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水漫荒漠

  “吼——”

  苍凉的兽吼声划破虚空,伴着雷声,夹着电光,踏着巨浪,似一把尖刀,轻易地就穿过玉台众妖的心防,重重地落在神魂之上。

  “这是......”

  海浪滔天,漆黑如墨的乌云之中,紫色的电蛇不断翻滚。

  “这难道是幻境?”

  仿佛一叶扁舟置身在这滔天的巨浪,胡媚娘一脸震惊地看着眼前犹如末日般的景象,水浪拍打,一下一下,仿佛每一下都撞击在她的神魂之上。

  “这......就是他所构筑的幻境吗......”

  眼神空洞无神,眼前的一切都在不断地提醒着她,她输了。

  在幻术上,她居然输给了一个凝体初期的妖。

  “吼——”

  兽吼声由远及近,仿佛远在天边,又仿佛近在眼前,声音明明就在耳边,但又觉得咫尺天涯。

  突然,一个黑色的鱼尾突兀的出现在众人眼前。

  大,太大了!

  黑色的鱼尾仅仅露出一截,玉台众妖便如同蝼蚁看到巨象,庞然大物般的鱼尾,更是让他们从心底发寒。

  “吼——”

  随着一声巨吼,一个庞然黑影骤然从海面之上跃出,带着无匹的气势,由远及近,自下而上,那巨大鱼尾的主人竟直接从他们的头顶之上一跃而过。

  “扑哧——”

  庞然大物跃入水中,巨大的冲击力使得整个大海都位置颤动,卷起万丈浪花,狠狠地打在玉台外的结界之上。

  “啊——”

  “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妖心惊悸,玉台上的众妖皆是瞪大了双眼,惊恐地看着那个庞然大物。

  超脱想象而又巨大的事物,往往会勾起一众生灵心中对于巨像的恐惧,那种心在颤抖,血液倒流,发自本能的恐惧,从来瞒不过身体的机能。

  玉台之上,段玉和展红玉皆是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一时间,心中的情绪竟有些难以言喻。

  是鲸鱼!是那头渡劫的鲸鱼!

  似曾相识的劫云,似曾相识的紫色劫雷,还有那似曾相识的海上巨鲸!

  一幕幕场景与记忆中重叠,那头害他们不得不沉入海底,偏转航线的罪魁祸首居然再一次以这种方式出现在他们眼前,只是,那时在他们的船离这头巨鲸还有相当一段远的距离,而此刻,这头鲸鱼竟近在眼前。

  到底是记忆太深,还是幻境太真。

  这刻骨的震撼,完全与那日亲眼所见一般无二,甚至有过之而不及。

  “吼——”

  雷声混着巨鲸的吼声,乌云与巨鲸庞大的身影,巨响彻天,遮天蔽日,磅礴浩大的画面使得之前所有的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

  “哗啦啦——哗啦啦——”

  雨一直下,风一直刮,而所有的画面到了巨鲸渡劫的那一刻,突然都消失不见了。

  “轰隆隆——”

  大海依旧肆虐,只是巨鲸的身影已经消逝不见,仿佛一切都是错觉,不曾出现。

  “假中存真,此子的幻术造诣竟已经达到如此地步,当真是天纵奇才。”

  胡三娘若有所思地看着幻境中的一切,无论是荒漠生海,还是巨鲸渡劫,一切的一切她都尽收眼底。

  目光瞟了瞟身旁两人,他们同她一样,皆是一脸赞叹好奇地看着这个由一个凝体期初期的小辈所编织出来的幻境。

  其实,这小小幻境压根就蒙不住他们三人,只是,他们都愿意配合着。

  星宿老君目光灼灼地看着李牧鱼所构筑的幻境,满面的红光彰显着他此时心中的畅意。

  到底有多久了,有多久没有出现过这么一个有趣的小辈了。行雨、施幻,一气呵成,而且这雨量之大,完全不似一个普通神官所能施展的量。

  他到底是什么人?

  “轰隆隆——”

  倾盆的大雨不见一点儿缓势,反而越来越大,越来越急,无穷无尽,不见尽头。

  “哗啦啦——哗啦啦——”

  也许半日,也许一日,又或许三日。

  玉台之外的天一直都是黑的,甚至连海都是黑的,满目的阴沉,满耳的雨声,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一种声音,黑压压的压在玉台众妖的心头。

  “叮——”

  如银瓶乍破,清脆的琴音骤然间在这漫天的风雨中响起。

  “风,风吹云散。”

  “云,云散雨收!”

  一声低喃,似一根鹅羽,沙沙地,划过众妖的耳边,荡起一片涟漪。

  “淅沥沥——淅沥沥——”

  风随声动,云随咒行。

  倾盆的大雨由大转小,顷刻间,已是斜风细雨。

  “快看啊,外面的雨变小了!”

  “这雨终于要停了吗?”

  长时间的阴云密布早已经磨灭了玉台众妖的耐心,阴沉、压抑,接连的雨声,便是他们这段时间以来的主旋律。如今,雨势渐小,压在众妖心上的那片阴沉也仿佛渐渐消散。

  此时,端坐在玉台之上的段玉和展红玉见雨势渐小,心中的烦闷顿时一消,仿佛所有人都已经忘了这是一个比试,都忘了他们身处在一个由凝体期初期的小妖所编织的幻境之中。

  “呼——”

  一阵风吹过,顿时间,漫天的乌云仿佛被吹散,无穷的落雨也被悄悄带走,留下的,唯有那片天空,那片大海。

  “叮——”

  琴音适时响起,霎时间,风轻云淡,乌云之后,已是黄昏。

  “叮咚——”

  玉台众妖随着琴声的指引,将目光重新投注在这无垠的大海之上。

  这是一幅怎样的画卷。

  漫天的霞光染红了整片大海,风停浪止,海面如同一面绚丽的镜子,白色的飞鸟,火红的云霞,更有数之不尽的深海游鱼在海底畅游。

  蔚蓝色的大海,到底瞒住了多少秘密?平静的海面如同一层幕布,将世界分为两半。

  “好美啊......”

  展红玉痴痴地看着这幅天地画卷,又是似曾相识的场景,但这份美丽无论与之邂逅多少次,都会发出同样的赞叹。

  “这是......”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时隔多日,没想到,他居然可以再次看到这个画面。

  “叮咚——”

  似一颗石子落入水中,荡起一阵涟漪。

  刷——

  突然,玉台消失,众妖消失,蛟王域消失,这天地之间,竟只剩下段玉一人。

  段玉愣愣地看着周遭一切,红色的天,红色的霞,红色的海,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了一种色彩。

  “叮——”

  涟漪荡起,一个身着水色容貌俊秀的抚琴少年,突兀地出现在水光一色的天际。

  “叮——”

  双手抚琴,俊秀少年缓缓抬眸,一时间,两人的目光在这方天地中交织。

  “叮咚——”

  琴声起,一曲结成。

  琴声流转,每一个音符都仿佛落在他的心跳上,连同这海,这霞,勾织出一副瑰丽绚丽的绝美画卷。

  段玉目光忽然有些迷离,淡淡的雾气在双眸中升起,终化为一滴晶莹的泪,缓缓地从眼角滑落。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段某有生之年能看到这副天地画卷,此生也无憾了。”

  回忆交织,往日的情景仿佛重现在眼前。

  曲子还是那首曲子,人却是丢了那时的赤诚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