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天庭招安

  一盘浑圆的落日贴着沙漠的棱线,大地衬得暗沉沉的,透出一层深红。

  忽然,风停。

  拖着落日的沙漠浪头仿佛在瞬间凝固了,像是一片睡着了的海。时而平静,时而风沙骤起,无边无际的沙漠像是一片金黄的大海,太阳照在上面,万点光亮闪耀。

  外界风云难测,而玉台之内,也是暗潮汹涌。

  李牧鱼三人依然立在蛟龙王座下,数百道目光齐聚,似一盏探照灯,将他们曝光在人前。

  “两个小辈瞧着陌生,不知是出自灵州哪方势力?”

  “回龙王,晚辈李牧鱼,乃灵州一介散修,并未加入过任何势力。”

  “哦?居然是散修?那个女娃娃,你呢?”

  “回龙王,晚辈红玉,是灵州一个小家族之人,此次出门游历,恰好结识了两位好友,便一直结伴相行。”

  蛟龙王闻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便也不再同这几个小辈深究。

  “你们也落座吧。”

  “谢父王”

  “谢蛟龙王。”

  几个衣衫暴露的美艳女妖,扭着腰肢,引着三人落座。由于李牧鱼两人是由段玉所带来的,因此,他们两个便与段玉一同坐在四位蛟族皇子身边。

  随着他们入座,原本落在他们身上的目光,也渐渐减少,除了个别几个蛟龙族亲王还在打量着段玉,其余的便是一些惊艳于三人样貌的小妖,还在不停地犯着花痴。

  “李牧鱼,你看那边儿那几个如狼似虎的女妖精,是不是在瞅你呢?”

  对于展红玉隔三差五的调侃,李牧鱼早就习以为常,连眼睛都没抬,直接回怼道:“我看那边儿倒是有几个虎背熊腰的壮汉,倒是对着你流口水呢。”

  “是吗?”

  被李牧鱼怼回去的展红玉,倒是神态自若地朝下面看去,果然,有几个膀大腰圆的男妖,正搔首弄姿地冲她放电。

  脸上有些嫌恶,但语气依旧维持着淡定:“呵呵,我猜,可能是因为那帮傻缺,从来都没见过像老娘这么美的女人吧。”

  额......

  瞧着展红玉这副百毒不侵的模样,看来,这种程度的调笑,对于她来说,只是一阵微风拂面罢了。毕竟,在李牧鱼见识过展红玉的醉态之后,他也算是对她的本性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

  而右手边,刚入座的段玉,便迅速地和他的诸位亲兄弟们展开了一番唇枪舌战,或褒或贬,这五条小蛟龙划分为两支派系,乌泱泱的吵作一团,后来许是声音太大,也觉得丢人,干脆就在他们外面施了一道隔音结界,好巧不巧,他们顺带着把李牧鱼二人一同圈进结界之中。

  前世,懂点儿历史的都知道清朝九龙夺嫡之事,为了争夺一个皇位,兄弟之间,或明或暗,简直就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可是人家面儿上却是一派和睦。反观这几位,许是妖族单纯,五位皇子的不合简直已经跃然于台面之上,管他周围有没有外人,就是一顿吵吵。

  “二弟,何不为我们介绍一下你身边的两位朋友?”

  李牧鱼闻言一愣,果然,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么快,战火就烧到他们二人身上了吗。

  “大哥,这两位便是我段玉在外所交的挚友,已经由我奉为客卿。”

  “客卿?呵呵,二哥,咱们蛟王域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身居客卿之位的,区区两个凝体期的小妖,我看是还不够格吧......”

  “老三,不要胡说,这两位可是你二哥亲自找的客卿啊。”

  听着这两个人一唱一和,完全就是在以贬他们为由来压段玉,李牧鱼闻言,虽觉得刺耳,却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其实,他更怕一旁的展红玉直接发飙摔桌子。

  可是,让李牧鱼颇为惊奇的是,展红玉似乎跟完全没有听到他们说话一般,自顾自地坐在一旁,神情自若。

  “红玉,你这回怎么没生气?”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不就是被说几句的事儿吗,他们骂得越狠,咱们事后能拿到的报酬就越多。”

  “报酬?什么报酬?”

  看着李牧鱼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展红玉忍不住扶额:“你忘啦,段玉可答应过我们,只要陪他演好这出戏,他事后就会有重礼相赠。”

  重礼?

  李牧鱼细细回想,段玉当时好像真的有许诺过。

  “所以啊,你就仔细听着就是了,等事后,咱们好细细结算一番不是?”

  说出这句话时,展红玉眼中的寒光一闪而逝,但脸上却摆出一副天真无邪的小白花模样,这演技,直接能封后了吧。

  听到了有报酬,李牧鱼再听着那几个皇子明褒暗贬的话,也就不那么刺耳了。虽说,他当初帮助段玉也是因着船上的情谊,但是,也有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段玉蛟族二皇子的身份。毕竟,李牧鱼心里也清楚,他一个初入灵州懵懂无知的小妖,能得到这么一份儿人脉,对于他来说也是一桩好事儿,只要再此期间,别把他掺和进这几个皇子之间的蝇营狗苟之中就行了。

  啵——

  一声轻响,原本设立在他们周遭的隔音结界被轻易打破。

  “今日,感谢大家能来捧场参加蛟王域此次盛事。行云布雨一直都是我们蛟龙一族所需掌握的神通,而行雨能力,也是检测我蛟龙皇子实力的一个标杆。以往皇子比试,皆在水晶宫中,而这一次,老夫之所以了祭出玄牝塔,将祈雨台设立在这无垠荒漠之中,是因为这次,天庭特派星宿老君,欲从我们蛟王域众皇子中选出一位佼佼者,加入天庭之中。”

  果然。

  胡三娘闻言,睫毛微微抖动,但依然保持着镇定。

  蛟王域这帮犟骨头,果然要被天庭招安了吗?

  思绪电转,胡三娘不断想着对策。狐族以多智善谋而著称,青丘狐祖便是妖族之中成名已久的大智慧者,昔日人妖大战,青丘狐祖便以妖族智星的身份为妖族出谋划策,算天算地,可谓是智慧滔天。

  而作为青丘狐祖的后辈胡三娘便一直以此作为榜样,万事谋定而后动,事事不忘攻心,而今日之事,她在之前也有过一些猜测,只是没想到,这老蛟龙居然舍得亲手将自己的儿子送出去,难不成,蛟龙一族当真是身陷囫囵,而不得不伸手向天庭求救?

  胡三娘一双妙目睁开,眼中含笑,似是智珠在握。

  蛟王域想抱天庭这根大腿,那她青丘也定要分一杯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