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漠上海

  行雨比试已经结束,但众妖却未离开。

  玉台之上,一个身着水色长袍的俊秀少年,抱着一把长琴,缓缓地走到玉台边上。

  疑惑、不屑、好奇......数百道情绪不一的目光毫不保留地落在李牧鱼身上,有人讽、有人笑、有人疑、有人嘲,一时间,关于李牧鱼的说法已经众说纷纭,其中大部分言论都是暗是指李牧鱼身后有背景,得到星宿老君的照拂,因此获得一个可以一展身手的机会,在五龙一狐之后,他要作为第七个行雨者上场。

  场上,嘘声一片。

  玉台之上,大部分都是蛟王域和青丘之人,两大顶级势力齐聚,却要看一个区区凝体初期的小妖在此施法行雨,这可是连蛟龙族三位皇子,以及青丘幻术天赋高绝的胡媚娘都失败过的事情,而此时,一个不知来历小妖居然也要上台一试,这无非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愚蠢行径。难不成,他以为施法行雨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不成?

  区区一个凝体初期的小妖,居然妄想踩着两大势力的天才上位,且不说能不能成功,仅仅是其中难度,也起码得是凝体后期巅峰,或者金丹期的高阶妖修才能勉强一试的事情。

  凭他,徒增笑尔。

  漫漫黄沙,天地一片昏黄,之前所降的雨,转瞬间已被空中的烈日烤干,没有在这大漠留下任何的痕迹。

  “叮——”

  一声清脆的琴音很突兀地在玉台之上响起,引得众人纷纷竖耳侧目。

  此时正紧盯着李牧鱼一举一动的大皇子,眉头早已皱成了川字,方才见李牧鱼唤出一张琴他就觉得十分古怪,莫不是这琴中暗藏玄机?

  琴身浮在空中,李牧鱼双手抚琴,琴弦微颤,清脆的音符自指间流出,顷刻间,风止沙尘,玉台之外的一切声音骤然消失,剩下的唯有这漫天的琴声。

  “这是......幻术?”

  胡三娘杏目微瞪,目光落在了李牧鱼手中的那把长琴之上,琴弦颤动,若有若无的妖气透过琴弦荡漾开来,被座首之上的胡三娘轻易地捕捉到。

  不会错的,这琴弦之上,分明有我青丘狐族的气息,且琴的样式也同青丘所制的幻琴一般无二。

  胡三娘的目光从长琴之上移开,复又落在长琴的主人李牧鱼身上,双眼轻眯,胡三娘的眼中满是审视与好奇。不仅如此,一旁的胡媚娘对李牧鱼也是充满了好奇,以音制幻一向是她们青丘狐族的长项,今日,居然在一个外族人身上也看到这一幻技。

  是巧合吗?

  “叮咚——”

  琴音流转,似一道流水缓缓地向四周铺散,将玉台之上的众妖浸没。

  “铮——”

  琴声忽变,恍若一道铮鸣,似铁骑踏步,又似刀枪交锋,只是一瞬间,清鸣转铮鸣,一股风雨欲来之势在众人心中突兀地升起。

  是时候了!

  李牧鱼阖上双眼,默诵咒语。

  一曰:风起。

  琴声转疾,仿佛化为一道测测的阴风,吹过耳际,令玉台上的众妖冷不丁地打了个冷颤。

  “刚才那个感觉,是什么......”

  一直关注着李牧鱼的大皇子,此时也紧了紧衣领,本应该寒暑不侵的他,却忽然感觉到身体一冷。

  李牧鱼依旧紧闭双目,双手抚琴,口中不断默诵小风咒,仿佛世间的一切都无法打扰到他。

  “呼——”

  风声渐大,逐渐盖住了抚琴之声。

  突然,李牧鱼睁开了双眼,双目透亮,似有一道精光一闪而过。

  二曰:云聚。

  阴风怒号,原本昏黄的沙漠骤然一暗,水气凝聚,肆意的黄沙忽然一顿,一朵漆黑如墨的乌云由小及大,一晃之间,天空已经铺满了滚滚乌云。

  “轰隆——”

  惊雷乍起,犹如一把利剑,狠狠地穿过玉台众妖的心房。

  “怎么会,他居然真的能行雨……”

  “轰隆——”

  雷声越来越密集,就像两根鼓锤一下又一下,越来越快,越来越急。

  “铮——铮铮——”

  十指连弹,一捻一挑,原本落下的鼓点复又化为音符。

  原来方才的一切皆是琴音。

  “霹雳啪啦!”

  电光一闪,划破苍穹,照的漆黑如墨的乌云一片惨白。

  “铮铮铮——”

  三曰:降雨。

  “轰隆隆——”

  咒音刚落,一道震耳欲聋的惊天巨雷突然炸开,声势之大,直穿神魂。

  “滴答——滴答——”

  千万滴雨珠划破天空,小小的,密密的,落在这无垠的荒漠之上。

  “滋滋——”

  雨滴落在滚烫的沙地之上,带起一股白气,顷刻间便蒸发殆尽。

  水与沙,冷与热,这无垠的沙漠仿佛化为一个战场,李牧鱼不断输送着法力,与荒漠中的高温做着斗争。

  荒漠行雨的难度,由此可见一斑。

  “铮铮铮——”

  琴音越来越快,越来越疾,十指如蝴蝶穿花,扑闪着翅膀,残影连连。

  “哗啦啦——”

  雨点由少变多,由缓到疾,忽然,漫天的细雨凝聚于一点,豆大的雨滴骤然变多。

  “哗啦啦——”

  天空仿佛漏了个大窟窿,倾盆的大雨一茬接着一查,黄沙沉寂,千里荒漠此时已被一层水幕覆盖,天地间由黄转黑,令人心生压抑。

  此刻,玉台之上,所有的妖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荒漠大雨,这浩浩荡荡的雨量,完全将李牧鱼从比试者的行列中拉了出来,如同皓月与萤火,二者完全没有可比性。

  “大哥,他居然......”

  “闭嘴!”

  轰隆隆——

  巨大的雷声仿佛要震破寰宇,惨白的电光照得这阴雨天恍若白昼。

  “李牧鱼,你到底是什么人......”

  段玉目光复杂地看着那道水色背影,清冷、神秘,仿佛一汪不见底的寒潭,深而不见底。

  轰隆隆——

  突然,雷声乍响,漫天的电蛇骤然发亮,化为一道极其刺眼的白光,一瞬间,令玉台之上的众妖忍不住捂着双眼,以抵挡住这白色电光所带来的刺目感。

  “吼——”

  仿佛穿过无边空间,又仿佛穿过无尽时间,一道令神魂惊悸的兽吼声,带着一抹苍凉,携着一抹哀伤,突兀间,在众人心中响起。

  “吼——”

  一股浩瀚的气息激荡开来,一个庞然大物忽然自海中跃出,巨浪翻滚,起身之间,便化作一道滔天巨浪,向四周滚滚而来。

  是海,居然是海!

  这无垠的荒漠居然化为了无际的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