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弱水

  远远看去,一扇朱红色的大门醒目地矗立在珊瑚之间。越走近,越能发现此门之巨,三人的个头,竟还没有门上的龙头把手大。

  李牧鱼仔细地端详着这传说中的龙宫藏宝库,说实在的,这个藏宝库无论是地理位置之深,还是结构设计之大,无一不在彰显此地的重要性。

  都说藏宝地点越隐蔽越好,而水晶宫的藏宝库则是一反其道,把宝库“内藏重宝”的主题突出的十分明显,就差在门上张贴“宫内禁地,闲人免进”的字样,简直就是直白的单纯。

  “开!”

  段玉祭出库门钥匙,十指翻飞,一个又一个复杂的法诀落在钥匙之上。被打上法诀的钥匙如同活过来一般,似一条游鱼,摇摇摆摆地钻入钥匙眼里。

  “咔嚓——”

  随着一声脆响,朱红色的库门应声而开。

  哇!

  宝光刺目,琳琅满目的宝贝陈列其中,有的甚至如同破烂一般堆在一起,简直壕气冲天。

  “这是宝库一层内的宝物,而每一样宝物上都施有禁制,因此,每人每次只限一件。”

  原本颇为期待的展红玉见到这一地的宝物,不知怎的,脸上的笑容竟逐渐开始消褪。

  “怎么都是些寻常的东西?”

  寻常?

  李牧鱼听到这话,眼睛一扬,颇为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地宝物。

  这些东西很寻常么?

  羽扇、飞剑、玉鼎......每一样法器皆不逊色于他的幻雪剑,更别提那堆积成山的上品灵石,这些若是拿出去,都足以令那些普通的散修口水成河大打出手。

  段玉闻言,竟也是十分认可的点了点头,将目光从一楼一众宝物上移开,指引着两人向二楼走去。

  “大部分的好东西全在最顶层,只是,我这把钥匙只有到二楼的权限而已。”

  “那还不快上去?”

  蹬蹬蹬——

  三步并作两步,许是受到一层宝物的刺激,李牧鱼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左转右转,绕人的楼梯总算是走到尽头,一拐弯,三人依次踏入二楼。

  李牧鱼很不识货地看着二楼的宝贝,入目之处,皆是一些不起眼的瓶瓶罐罐以及一切叫不出名字的石头。

  “这个是......千年寒铁?”

  “正是。”

  听到两人对话,李牧鱼也是好奇地看着展红玉所指之物。一块黑不溜秋的铁疙瘩,正静静地躺在陈列台上,不同于一层的乱堆乱放,这里的所有东西都井然有序的归置在一起。

  “那我就要这个了。”

  十分不客气地将那块黑不溜秋的寒铁摄入掌中,再从芥子袋里掏出一块黑布,展红玉麻溜地就将那千年寒铁打包好,并非常迅捷地收回芥子袋中。

  这手速,简直惊人。

  “段玉,这些东西我也不认识,你帮我挑一样好的吧。”

  “行,你修炼的功法是什么属性”

  “属水吧。”

  “五行属水吗?”

  段玉皱了皱眉,扫了一眼二层上的宝物,说实话,虽然二层宝物很多,但是却没有他所满意的。

  李牧鱼为他化解心魔,这份恩情,可不是区区几个宝物能够抵消的。

  “你选这个吧。”

  李牧鱼接过段玉递来的小玉瓶,瓶身极小但做工十分精致,只是不知道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拿来给我瞧瞧。”

  展红玉一把将玉瓶从李牧鱼手中拿过,打开瓶塞,颇为好奇地探查了一番。

  “恩?居然是玉髓丸。”

  “玉髓丸?”

  展红玉点了点头,把瓶塞盖紧,将玉瓶重新递还给了李牧鱼:“玉髓丸有洗髓塑体的功效,尤其是对于修行水属功法的妖修来说,更是有奇效。”

  “是吗?”

  “这瓶玉髓丸你先收好,等一下我还有另一样东西要送给你。”

  还未等李牧鱼回话,段玉便直接向三层的方向走去。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一枚紫色玉牌,玉牌贴在三层的结界之上,转瞬间,段玉便被一股水状液体所包裹,紧接着,整个人便直接被拖入到结界之中。

  “咕噜——”

  又是一阵液体流动的倒牙声,段玉捧着一个黑色铁盒朝他们走来。

  “这个送你。”

  段玉颇为吃力的将黑色铁盒递到李牧鱼手中。

  噗通——

  接过黑色铁盒的李牧鱼身体徒然一倒,若不是一旁的展红玉眼尖手快,李牧鱼怕是已经跌坐在地。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沉。”

  不堪其重,李牧鱼将铁盒放在地上,甩了甩手臂,以缓解方才因沉重而产生的下坠感。

  “一滴弱水。”

  “弱水?”

  展红玉万分惊讶地看着段玉,没想到他居然会送出如此珍贵的宝物。

  弱水羸弱,鹅毛不浮;

  弱水之重,一滴千钧。

  如此重宝,他居然会舍得送给旁人?

  双目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两人,其实从段玉醒来后的反应来看,怕是他这次能度过心魔之劫,与李牧鱼有必不可少的关系,只是这施救过程,她却是无从得知的。

  打开黑色铁盒,忽然,磅礴的水气喷薄而出,一个只有巴掌大小的玉色蚌壳正静静地躺在铁盒之内。

  水气扑面,刹那间,李牧鱼只觉得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兴奋地尖叫,恨不得立刻打坐,吸收着满屋的水气。

  “这个......真的要送给我?”

  “当然。”

  李牧鱼见段玉语气不似作假,他虽不知弱水为何物,但仅仅从这喷薄而出的水气来看,此物与他非常契合。

  “还有,这枚玉简上有记述关于弱水的全部信息,便一并送与你。”

  又是一枚紫色玉简,只是与方才不同的是,这枚紫色玉简上雕刻了一条十分神气的五爪蛟龙。

  “那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

  脸上的笑意止都止不住,李牧鱼吃力地提起那个千钧黑铁盒,艰难地收纳到芥子袋中。

  “咚——”

  似重物落地的奇怪声音,腰间原本轻飘飘的芥子袋突然一沉。

  “这个东西可真重......”

  段玉闻言,颇为好笑地挑了挑眉:“这滴弱水待你彻底炼化完毕后,便可变化随心,不必在担心此物过重。”

  “李牧鱼,这东西你可要收紧点儿,在没炼化之前,千万别让旁人知道了。”

  展红玉见李牧鱼脸上的笑意都要溢出来了,便忍不住出声提醒他。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弱水贵重,整个灵州都不见得能有第二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