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天庭

  蒙蒙的白光笼罩在传送阵之上,流光转动,气息紊乱。

  此时,白玉台上的所有人都似有所感,数百双眼睛齐刷刷地看着传送台,好奇、疑惑,一时间,所有人都对这传送之人充满好奇。

  到底是谁,架子居然这么大,竟敢最后一个到场。

  传送阵上毫光大作,三个模糊的身影,影影绰绰,出现在白光之中。

  “老二?”

  “二哥!”

  ......

  三道身影,一白,一蓝,一红,皆是相貌气质绝佳之人。

  睁开眼,李牧鱼看着数百道目光齐刷刷地向他投来,疑惑、惊讶、不满,种种复杂的情绪比起荒漠之上的太阳,还要灼热。

  不同于李牧鱼的僵硬,展红玉和段玉似早已习惯了这种被万众瞩目的感觉,神色如常,心如止水。

  段玉率先迈开脚步,腰杆笔直,步伐方正,一改往日温润如玉的形象,似一把出了鞘的利剑,锋芒毕露。

  身后,两人皆是不紧不慢地跟在身后,红玉似火,亦如她的气质,奔放、爽朗、一往无前,仿佛能烧尽眼中所有的阻碍,不藏不掩,势如猛虎。

  而身侧的李牧鱼,在最初因被人瞩目而有些僵硬的身躯,此时也放松下来,神色淡定,步伐沉稳,若说段玉似剑,红玉似火,而他就如同一汪泉水,温润却清冷,一双眼黑白分明,清澈,却又深不见底。

  人族修士?

  玉台之上,形态各异的化形众妖,皆看着这三人,眼中满是探究。

  “儿臣,参见父王。”

  “晚辈,参见蛟龙王。”

  三人走到首座之下,躬身行礼,齐声拜见蛟族龙王。

  首座之上,蛟龙王一双龙目紧紧地盯着座下三人之中的段玉,惊讶、激动,一向以威严著称的蛟龙王竟也难得露出如此感性的一面。

  而下首位,四位身着玄色长袍的龙子,看着段玉的目光皆是不同。或惊喜、或不屑,亲疏远近可见一斑。

  “回来就好,在外面呆了这么久,你也吃了不少苦吧。”

  不同于蛟龙王的激动,段玉的表情却是一反常态的冰冷,睫毛微微下垂:“儿臣此次回来,是希望能参加这一次行雨比试,请求父王恩准。”

  蛟龙王见段玉一板一眼的态度,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准了。”

  “谢父王。”

  “哈哈,我就说这次行雨比试,二弟定不会让为兄失望,这不,踩着点儿就回来了。”

  段玉闻言,嘴角有些抽动,目光冰冷地看着说话之人,但脸上却迅速换上了一副笑脸。

  “大哥,这蛟族盛事,小弟怎么可能不来参加呢?”

  “哼,每次比试就只是吊车尾罢了,来与不来,也没什么区别。”

  “三哥,我怎么瞅着,每次都是你在吊着车尾呢?”

  “老四,你说什么?”

  ......

  “够了!”

  蛟龙王见自己这几个不成器的儿子,居然当着众人之面,直接把私下的不合摊到台上来,甚至更有愈演愈烈的架势,当真把他们蛟龙族的老脸,丢光了!

  “呵呵,我说蛟龙王,你这些个儿子,当真是一群血气方刚之辈啊,火气之盛,也该浇一浇了吧。”

  胡三娘的话在蛟龙王听着却着实刺耳,这老妖妇是在点他教子无方呢。

  “我蛟王域的事儿,就不劳烦你们青丘来指教了。”

  讨了个没趣,胡三娘也不敢再死侃蛟龙王,看个热闹也就得了,在人家的地界,总要夹着尾巴不是?

  微微打了个哈欠,素手轻掩,一双妙目流肆意地打量着座下众人,忽然,胡三娘双目一睁,似有两道精光从眸中射出。

  老祖宗?

  不对!

  胡三娘脸上的笑意全无,嘴角微颤,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李牧鱼,活像是见了鬼一般。

  太像了!简直太像了!

  而一旁的蛟龙王和那天庭老君见胡三娘如此失态,便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只见,一位身着水色长袍,相貌俊秀的少年正站在段玉身旁,身量修长,如一棵翠竹一般,立在那里,即使站在一众群妖之中,也是气质卓绝,令人过目而不忘。

  人族修士?

  不对。

  蛟龙王和天庭老君皆是摇头,初看之下虽与人族无二,可凭他们的眼界,自然看得出来,这人不是人,而是一只妖。

  这一看,可不了得,无论是这身着水色长袍的少年,还是一旁娇艳如火的女子,居然都是妖。

  居然是完美化形!而且还一下就出现了两个完美化形的妖?

  蛟龙王看着这几人,眼中的惊艳一闪而过。没想到,自家出了一个完美化形的二儿子,这回居然又领回来两个完美化形的小妖,也是难得的好运。可是,完美化形的小妖在灵州虽然不多,但是每个势力之中也会有那么几人,完美化形虽然代表着天赋高绝,但这修炼一事,却也不是全看天赋,悟性、道心、机缘,皆是缺一不可。所以,完美化形也没有什么值得太惊讶的,所以,这青丘老妖妇到底为何如此失态?

  不同于蛟龙王一闪而过的惊艳,天庭这位老君却也对李牧鱼生出一股浓浓的好奇。

  这小妖身上,居然有神灵的气息。莫不是天庭哪位神官的儿子?但即使是神官之子,在未封神之前,身上也不应该有神灵气息啊。难不成,是天庭新封的小神?

  一连串儿的疑问,皆化为心中的好奇,一双眼似笑非笑地打量着李牧鱼,脸上竟露出颇为满意的神情。

  “此子气息纯净,根骨天赋皆是上佳,却不知是哪路小神,倒是值得他们天庭好好培养一番。”

  三人心中各有心事,但面上却不露分毫,此时三方势力齐聚,今日的重头戏可不在这几个小辈身上。

  而胡三娘在最初的震惊失态之后,已将情绪稳定下来,面色恢复如常。

  “这少年的长相与老祖宗虽有八分相似,但性别却是男子,即使是老祖宗重新转世,也不会投身到男子身上,而且这少年的本体瞧着也不像是狐族之人,反而更像是水属妖类。”

  压住了心思,但胡三娘的眼睛却仍然时不时地看着李牧鱼。都说青丘狐族相貌绝美,无论男女,都是一等一的美人儿。但今日看到这少年,容貌之精致,而且骨子里还难得透着一股惑人的妖气,比起青丘土生土养的狐族美男,这少年的容貌甚至还更胜他们几分。

  真是一个标志的小人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