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妖狐的幻

  继三皇子之后,四皇子青蛟、五皇子蓝蛟皆以失败而告终。

  而其中,以四皇子青色蛟龙的表现最为亮眼,雨云凝聚,仅差一步,便可成功。

  “叮铃铃——”

  衣炔翩飞,十指飞舞,胡媚娘不断抖动着手上的银铃,铃声悦耳,似一道水波在空气中荡了开来。

  “是以铃声作为媒介么......”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青丘作为幻术一脉的大家,自有一派独到的幻术造诣。而胡三娘的幻术不同于李牧鱼所修习的《婆娑真经》,胡三娘更强调幻术的技艺要领,以炉火纯青的御铃之技,蒙骗五觉,以音制幻,可谓高绝。李牧鱼的幻术,则更偏向于咒,以琴音为媒,咒术为笔,凭神灵对自然天生的感知,以琴制幻,以情入幻,他的幻术早已经超脱于《婆娑真经》,已经另辟蹊径,悟出了一番自己的幻道。而二者孰高孰低,现在的李牧鱼还不知道。

  “叮铃叮铃——”

  铃声似疾似缓,忽快忽慢,暗合生物脉搏跳动规律,渐渐的,众妖终于入幻了。

  “叮铃铃——”

  一声起,黄沙止。

  二声起,阴风起。

  三声顿,乌云聚。

  “轰隆——”

  风云呼啸,闷雷奔腾,顷刻间,这无垠的荒漠之中,竟然完全变了一番景象。

  “轰隆隆——”

  胡媚娘手中抖动的频率越来越快,越来越疾,声波此时更像是海中的浪花,一浪接一浪,一浪高于一浪。

  “哗啦——”

  风雷聚变,天空如被人捅了个窟窿一般,倾盆的大雨如期而至。

  李牧鱼看着这场幻境盛宴,无论是视觉上,还是听觉上,胡媚娘可谓已经做到了极致,但是!

  李牧鱼看着这荒漠大雨,他总觉得哪里似乎出了一些问题,就好像......

  “你有没有觉得,这雨下得好假啊。”

  展红玉皱着眉头,看着这变了天的荒漠,却忽然对李牧鱼说了这么一句。

  假?

  李牧鱼眯起眼睛,细细地想着展红玉的话。

  对!这场雨下得太假了!

  似乎是想通了某一窍,原本陷入幻境之中的李牧鱼,忽然,出幻了。

  就像是一颗石子落入水中,激起千层涟漪,陆陆续续间,玉台之上的众妖一个接着一个脱离了胡媚娘的幻境。

  “叮铃......”

  铃声越来越小,但众人听起来,也以没有之前那般清脆,甚至还有些尖锐刺耳。

  法力急速减少,胡媚娘强行压住脑中的眩晕感,停下了手中催铃的动作,嘴唇苍白,面无血色,此时的胡媚娘看起来比之前狼狈得多。

  “晚辈......献丑了。”

  胡媚娘躬身与座上四人鞠了一躬,便也退到一旁。她知道,这次她所编制的幻境,失败了。而失败的原因,却也是她所无能为力的。

  假中存真,是编制每一个幻术的前提,而胡媚娘,便输在了这个前提之上。

  她压根就不会下雨啊!

  眼睑微微下垂,额前的碎发遮住了她的眉眼,情绪收敛,胡媚娘凭借她出色的自制力使自己强行镇定了下来。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长老所为,必有深意,而她,只需尽全力即可。

  玉台之上,此时还没有比试的人,便只有段玉以及蛟龙族的大皇子。见青丘比试结束,段玉便自荐而上。

  “二弟,为兄可是非常看好你啊。”

  身着玄色云纹长袍的大皇子,一脸兄友弟恭的和善表情,只是那笑容却瞧着十分渗人,阴测测的,似不安好心。

  “那就借大哥吉言了。”

  段玉依旧是那副温润公子的样子,嘴角微翘,一脸淡然。

  “呵呵,就让大家看看二弟的本事吧。”

  浓浓的火药味儿在二人之间散开,在众人看来,明明是在笑的两个人,但眼中激射出来的火花,却是恨不得把对方射穿一般。

  “吼——”

  一条白色蛟龙冲天而起,卷起漫天的风沙,气势无匹。

  “吼——”

  龙吟急促,与之前三条蛟龙一样,起风、聚云、滚雷,三个步骤一气呵成,行云流水,没有一丝的滞塞。

  “恩?他居然......这么快就完成了吗......”

  之前曾奚落过段玉的三皇子,看到空中白蛟极快的完成的行雨前的所有步骤,一时间,表情有些不自然的僵硬。

  “轰隆隆——”

  雷声密集,浓浓的水气悄然间铺散了开来。

  “吼——”

  随着白色蛟龙一声巨吼,空中漆黑如墨的乌云中,竟然开始落下雨来。

  “滴答——滴答——”

  雨滴落下,落入沙漠之上,但由于沙漠温度过高,雨滴很快的就化为水气,消散在空中。

  “滴答——滴答——”

  雨滴淅淅沥沥,落入金黄色的沙土之上,夹带着水汽蒸发的滋滋声,段玉终于完成了他的这次行雨。

  “居然成功了!”

  展红玉见段玉第一个完成行雨,不由得失声叫了出来,语气之中却是藏也藏不住的欣喜。似乎是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展红玉面色一红,复又变为那副淡定的样子,只是瞟见一旁李牧鱼眼中的促狭,她不由得恼怒起来。

  “看什么看!再看信不信老娘把你眼睛挖出来!”

  听到展红玉的狠话,李牧鱼浑然不觉,但也没有继续调笑下去的意思,转过头,专心看起了段玉行雨的过程。

  这个嘴硬心软的女人......

  “吼——”

  白蛟嘶吼,但天上下起的雨依旧不见大,任由白蛟怎么吼叫,都没有改变雨势。

  “哼,就只有这点能耐吗?”

  话音刚落,原本站在玉台之上的大皇子直接现出蛟身,一条黑色蛟龙向空中飞去,冲到段玉面前,一黑一白,两条蛟龙竟直接在空中缠打了起来。

  “他这是要做什么?”

  展红玉见状,直接就要拍案而起,大皇子公然违反比赛规则的行为,简直令人不齿。

  “红玉,你先不要冲动,蛟龙王都还未发话,我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比较好。”

  而首座之上,蛟龙王看到自己长子的举动,眉头深皱,却没有刻意停下来阻止。在他人行雨时,若公然插入行雨之中,则视同向行雨者发起挑战,若挑战者的行雨本领不及被挑战者,则视同为失败。

  “轰隆隆——”

  雷声越来越大,顷刻间,仿佛世间只有那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在九天之上穿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