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水晶宫

  “哥哥,这里好漂亮啊。”

  “恩。”

  展红玉瞧着这三人的土包子样,撇了撇嘴,刚想出言嘲讽几句,但又想到自己初来此地时的模样似乎与他们一般无二,到了嘴边的话,便咽了回去。

  “蛟王域原本就在深海之中,只是后来由于海中岩火之气上涌,导致蛟王域地势上升,恰巧接在灵州边境罢了。”

  “那么说,蛟王域原本不属于灵州?”

  “现在其实也不属于,蛟王域永远只是属于深海,只是时间久了,许多人都已经忘了罢了。”

  听到段玉的解释,众人皆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只有展红玉听了段玉的话,眉头微皱,表情略有不喜。

  蛟王域确实不是灵州的本土势力,但蛟龙一族一直以来便受到灵州许多照拂,这么久了,也没收拢住他们的心吗?

  “李牧鱼,你现在可有别的去处?”

  “还没想好,怎么了?”

  展红玉眼中一亮,刚打算继续说服李牧鱼,将他带回族中,没先到,段玉率先开口,留住了李牧鱼。

  “李牧鱼,如果你暂时没有去处,那便随我去水晶宫吧,我还可以尽一下地主之谊。”

  该死!

  展红玉恼怒地看着段玉,心中暗吼:竟然敢截胡老娘看中的人!

  “水晶宫?”

  “对,不知你可有兴趣?”

  “当然有了。”

  水晶宫啊,那可是龙宫,既然能来此地,免不得要见识一番。

  “李牧鱼,你可是有答应过我的哦,到了灵州,就随我一同去白虎岭转转。”

  “展道友,离开也不急于一时,何不让我尽了地主之谊,让我带着二位好好参观一下蛟王域的大好风景呢?”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展红玉也不太好在继续折他的面子,毕竟在船上相处了一年,虽然性子不和,但对于段玉这人,展红玉也算是放心,况且,这蛟王域也算是他的地盘。

  段玉见展红玉没有反对,便颇为豪气的打开纸扇,为他们二人领路。

  李牧鱼看了看身后的半妖兄妹,询问道:“你们要不要与我一同去水晶宫?”

  阿蛮见李牧鱼询问他们,本想脱口答应,但却别一旁的小宝死死的拉住。

  “多谢前辈的好意,我和阿蛮,就再此和前辈别过了。”

  “哥哥......”

  李牧鱼见这二人分别就是口不应心,但也没有继续开口挽留。

  原本就是萍水相逢,只是无意间帮了他们一把罢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若是有缘,终会相见的。

  “前辈,珍重了。”

  “前辈,再见......”

  李牧鱼见他们依依不舍的样子,也没有说多余煽情的话。

  “你们也保重。”

  “吼——”

  天空之中,一条白色蛟龙御空而飞,盘旋在李牧鱼等人的头上。

  “两位,要不要段某载你们一程。”

  “不必了。”

  化为蛟身的段玉见展红玉回绝的干脆,便用一双铜铃一般大的龙目注视着李牧鱼,询问他的意思。

  “我与他一同走,你只需要在前面带路就行了。”

  “那好吧,你们可要跟紧了。”

  吼——

  蛟龙腾空,狂风大作,携着一股无匹之势,呼啸而去。

  “我们也走吧,小七!”

  小白猫从展红玉的怀中跳出,摇身一变,一头白色猛虎便赫然出现在二人眼前。

  “嗷呜——”

  虎啸若惊雷,百兽之王的狂暴气势若一阵飓风,卷起地上的砂石。

  “上来!”

  展红玉翻身跳上了虎背之上,一手拽起地上的李牧鱼,拉到身后。

  “抓紧了!小七,跟上他!”

  “嗷呜——”

  虎啸龙吟,两道白色兽影,似两道奔雷,互不相让,一路疾驰。

  “前辈,你要保重啊!”

  阿蛮见李牧鱼的背影越来越远,鼻子忽然一酸,挣开小宝的手,追着李牧鱼的影子踉跄着跑了起来,但风沙太大,一转眼,那人却早已不见了踪影。

  小宝见状,也追了上去:“阿蛮......前辈和我们,并不一样。”

  听到小宝的话,阿蛮颓然地低下了头。

  她和他并不一样......

  她怎么会不知道呢......

  阿蛮抹了抹眼睛,双眼忽然失了焦距。

  是啊,是自己糊涂了,竟然起了本不应该有的念想。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这样的人,世上也许不会再有第二个了吧。

  ......

  两道白影几乎同时落地,段玉重新化为人形,颇为惊讶地看着展红玉胯下的白虎。这头白虎的修为应该是凝体期中期,但不知为何,依旧没有化形。

  “这就是水晶宫吗?”

  三角洲平原的中心地带,便是蛟龙一族的住所,水晶宫。

  一片晶莹,精彩炫目,高华名贵,璀璨可观,一座简直要让人亮瞎了眼的高耸建筑矗立在眼前。

  海族奢靡,由此可见一斑。

  “走吧。”

  段玉携众人迈上台阶,李牧鱼不住地打量着水晶宫,越近越能感受到水晶宫的奢华。

  “二皇子!是二皇子来了!”

  水晶宫门口,两头黑熊精正把守着宫门,见段玉走上来,整个熊身畏缩地趴在了地上,熊头不住地磕着地。

  “二皇子,您可回来了,您走得这段期间,可让我们好一通找......”

  “他们呢?”

  “回皇子,蛟王他们都去祈雨台,估计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了。”

  闻言,段玉皱了皱眉:“祈雨台?往年祈雨不都是在水晶宫吗?”

  “自打皇子您离开之后,祈雨的地方便已经换了。”

  “在什么地方?”

  “珊瑚林。”

  听到族中之人都去了珊瑚林,段玉便想着早点儿赶过去。

  “几位要不要随我一同移步到珊瑚林?”

  “你们龙宫今年改在那儿比试行雨了?”

  “没错。”

  展红玉其实也颇为意动,蛟龙族比试行雨一直以来都是他们族中盛事,不仅蛟龙一族的一众强者都会齐聚在那里,很可能灵州其他地域的强者也会来此观看。

  那白虎岭会不会派人过来......

  展红玉摇了摇头,早年白虎岭与蛟王域交恶,两者很久都没有来往,这次,依照白虎岭的尿性,主动求和的可能性简直微乎其微,到时候自己去了,被人认了出来,很可能还会受人刁难......

  哼!去就去,难不成老娘还怕他们不成?就算交恶了,那些老蛟龙也不至于拉下老脸为难我这个小辈吧?

  心中虽想通了,但展红玉此时却是十分后悔。

  刚才真不应该答应段玉来参观他们蛟龙族老窝,如今骑虎难下,左右为难,当真是可恶!

  眸光微转,李牧鱼的身影倒映在展红玉的眼中。

  不知道,他愿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