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河伯府里有蛇精

  河虾精、蚌精、鲶鱼精,鳝鱼精.....

  方圆百里之内,凡是开了窍,通了灵智的黑水河精怪,都纷至沓来,齐聚在这河伯府之中。

  一时间,偌大的河伯府,挤满了各色各样的河鲜。

  “上回我传给你们的法门,可有人练会了?”

  仿佛在耳中低喃,沙哑的女声仿佛一根羽毛轻轻的划过耳际。

  河伯府正前方,有一张镶满了珍珠宝石的软垫珊瑚长椅,而长椅之上端坐着一位人身蛇尾的女人。

  黑纱披身,绸缎般的长发散在身后,完美的鹅蛋脸上镶着一双勾魂夺魄的媚眼,嫣红的樱口之中,却不断吐着猩红的蛇信,嘶嘶作响。不堪一握的蛮腰之下,却连着一条长长的蛇尾,青色的菱形鳞片布满蛇身,危险而美丽。

  蛇妖垂首看着下面畏畏缩缩的群妖,眉头不悦地皱了起来。

  离蛇妖最近的黄鳗精更是抖似筛糠,不一会儿,有股骚臭味儿便弥漫开来。

  “哼!”

  只听砰的一声,被吓尿的黄鳗精如烟花一般炸开,一时间血肉四溅,迸了周围的妖一身血污。

  后面的李牧鱼看到这副妖间惨剧,心中默念《妙品莲华经》,原本有些惊疑的心绪,慢慢的平复了下来。摆动鱼尾,穿过前面瑟瑟发抖的群妖。

  深吸一口气,鱼腹贴地,整个鱼如同一粒尘埃一般,卑微地立在蛇妖身下,低声说道。

  “回禀大王,小的在昨日,不负所望,堪堪炼化了横骨。”

  蛇妖看着座下这条墨色鲤鱼,心下也有几分好奇。

  这黑沙河不愧是一处修炼宝地,不仅有这么多开了窍的精怪,而且单说这条鲤鱼的灵性,更是远超其他妖怪。

  区区几天就领悟了炼化横骨的窍门,而且说起话来也是条理清晰,丝毫不像是刚修行区区几年的小妖。

  难不成是个身怀异宝的?

  蛇妖想到此处,心头一热。便散开神识,将李牧鱼牢牢锁定,里里外外的检查了一遍。

  “这鱼只是一条凡鱼而已,修为尚浅,无论体内还是体外,都不曾发现藏有异宝。”

  原本只是肚皮贴在地上的李牧鱼,此时完全是瘫软在地上。

  “恩?”

  蛇妖见李牧鱼瘫软在地上,便收回神识。

  “你且起来说话。”

  “是……是。”

  方才如同一座泰山压来,李牧鱼根本没有丝毫招架之力。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笼罩在身上的压力骤然消失。

  虚弱地撑起身子,若不是他神魂强大,刚才那阵突如其来的压力,早就压得他昏厥过去。

  蛇妖见这条鲤鱼倒是顽强,心里当真来了点儿兴趣,不由得对他上了几分心。

  “你之前可有吞服过天材地宝?”

  “回禀大王,小的从来没有吃过任何天材地宝。”

  “哦?那你可有过什么奇遇?”

  奇遇?什么意思?

  听到蛇妖的发问,李牧鱼暗暗心惊。

  难不成这深不可测的蛇妖,发现了他的异常,察觉出来他这鱼身里其实藏着一个人的魂儿?

  绝不可能!

  李牧鱼一时间,心思电转,不断转动脑筋,思考如何回答。

  “回禀大王,小的原本是鲤鱼湖中一条不起眼的鲤鱼,但机缘巧合之下,被一位得道高僧所救。小的被恩人放生在这片黑沙河之中,恩人在临分别时,曾点化过小的。”

  原来如此。

  蛇妖微微蹙眉。

  “那位高僧如何点化你的?”

  “当时,恩人轻轻点了一下小的的鱼头,当时,小的觉得脑子一清,仿佛一下子就变聪明了。”

  原来是点妖术,难怪了。

  蛇妖原本蹙起的眉头重新舒展开来,看向李牧鱼的眼中也不再冰冷,有了些温度。

  “你这鲤鱼精倒是好命,欠下这般大的恩情。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待你修炼有成,这番因果还是得由你自己来报。”

  “谢大王指点。”

  蛇妖点了点头,便抬头看着拜在身前的众妖,幽幽地说道。

  “从今天起,我就是这黑沙河之中的新河伯,本座法号云姬,尔等从此以后便唤我一声云姬娘娘,你们收了我的法门,那便是承了我的因果。从今天起,你们只能听我云姬一人之令,若有不从,那条黄鳝精就是你们的下场。”

  云姬娘娘看着下面的讷讷的群妖,不屑一顾。

  “虾总管。”

  一只背着巨大海螺,举着两只胖钳子的河虾精从一旁走了过来。

  “小的在。”

  “你把他们带下去,教好规矩。好了,除了你以外,都退下吧。”

  “小的遵命。”

  那只河虾精带着群妖,退出了河伯府。如潮水一般,不一会儿,原本还略拥挤的河伯府,竟变得宽敞起来。

  “小鲤鱼,上前来。”

  “是。”

  李牧鱼低着鱼头,谨慎的挪动身体,朝前游去。

  “你可有名字。”

  “小的有名字。”

  哦?可以说,李牧鱼再一次成功勾起了云姬娘娘的兴趣。

  “那你倒是说说,你叫什么名?”

  “小的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名唤——李牧鱼。”

  “李牧鱼?”

  “小的这名字是用了陆上凡人的,小的当时听着好听,便自个儿占了用。”

  呵呵,这条鲤鱼还真是聪慧过人,说话也是条理清晰,比这黑水河其他的笨妖,当真甩开了其他妖怪不止一星半点。

  云姬娘娘眼珠一转,觉得此招可行。

  素指轻点,又是一缕光钻进李牧鱼的脑中。不同于恩人的金色佛光浩瀚温和,这道青色束光委实霸道许多。

  只觉得脑中一片绞痛,仿佛脑袋里有一根尖针,狠狠地扎在里面。

  “这是《潮声诀》,是本座早年之间修行的一本水行功法。如今本座的道行深了,这本《潮声诀》对于我来说,也没了用处。今日赐予你,你定当刻苦修炼,不要白白浪费了这番机缘。”

  李牧鱼从疼痛中缓了过来,当他听到自己被赐下功法,心中大喜。没想到,鱼生中第二个机缘,居然是这位看似心狠手辣的云姬娘娘所赐。

  “多谢娘娘赐功,娘娘大恩大德,李牧鱼没齿难忘。”

  云姬娘娘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

  “等你的《潮声诀》修炼到第一层的时候,便来寻我。”

  “是,娘娘。”

  “还有......”

  李牧鱼立刻定住身子,做出一副非常认真聆听的样子。

  “从今日起,你就是我云姬的人,以后你便唤为‘灵玉’,是我云姬娘娘座下的灵玉童子。”

  “是,娘娘。”

  “退下吧。”

  退出河伯府,李牧鱼有些恍然。

  从今日起,他就是一条有靠山的鱼了。

  “黑沙河云姬娘娘坐下童子——灵玉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