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仅为自己

  “吼——”

  一黑一白,两道龙影,你争我夺。

  霹雳啪啦!

  一道电光晃过,照得漆黑如墨的乌云天恍若白日。

  “吼——”

  黑蛟怒吼,顷刻间,一团更为巨大乌云遮天蔽日席卷而来,而原本淅淅沥沥的小雨,骤然变得,如一盆倾天而下的水柱,哗啦啦地浇到了漫漫黄沙之上,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黑蛟行雨,大雨倾盆,相比于黑蛟勇猛,白蛟的气势反而越来越弱。

  “砰!”

  白蛟终究是法力不支,勉强化为人形,跌落到玉台之上。

  “吼——吼吼——”

  天空之上,化为黑蛟的大皇子见段玉淘汰出局,不禁发出痛快地龙吟声,声若惊涛拍岸,令人众妖神魂惊悸。

  “这才是真正的蛟龙行雨!”

  “没想到大皇子的实力已经恐怖如斯......”

  历史只会记住胜利者,观众也只会为第一名喝彩,而大皇子,便是本次行雨比试中的第一人。

  黑云依旧,雷声滚滚,倾盆的大雨并未就此停歇,反而越来越大,有一种水漫荒漠的滔天气势。

  “是我败了......”

  退到一旁的段玉目光复杂的看着空中的黑蛟龙,一时间,心中却不知是何滋味。

  嫉妒?羡慕?

  也许都有吧。

  李牧鱼与展红玉看着失魂落魄的段玉,现在的他已经没了刚才那种锋芒毕露的气势,依旧温润如玉,依旧平稳镇定,但他们知道,此时的段玉已经陷入深深地自我否定当中了。

  二龙相争,必有一伤。

  两人从出生到现在就一直在争,而段玉也是一直被打压的存在。

  母体带病、天生虚弱、完美化形,种种截然相反的标签贴在段玉身上,使得原本想要低调的他却一直成为众人谈论的对象。

  凭什么,一个蛟龙族的废物二皇子能够完美化形?

  为什么,一个蛟龙族的废物二皇子能够成功行雨?

  种种争议终于在今天被打破,被一个生下来就被光环所笼罩的大皇子给无情地打破了......

  果然,废物终究还是拗不过天才......

  “二哥,你不要紧吧?”

  唯一与段玉交好的四皇子青蛟龙,看到一向风轻云淡的二哥居然露出落寞的表情,一时间他竟不知如何开口安慰。

  “段玉......你没事儿吧?”

  展红玉见段玉这副失了魂儿的模样,眉头也不由得皱了起来,两人虽然自打认识以来关系不太对付,可是,至少也是相处了一年多的伙伴,而且他还被一个更加讨人厌的大皇子打败,这不禁让她心中生出些许的不忿来。

  “我没事。”

  段玉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眼中的落寞令人一览无遗。

  “真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东西,只是失败了一次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瞧着段玉这副死人脸,展红玉有些气闷,她非常想狠狠地去教训一顿那个嚣张的大皇子,然后再回来好好鞭挞一下这个段玉,可是,人家大皇子也是凭本事堂堂正正的赢得的比赛,而且清官难断家务事,她一个外人,还是出身于与蛟王域颇有过节的白虎岭,所以,这事儿她也管不了。

  真是烦!她什么时候也爱管闲事儿了?

  眼角的余光瞥了瞥李牧鱼,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如今她也被带歪了吗?

  黑蛟咆哮,风雨怒号,大雨倾盆,浇灌荒漠。

  “吼——”

  此时,赤蛟三皇子看着天上耀武扬威的大皇子,又瞧了眼一旁的段玉,忽然胸口的浊气顿时一清,原本因段玉能够行雨的郁闷仿佛突然间消失了。

  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段玉的痛苦之上,这一向是三皇子最爱做的。不知为何,从小到大,他就是看那个段玉不爽。只要能让段玉不爽的事情,他都会去做。

  “淅沥沥——”

  雷声渐消,足足下了有一刻钟的暴雨,雨势也逐渐小了起来。

  “吼——”

  龙吟声由远及近,带着一股胜利者的姿态,黑蛟呼啸着向玉台飞来。

  “砰!”

  黑蛟化人,可能是由于行雨时间太长的原因,大皇子的脚步有些虚浮,但脸色却是泛着一层兴奋地红光。稳住身体,大皇子疾步向蛟龙王走去。

  “儿臣拜见父王。”

  “免了吧。”

  “谢父王。”

  蛟龙王看着座下立着的长子,心中也着实欣慰,没想到自己长子的修为竟然进步了这么多,此次行雨比试中能够一骑绝尘,力压他人,也与他平日里的勤奋刻苦分不开。想到此处,蛟龙王看向大皇子的目光更加柔和。

  “你,很好。”

  听到蛟龙王言简意赅的夸赞,大皇子的心中忽然涌出一种难言的壮志豪情。

  蛟族大皇子,永远是第一!只能是第一!

  无论是难缠的段玉,还是其他皇子,他们所有人,终究还是比不过他,而父王终究也是最看重他的。

  无数个日日夜夜,无数过寂寞难耐的夜晚,他永远都会坚持着修炼,一刻都不曾懈怠过。身为蛟龙族嫡长子,四个优秀的兄弟不断地在后面追赶他,他们带给他的压力真的太大、太重,有时也会压得他喘不过来。

  “啪啪啪......”

  掌声响起,鲜花与荣誉如期而至。众妖欢呼,潮水般的溢美之词一波接着一波,仿佛要将大皇子所吞没。

  蛟龙族长老、蛟龙族客卿、蛟龙族宾客......大皇子的目光一一从他们身上扫过,忽然,他看向了段玉。

  “二弟,承让了。”

  立在一旁地段玉抿了抿嘴唇,扬起脸,冲着大皇子的方向微微一笑,便垂下了眼睛,默然不语。

  “切。”

  展红玉见状,便小声地啐了一口,却也没有说多余的话,冷眼旁观着一切。

  “段玉。”

  “恩?”

  段玉转过头,发现是李牧鱼在唤他,空洞的双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段玉,我可不可以去挑战大皇子?”

  “什么?”

  “李牧鱼你疯了!”

  听到李牧鱼的话,段玉和展红玉异口同声地问了出来。

  “李牧鱼,你装好人也要有个底,别人家的事儿,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替他出头。”

  段玉听到展红玉规劝李牧鱼地话,眉头微皱,却也是点了点头。展红玉的话虽然难听,但站在李牧鱼的立场上来说,她的话无疑是正确的,而且他也不相信李牧鱼可以战胜大皇子。

  李牧鱼见一向不对付两人,这次难得站在了同一战线,心中也觉得颇为好笑。

  他当然知道,这个时候他不应该多管人家的闲事儿,况且,他之前也只是答应替段玉演一出戏而已,根本不需要连找场子这种事儿都要他来代劳,只是......

  李牧鱼抬眼看向座首的方向,此时,他看得既不是大皇子,也不是蛟龙王,而是那位银发白须仙风道骨的老道——来自天庭的星宿老君。

  这一次,他不是为了别人,他仅为自己。

  他要为自己谋一场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