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珊瑚林

  似有一道寒芒射了过来,段玉总觉得自己的后背有些凉飕飕的。

  再次现出蛟龙真身,一路疾驰,向着东侧的珊瑚林飞去。

  此时,搭着顺风车的李牧鱼,正在以俯视的角度看着蛟王域的地理全貌。

  果然,从许多地质结构上分析,蛟王域很多地方都与深海有着相似之处。而且他发现,蛟王域内,虽说水路密布,但其中,陆上妖怪的数量远远多于水中妖怪。不仅如此,那些有着房子般大小的巨型珊瑚,竟然都被开辟成了洞穴,供那些陆上妖怪们居住。

  陆上妖怪,居然住在深海珊瑚之中,着实有一种不伦不类之感。

  小七的飞行速度很快,即使背上驮着两个人,依旧可以很轻松地追上前面的段玉。龙从云,虎从风,小七就如同那山野之风,呼啸而来,疾驰而去。

  “到了。”

  段玉落地化人,紧随其后的二人一虎也跟着段玉,踏入珊瑚林之中。

  这是一篇神奇而辽阔的赤红,茂密繁盛的珊瑚林,是千万珊瑚在亿万斯年生命活动中造就而成。这里生长的珊瑚不仅体型巨大,而且颜色也不同于之前所见那般色彩斑斓,更多的,就是那如同火一般燃烧的赤色珊瑚群。

  珊瑚生海底,五七株成林。

  而这数以千万计的珊瑚赫然林立在此,让李牧鱼油然而生出一种“世界之大而我何其渺小”的感觉。

  “珊瑚林范围内,不允许飞行,所以只能麻烦你们步行前往了。”

  “入乡随俗,我们能被你邀请来到这里,已经很给你添麻烦了吧。”

  段玉闻言,微微一笑:“你们能陪我过来,段某已经很开心了,怎么会觉得麻烦呢?”

  见段玉笑容真挚,李牧鱼也不再同他客套。段玉与他关系不同于他与展红玉,在法船之上,段玉一向都是主动同李牧鱼攀谈,而与展红玉,刚开始也只算是点头之交罢了。可是相处久了,虽说起初段玉和展红玉的关系可能不太对付,但久而久之,也混了个眼熟,找到了另一种相处方法。因此,当时展红玉主动挑明了段玉的身份,段玉也并没有因此而翻脸。

  妖修本体,对于有些妖来说可能是一种天生的资本,无需隐藏,但对于另一种跟脚特殊,或者天资不好的妖来说,反而是一种需要特意隐瞒的秘密。秘密被不熟之人拆穿,那便视同找茬,若是被相熟之人所知,倒也不算是难以接受之事。况且,蛟龙本体,对于段玉来说,也算是威慑宵小之辈的一种强有力的血脉背景,只是当初,段玉误以为李牧鱼与展红玉二人是要来灵州游历的人修,因此才刻意隐瞒罢了。

  “咯吱......咯吱......”

  珊瑚林的土是白色的,细沙铺地,李牧鱼一路走来,脚下不断发出脚踏积雪的咯吱声。天是蓝的,地是白的,只有珊瑚是红的,几人仿佛置身于深海之中,身后走来留下几条深浅不一的脚印。

  “前面布有一道幻阵,幻阵之后应该就是祈雨台了。”

  “应该?”

  展红玉听着段玉语气中的不确定,便忍不住出声问了出来。

  “珊瑚林的祈雨台,应该是在我离家之后所建。在此之前,祈雨台一直都在水晶宫之中。”

  “那这幻阵,不会也是在你离开之后才布置的吧?”

  “那倒不是,这幻阵是一道天然阵法,并不是人为,自珊瑚林生长以来,这幻阵便一直存在着。”

  天然阵法?

  又是一个李牧鱼从来没有学习过的新知识点,但顾名思义,这珊瑚林中的天然阵法,应如桃花岛的桃花阵,皆依托珊瑚的生长位置自然形成,当真是鬼斧神工的自然艺术。

  李牧鱼几人紧随段玉步伐,不敢落后。可是,虽踏入阵法之中,但李牧鱼见周遭的景色并没有发生任何改变,一如既往的珊瑚,一如既往的红色。

  “到了。”

  话音刚落,挡在众人身前的巨大珊瑚居然如同活物一般,渐渐向两侧靠拢,直到辟出一条仅供一人出路的羊肠小道。

  “小七,上来。”

  原本跟在展红玉身后的白虎,闻言,颇为不情愿地变为一只小白猫,蹦到展红玉的怀里。对此,李牧鱼倒是见怪不怪,而段玉也只是不解地看了展红玉一眼,便也未多想,踏上了那条羊肠小路。

  灵州,妖修远远多于人修,按理来讲,展红玉也没有必要再拘着小七,小七作为一只白虎妖,完全就可以大摇大摆地在出路灵州各地,而展红玉此举,倒是像是在防备着什么。

  小道极长,走了许久也还未曾走到到地方,忽然,原本走在前方的段玉停下了步伐,转过身,表情真挚地看着李牧鱼两人。

  “两位,前方就是祈雨台,而到了那里,必然会聚集许多蛟龙一族的强者,而这次,由于事出突然,段某不告而归,因此一会儿少不了被蛟龙族长问话,所以......段某有一事相求,希望两位能答应。”

  “什么事?”

  展红玉眯着眼睛看着段玉,表情有些不耐。

  “如果不是太困难的事情,我会帮你,但答应之前,你得先把事情告诉我们。”

  “那是自然,其实这件事也并不困难,只是段某想请你们配合着我演一出戏而已。”

  “演戏?”

  “对,我希望你们可以暂时扮演我的客卿。”

  李牧鱼皱了皱眉,扮演客卿,说白了就是要扮演段玉的小弟。但学过历史的都知道,客卿往往都是上位者为了争夺权势,而聘请而来的谋士,是需要卷进上位者斗争之中的。

  “段玉,我们把你当朋友,但是朋友可不是用来坑的。”

  展红玉毫不客气地将枪口对准段玉,心中的不满更是完全写在了脸上,她也是出身于白虎岭的人,大家族之中的弯弯绕绕,她岂会不知,更何况是这个以病弱而出名的蛟二皇子?

  哼!什么狗屁直觉!早知道当初下船之后,就应该趁早离开这里,这次倒是白白把信任浪费在一条白眼狼身上了,亏她还觉得此人是个可信之徒,这回算是她有眼无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