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玄牝塔

  天庭?

  是西游记里的同款天庭吗?

  “红玉,天庭是什么地方?”

  展红玉听到李牧鱼的话,一时间,表情有些纠结。

  “天庭,就是灵州之中,由神灵所组建而成的一个庞大组织。”

  “神灵?”

  “但那里的大部分的神灵却不是天生神灵,而是依附于天帝而存的后天神灵。”

  后天神灵?难道神灵也分为先天和后天?

  见展红玉欲言又止,双目之中满是复杂之色,似是不甘,又似不舍,到最后都化为一声叹息,苦笑着看向李牧鱼。

  看来,想吸收李牧鱼加入白虎岭的计划,似乎要破灭了。

  “李牧鱼,看来以后我若想再见你,怕是会很麻烦了。”

  “什么意思?”

  李牧鱼听着展红玉话,心中有些不解,但是隐隐间,他又有一些猜测。天庭是一个由神灵所组成的大势力,也就是说,这个组织很可能就是今后他会去的地方。而且,展红玉是知道他神灵的身份,因此也不难猜测,展红玉怕自己会被天庭挖角了吧。

  如果他不知道有天庭这么个地方,他或许会陪着展红玉去她的白虎岭安家。但是,如今却是机缘巧合之下,让他得知了这么个组织,因此,展红玉的纳贤计划,怕是要泡汤了。而且,白虎岭听着就像是一个老虎窝,他若想在那里安家落户,少不了和一群老虎做邻居。

  每日山间都是虎啸猿啼,怕是早晚会把他的耳朵给震聋了。

  段玉在一旁听着两人的话,也是云里雾里,也不知道他们二人话中的意思,便也不想再继续耽搁,邀两人一同前往祈雨殿。

  祈雨殿,位置在珊瑚林的中心。

  通体如玉,一座高塔形状的建筑,矗立在空地之上。塔身尖细,外界覆有一程如结界似的水膜,远远看去,祈雨殿仿佛置身于水中。

  “这就是你们蛟龙族的祈雨殿?在这里,你们如何行雨?”

  展红玉看着这通体如玉的建筑,表情似有不解,便情不自禁地问了出来。

  段玉走近,看清了祈雨殿的全貌之后,眼中似乎闪过一丝惊讶,手掌轻抚在水膜之上,若有所思地皱着眉头。

  “看来,这次蛟龙族是下了血本,父王竟然肯将此宝祭了出来。”

  “你说这祈雨殿,是一个宝物?”

  手掌轻轻滑过,原本皱眉思考的段玉仿佛想通了其中关节,眼睛骤然睁大。

  祈雨殿——天庭,段玉仿佛抓住了某种线索一般,并没有回答展红玉的问题,而是神色匆匆地向殿内走去。

  李牧鱼见段玉神情不对,本想开头询问一番,但段玉走得实在急了些,还没等他开口,段玉已经穿过水膜,走入殿中。

  “你们快进来啊。”

  段玉见两人没有跟上,便出声催促。两人也不磨蹭,压下心中的疑问,跟着段玉,进入祈雨殿中。

  场景霍然一变。

  群山之巅,风回云散。浅金色的阳光从缠绵的云朵中丝丝缕缕的投射下来,碧蓝的天空贴近大地,仿佛触手可及。一颗盘虬卧龙般的古树静静在天与地之间伫立着,仿佛从亘古开始便擎这巨大的伞盖。风儿轻轻的催动这古树的枝叶,伴着飒飒的树叶轻声碎吟,一切都仿佛画卷一般,令人心醉。

  “这是......幻境?”

  李牧鱼被这突如其来的美景惊得有些回不过来神,眼神发散,喃喃自语。

  前世那些网络游戏中所构筑的人间仙境,与这里简直一般无二。

  美,但假。

  “这里并不是幻境,只是玄牝塔中的一方小世界而已。”

  “玄牝塔?”

  “玄牝塔”三个字,完全刺激到了展红玉的神经。

  蛟王域中有两样仙器,一曰山海瓶,而第二个便是玄牝塔。

  山海瓶可吞万物,玄牝塔可困万物,无论哪一件宝物,都是世间难寻,九州少有的不世奇珍,没想到,今日,她居然能有幸见识到这传说中的仙器——玄牝塔。

  玄牝之门,是谓天地之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而此时,他们便在玄牝塔第一层。

  “玄门,开!”

  段玉双手结印,口中念咒,随他一声高喝,盘根在山巅上的古树,竟化出一个树洞。

  “我们走吧。”

  李牧鱼与展红玉互相对视一眼,点了点头,便随着段玉迈入树洞之中,毫光乍起,转瞬间,三人便消失在玄牝塔一层之中。

  ......

  玄牝塔二层。

  昏黄的沙漠一望无垠,沟壑纵横天地一色。土黄色是这片沙漠的唯一颜色,荒芜就是这片土黄色的唯一特点,无穷无尽的黄,无穷无尽的荒,如此苍凉的荒芜是这亘古大地中的无法忽略的奇迹。

  沙漠深处,一座白玉高台赫然矗立在沙丘之上,黄沙肆虐,但唯独绕过这根巨大的高台,仿佛置身在一片黄沙真空的地带。

  “久闻这玄牝塔,每层便是一方世界,今日一见,果然大善。比起传闻之中的描述,更令人震撼。”

  高台之上,一位发须皆白,头簪发冠,身姿卓绝的老道士正坐在白玉高台首座侧位,看着这浩瀚无垠的荒漠,忽然抚须赞叹。

  闻言,首座之上一位龙首人身,身着云纹玄色长袍的男子捻须一笑,说道:“老君莫要谦虚,这玄牝塔虽然奇妙,但比起天庭浩如烟海的宝藏,我这蛟王域简直不堪一提。”

  “咯咯,蛟王这话倒是太谦虚了,若连这蛟王域的玄牝塔都是不堪一提,那我青丘岂不是穷乡僻壤之地了。”

  首座右侧,端坐着一个楚楚可怜的二八女子,女子双目含情,光是坐在那儿就跟玉人儿一般惹人怜爱,一颦一笑完美柔中带媚,将女性的柔与美自然而然的表达入神,真是不言一语,已是胜过万语千言。

  蛟龙王听到女子所言,不敢怠慢:“三娘这可是妄自菲薄了,世间都言,青丘风光迤逦,秀美卓绝,怎能称得上是穷乡僻壤?我看,传说中的仙灵宝地,都不及你那青丘半分。”

  女子轻笑:“蛟龙王真是客气,三娘这次不请自来,倒是让你这水晶宫费心了吧。”声音轻灵如珠玉落盘,少了魅意,多了仙气,灵狐百变,可见一斑。

  “三娘这话可是折煞了老夫,青丘业大,我蛟王域怎有不请之理,只是送信儿的小妖中途遇祸,没及时送到罢了。”

  青丘胡三娘闻言,眼中情绪不露分毫,依然面含轻笑,只是这笑意淡了几分。

  “哦?那倒是我三娘误会了。”

  三人座下,各分三列,蛟王域为主,天庭、青丘则各位侧。众人排列而坐,泾渭分明,看起来倒是一派和谐。

  忽然,玉台之上,原本黯淡无光的传送阵,此时大放豪光,气息浮动,似有人传来。

  蛟龙王皱了皱眉,有些不悦。

  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