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相逢即是缘

  狂风大作,吹得众人东倒西歪。

  “善哉啊,善哉。”

  佛光普照,转瞬即逝。

  这和尚是高人!

  方才的一切,李牧鱼一分不差的看在眼里。

  “这哪儿来的怪风啊?真是晦气!”

  原本还人挤人看热闹的围观群众,都很是自觉地退到了后面。

  一张嘴,便是震耳欲聋之势;一出手,更是一锭黄金;一说话,整个闹市狂风大作。这和尚古怪,有点儿眼力价的都知道,此人不是普通人。

  壮汉稳住自己身体,之后却是想都没想,直接将“鲤鱼之王”麻溜的装入盆中,收过老和尚手中的金子,将盆子递给和尚。

  一旁,原本对这条鱼势在必得的赵员外,却悄悄熄了买鱼的心思。

  倒不是他拿不出那个钱,只是他觉得瘆得慌。

  鲤鱼落泪虽然稀奇,却不是什么好的兆头。再说一旁那古怪和尚,更是让他有一种惹不起的怪异感觉。

  这感觉来的奇怪,刚才还气得摩拳擦掌,咬牙切齿的,但这突如其来的怪风一吹,混沌的脑子里霎时间化开了一般,让他前所未有的清醒。

  这鱼,再也不是他能够肖想的了。

  “大师,这鱼就归您了。小的今儿个收摊儿早,再此拜别大师。”

  说罢,壮汉对大师拜了一拜,随后,便直接将其他压根没卖出的鱼装车收好,匆匆越过人群,疾步离去。

  如芒在背,一双双利剑一般的眼神,直勾勾地看着壮汉离去的方向。

  嫉妒,嫉妒这人的好命。

  李牧鱼直接连鱼带水,被倒入一个钵中。老和尚拄着禅杖,手托金钵,转身,大步离去。

  缩地成寸,等众人回过神儿,哪还寻得到这老和尚的踪影。

  当真是得道高人。

  凑热闹的觉得无趣,便都悻悻散了。隐隐之中,却有几个探头探脑之辈,远远地坠在贩鱼壮汉的身后,隐蔽地追去。

  李牧鱼随和尚走了许久,初时,还能听到鼎沸的人声。再后来,却是越来越静,有时还能听到风吹树叶的飒飒声。他猜想,现在应是走到一片森林之中。

  又过了许久,李牧鱼惊奇的发现,这空气中,竟有着浓浓的水气。

  哗啦——哗啦——

  河水翻腾,令人双耳发聩的巨响,如一道惊雷一般,穿进了李牧鱼的脑中。

  是河!真的是河!

  洋洋光浸月,浩浩影浮天。

  八百里黑沙河,放眼望去,河面上滚着一层薄薄的细沙,微风轻抚着细沙在河面上舞蹈,让人的思绪也不由得翻滚起来。

  噗通——

  再一次,李牧鱼被连鱼带水倒了出去。

  豁然开朗,再也不是蜷缩在木盆之中,再也不是蜗居在金钵之内。他李牧鱼,终于自由了!

  短短数日被禁时光,却如同数年一般令鱼难熬。

  当真是——生,不如死。

  “走吧,再也不要被捉住了。”

  大师!

  重获新生,还喜不自胜的李牧鱼,却忽然想起岸边的救命恩人。

  李牧鱼的身体随着河水的频率,不自觉地流动,但他却不想这般离去。

  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李牧鱼不断地与浪花做着斗争,划着水向岸边游去。

  老和尚看着这条通灵性鲤鱼,一直徘徊在岸边,鱼头探出水面,那只会眨眼睛的双眼,却是一瞬不瞬地盯着他,仿佛要将自己的身影深深的记住脑中。

  鼻子忽然有些酸涩,老和尚难得感性了一回。

  放下禅杖,老和尚慢慢地蹲在岸边,摸了摸李牧鱼的头。

  “上天有好生之德,今日老衲救了你,也是你我有缘。我观你身上有些妖气,应该也是个懂修炼的。今日,老衲再此赐你一场机缘,若你来日得道,莫要做那为非作歹的恶妖,要是让老衲逮到你行恶事,定要亲手废了你的修为。善哉,善哉。”

  手指轻轻一点,一束金光钻进李牧鱼的头里,没入其中。

  《妙品莲华经》。

  全经文共七万八千字,深深印在了李牧鱼的脑海之中。

  “传了你这本经书,从此,你也算我佛门半个弟子。能领悟几分,全凭你的造化。”

  言罢,老和尚拄着权杖,站稳身体。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鱼儿,你且去吧。”

  转过身,老和尚左手托着金钵,右手拄着禅杖,缩地成寸,眨眼间,便没入林中。

  李牧鱼目送着老和尚离去的背影,直到他在视野里消失不见。深深地朝着老和尚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转了一个跟头,没入这无边无际的黑沙河中。

  救命之恩,传道受业之恩。

  这份天大的恩情,他李牧鱼一刻也不敢忘记,深深地埋藏在心里。来日,若修炼有成,必当涌泉相报。

  ……

  春去秋来,转眼间,李牧鱼栖身在黑沙河之中,已有整整两年。

  晚上对月吐纳,清晨吸收一缕日精,虽同是修炼,但比起从前在鲤鱼湖,在黑沙河修炼速度却更快了一些。

  起初,李牧鱼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这两年来,他每日都细细体悟一番,原因就出在两年前大师赠与他的一番机缘之中。

  《妙品莲华经》,在李牧鱼刚得到时,完全视若珍宝。原以为是一步高深莫测的佛家秘籍,不曾想,这《妙品莲华经》只是一本佛经罢了。

  虽说是佛经,但李牧鱼每日吐纳修炼时,在心中日日诵读,念久了,倒是体悟了不少。而且诵读佛经时,往往可以达到念头通达,心无一物的状态。

  李牧鱼在前世时,完全没有接触过佛家方面的任何知识,甚至是道家,也只知道《道德经》中最有名的几句罢了,甚至对于修炼什么的,完全就是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看一步的摸索状态。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修炼不得法,以他的跟脚,不知会不会在这黑沙河之中修炼个几百上千年,才会有一丝可能,化形为人。

  唉,几百年啊。

  他上辈子也就活了二十多年而已,如果当鱼真的当久了,他会不会渐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忘了当人的感觉了呢?

  “鲤鱼精!鲤鱼精!大王有令,命我们前往洞府速速集合。”

  李牧鱼吐出一口浊气,不得不停下修炼。

  一只背着海螺壳的四脚虾,正举着两只胖钳子,火急火燎地朝李牧鱼游了过来。

  “我知道了。”

  答完,便甩着尾巴,飞快地朝水底游去。

  “鲤鱼精,你倒是等等我诶,我游的慢哩......”

  甩开身后聒噪的河虾精,李牧鱼如一只离弦的箭,眨眼间,便到了地方。

  “河伯府,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