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我的本心

  红色珊瑚影影错错,一路疾驰,很快,三人便飞到了水晶宫。

  段玉率先落地,紧接着便是驭虎而来的展红玉,两人相视一眼,颇为尴尬的移开了视线。

  果然,蛟和虎天生就是不对付的。

  “呼——”

  李牧鱼扇动着洁白的羽翼,扑棱扑棱,卷起漫天的白羽,姗姗来迟。

  “咦?这个翅膀......难道你的本体是飞禽那挂的?”

  话音刚落,李牧鱼便抖了抖背后的翅膀,两片洁白的羽翼便化为星星点点的白光,消散在空中。

  “切,又是幻术。”

  听到展红玉的牢骚声,李牧鱼耸了耸肩,也没辩驳,反倒是旁边的段玉,一脸兴致勃勃地看着他,满脸满眼都写着好奇。

  一蛟一虎居然皆是一副虎视眈眈的表情看着他这条小鲤鱼,若是他们两人再统一现出真身,那场面想想也是刺激。

  “额,你们还要不要去藏宝库了?”

  见李牧鱼有意岔开话题,两人也就收回了目光。

  人家不想说就算了,只是好奇心作祟,这事儿就跟个猫爪子似得抓得他们心痒痒的。

  “拜见二皇子。”

  闻声看去,原来又是那两头守在水晶宫门前的黑熊精。

  “恩。”

  段玉点了点头,便携着两人走进水晶宫内。

  嚯!

  刚一进门,李牧鱼就差点儿被水晶宫内的富丽堂皇晃瞎了眼。

  红玉珊瑚千奇百怪,拳头大小的夜明珠镶满整片墙壁,鼎铛玉石,金块珠砾,过往行走的龙宫侍女完全就是视而不见,弃掷逦迤。

  “你们龙宫......可真有钱。”

  闻言,段玉忍俊不禁地瞧着李牧鱼一脸惊叹的样子,便拿出许久不见的折扇,颇为做作地扇着风,挑了挑眉,打趣道:“这些对我们水晶宫来说,都是小意思。”

  “真臭屁。”

  展红玉语气也有些酸,对比这水晶宫,她那白虎岭简直就是贫民窟。难怪,以往父亲从蛟王域回来的时候,总是一副吃了屎的郁闷表情,如今看来,她当真是感同身受。

  水晶宫,简直就是穷人之敌!

  “二皇子。”

  “恩。”

  过往之间,如花般的蚌女海女皆是毕恭毕敬地向着段玉行礼,目光朝下,卑躬屈膝,专业性十足。

  李牧鱼看着这些形形色色的龙宫奴仆,果然,巨木之下必有求庇护者。忽然,李牧鱼想起了在黑沙河中的日子,云姬的强势与威逼利诱,他的弱势和卑躬屈膝,施恩和施威,恩情与仇怨,林林种种,他和云姬的关系当真是复杂难明。

  当初,他踩在云姬设下的套子里,一步一印,九死一生,但终究却还是化险为夷,还得了常人一辈子都不可能肖想的大机缘。

  仇与恩,怨与得,若以因果之说来讲,要怎么清算?

  他和云姬的因果,当真是一团乱麻,理也理不清楚。

  李牧鱼想到此处,不禁皱了皱眉。

  因果循环,有因即有果。但何来这因,又何来这果?因果又如何清算,如同一团乱糟糟的麻线,将他绕得越来越乱。

  当初在法船之上,李牧鱼向那对半妖兄妹施救,展红玉便就是用这因果之说来拦他。因果因果,当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就像一道内心的枷锁,不断地阻拦着他下的决定。

  到底是遵从因果,还是顺应本心?

  眉头越皱越紧,这冥光一现的难题,竟如同魔障一般,不断地冲昏他的头脑。

  前世为人,做事也是一向顺着本心,不违心的事儿,做了也就做了,难不成,就因为那莫须有的因果和旁人的阻拦,他就要改变内心的想法吗?

  “叮——”

  一声琴音忽然在脑中响起,琴音渐密,一首琴曲渐渐成型。

  静海,红霞,这首琴曲是他当日在大海之上,雨过天晴,看着那如画的美景,而随心所弹。

  “人人都想长寿,人人都想踏遍这万水千山,为何?

  修炼十数载,每日胆战心惊,只求在这个世界求得一线生机,得以苟活。

  但苟却并不是活着,而只是为了生存。

  而我,想要更好的活着!”

  那日的誓言依旧历历在目,而如今他又陷入这因果之说的泥潭之中,难以自拔。

  他修炼,是为了摆脱鲤鱼的宿命,而如今,他修炼,是为了更好的活着。

  而顺应本心,便是他李牧鱼的活法!

  轰——

  似有什么东西在脑中坍塌,遮眼的迷障仿佛被一阵飓风吹散,绕人的因果缠线也被一把利刃骤然劈断。

  “李牧鱼,你愣在那里干嘛呢?”

  双眼重复清明,黑白分明的双眼再一次变得灵动了起来。

  “哈哈,你这个土包子不会是想抠墙上的珠子了吧?”

  展红玉一脸打趣地说着李牧鱼,其实,说实在的,她也想这么做。

  这夜明珠可不是凡间那种普通的夜明珠,皆是蚌女每百年孕育而出的灵珠,其中蕴含的灵气颇为丰盛,若是能吸下一颗,那当时美哉。

  “啊,没有,我刚才就是有点儿走神儿了。”

  “是吗?”

  段玉在一旁笑看着这两人,忽然发现,李牧鱼的气息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了。

  似乎......是更通透了。

  “快点儿跟上来,别磨磨蹭蹭的,真正的宝贝可不在这里。”

  展红玉狡黠一笑,便一把拉过李牧鱼,催促着向前出发。

  揉了揉两边的太阳穴,方才他触景生情,钻了牛角尖儿,本以为想明白会耽搁很久的时间,但看到展红玉二人的反应,似乎,他只是发了一会儿呆罢了,并未出现异样。

  “呼——”

  长吁一口气,胸口中的浊气骤然一空,嘴角微微上扬,李牧鱼眼中仿佛多了些道不明的神采。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顺应本心,就是我的活法。”

  想清楚这一点,李牧鱼的神魂忽然一清,身上也变得轻灵了许多。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李牧鱼嘴角上扬的弧度也越来越大。

  三人在水晶宫内相继而行,一路之上,水榭楼台,珊瑚缤纷,如梦似幻富丽场景,令李牧鱼不由得啧啧称叹。

  皎洁圆明内外通,清光似照水晶宫。

  越往内里走去,便越能发现内殿的布置清幽别致,而周遭陈列的饰品也越来越珍贵,有些,即使是展红玉都叫不出明来。

  “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