型巨大,身姿纤细的白鹤拍着翅膀向李牧鱼两人飞来,顷刻间,白鹤便飞到他们面前,落地化人。

  “参见星宿老君。”

  一个样貌普通,额间长羽,身着白衣的少年正双手作揖,躬身拜向星宿老君。

  “是帝后派你来的吗?”

  “是,帝后派小神来迎接星宿老君,以及那位天生神灵。”

  说完,那白鹤少年便微微抬头,颇为诧异地看了一眼一旁的李牧鱼。

  又是一个完美化形的妖?

  “恩,那你就带我们过去吧。”

  “是。”

  白鹤少年再次化为鹤身,长腿跪地,铺开翅膀,邀请着李牧鱼两人坐到背上。

  “上去吧。”

  “是。”

  两人轻飘飘地落在白鹤身上,白鹤一拍翅膀,一声嘹亮的鹤唳划破苍穹,恍若一根离弦的箭,嗖地一声便窜了出去。

  一座山、两座山、三座山......

  跪坐在白鹤背上的李牧鱼颇为紧绷地看着漫天漂浮的仙山,生怕白鹤一不小心就撞在上面,翻了车。

  “唳——”

  风声灌耳,仙鹤长鸣,李牧鱼此时从字面儿上理解了所谓的“风声鹤唳”,果然,这两种尖锐的叫声混杂在一起,会让人升起一种胆战心惊的感觉。

  星宿老仙老神在在地站在鹤背之上,见到李牧鱼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怂样,心里感到一阵好笑。天庭的壮美绮丽,在他初见时也是倍感震惊,可久而久之,也就看习惯了。

  三十座山、三十一座山、三十二座山......

  终于,在李牧鱼心中默念道第三十三座山的时候,白鹤速度开始减慢,到了山脚之下,一个俯冲滑翔,白鹤安稳地落在地上。

  “帝后就在殿内等着两位,我因有事无法陪同,所以就在此别过了。”

  白鹤口吐人言,竟颇为人性化地低下了头,一副深感歉意的模样。

  “你且去吧。”

  得到星宿老君的首肯,白鹤便重新伸开翅膀,再次展翅离开。

  “老君,此次这么急着回天庭,是不是帝后要我给封神职啊?”

  “不错。”

  得到星宿老君的答复,李牧鱼眼睛骤然一亮:“那帝后会给我封一个什么样的神职啊?是专门给人下雨的雨官吗?”

  星宿老君饱含深意地看了李牧鱼一眼,却是摇了摇头:“行云布雨这类神职,先时已划给蛟王域。”

  给蛟王域?那应该是给了蛟龙族大皇子吧。

  “星宿老君,晚辈只会行云布雨而已,除了这类神职,晚辈也想不到还可以任职什么神官。”

  “你以为,老夫这次破例带你来天庭,就是要给你封个降雨官?”

  难道不是么?

  李牧鱼听着星宿老君的言外之说,却不明其意。难不成,他这个只会行雨的天生神灵,在天庭之中还能得到旁的神职?

  “请星宿老君明示。”

  微微蹙眉,一向惜字如金的星宿老君,此时却不知该如何同李牧鱼解释“天生神灵”对于天庭的重要性,而且,还是一个懂得掌控四时变化的天生神灵。

  算了,与人解释,一向不是他所擅长的,待他见了帝后,自有结论。

  “此事比较复杂,待你进了殿中,自有人会与你说明。”

  “是,多谢老君指点。”

  再次摇了摇头,星宿老君见李牧鱼行事有些过分拘谨和谨慎,却也没有出言矫正。

  谨慎,在弱肉强食的修仙界是一种美德,但过分的谨慎,反而会束手束脚,失了那份修行的洒脱。

  罢了,洒脱也是得靠实力去挣,没有实力的真性情,反而惹眼。修行炼心,还得由本人自行摸索。

  “走吧。”

  两人此时身在山脚下,只见,一条石阶弯弯绕绕,盘亘在林木之间。再往高处看,一座金碧辉煌的仙山宝殿矗立高山之巅,金顶攒玉户,彩凤舞朱门,复道回廊,处处玲珑剔透,三檐四簇,层层龙凤翱翔。

  千千年灵花不谢,万万载瑞草常青,仙家宝殿,当真是气派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