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段玉

  “听说了吗,蛟二郎其实是个病秧子......”

  “少爷,这是今天的药,奴婢服侍您喝下吧......”

  “二哥,你病刚好,进屋多休息会儿......”

  “完美化形顶个屁用?就是一个药罐子罢了,天赋再好,也是一个废物......”

  一幕一幕,似走马观花一般,深藏在心中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出,深刻的、不深刻的、难忘的、快忘记的,像一把锤子,重重的敲着心口,令他发闷。

  “随你吧......”

  忽然,老蛟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遍、两遍、三遍......不断重复着,让他的胸口愈来愈闷。

  “哔哔——哔哔——”

  船笛声越来越急促,法船的速度也渐渐变缓。

  “啵——”

  就如从云州离开一般,法船穿过结界,荡起了一圈涟漪。

  “哇!哥哥,我们终于到灵州啦!”

  阿蛮雀跃地扶在栏杆之上,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码头,情不自禁地拽着小宝的胳膊,一脸兴奋地说道。

  “嘘,小点儿声,周围还有好些人呢,你可别吵到他们了。”

  “恩,我知道啦,咱们去找前辈去。”

  段玉看着这对半妖兄妹,手拉着手向李牧鱼这边走来,笑容明亮,两人看着李牧鱼,眼中满是亲近......

  “前辈,我们有个事儿想问你。”

  “什么事?”

  小宝和阿蛮有些踌躇,两人各自对视了一眼,阿蛮便推着小宝,让他与李牧鱼先说。

  “前辈......”

  小宝挠了挠头,似乎是鼓起了勇气,期待地看着李牧鱼:“前辈,我们以后可以去找你吗?”

  “找我?”

  “对......我们就是想......找前辈......”

  “我和哥哥想去灵州找父亲,等找到父亲之后,我们想回来找前辈......”

  阿蛮见自己的哥哥一直连话都说不全,心里着急,便一股脑的自己说了出来,但越说声音越小,后面的话更是声若蚊蝇,完全都听不清楚。

  李牧鱼见两人吞吞吐吐,心里也明白这两人的意思。可是自己也是初来乍到,在灵州也没有容身之处,况且,他也没有时间去照顾这两个人。

  阿蛮和小宝见李牧鱼有些犹豫,心里怕李牧鱼误会。

  “前辈,我们不会给你惹麻烦的,我们只是想报答前辈的救命之恩,我们完全不会给前辈添麻烦的......”

  李牧鱼看着他们一脸焦急地向他解释,心里也有些感动。

  “我也无法明确答复你们,毕竟灵州之大,若想再次碰面也不知是否还有机会。我虽救了你们,但我也不要求你们报答,如果有缘,那我们自然会相见,到那时,我也不会赶你们的。”

  如果有缘......

  两人听到李牧鱼的回答,也有些失望,但他们知道,以他们两个半妖身份以及低微的能力,根本不会为李牧鱼添任何助力,反而凭白多了两个累赘。

  兄妹二人似乎心中有了决断,再次坚定地对视了一眼,忽然,两人释然一笑。

  他们不相信缘分,但他们相信李牧鱼。

  李牧鱼对他们兄妹二人,恩重如山,而这份恩情,他们也将会以自己的方式,去报答李牧鱼。

  “小宝谢谢前辈。”

  “阿蛮谢谢前辈。”

  ......

  旁边的段玉,一直看着他们三人的互动,不知为何,他竟有些羡慕。

  不带有目的的帮助,一片赤诚的感激,真心换真心,真的很洒脱。

  他自小便在水晶宫长大,虽是锦衣玉食,资源不断,但其中暗藏的腥臊事,也是不计其数。

  你对于我有用处,我便帮你;你对于我无用,那便弃你。利益换利益,一直都是他所信奉的准则。

  直到那日。

  两只半妖濒临死亡,所有人都是冷眼旁观,而唯有这人。

  段玉看了一眼李牧鱼,心中有些怪异。

  为什么,他身为一只妖,一只饱受人族压迫的妖,会去救这些不人不妖的怪物呢?

  说实话,自小到大,在他的周围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任何半妖,因此,对于半妖的描述,他也只是从他人口中所知。

  人与妖结合所诞生下来的怪物,受到上天的诅咒,所有半妖自出生以来,便会受到妖气折磨,每一个半妖都活不到成年。

  然而,这个诅咒,却这么轻易地让他解除了。

  天生受妖气折磨的半妖,从娘胎里带病的蛟二郎,他们与他,何其的相似,但结果,却是截然相反。

  而这种矛盾的心理,也恰恰促使着他去接近李牧鱼,去接近这几个人吧。

  可惜,到后来,自己的接近,却早已被那人看穿,显得多么可笑。

  展红玉一直在用余光打量着这位蛟族皇子,对于他的态度,一时间也有些捉摸不定。但是她知道,这人并不是坏的。

  这就是女人的直觉,而展红玉十分相信自己的直觉。

  “砰——”

  法船已经靠了岸。

  “自云州驶往冀州航班,以到达了第一站——灵州。要下船的顾客,请携带好您的随身物品,从侧门下船。”

  事先录制好的女声自扩音石发出,话音刚落,法船侧面的甲板便分出一人宽的距离,长梯伸出,直到抵在陆地上,才停止了延长。

  “李道友,再会。”

  “小友,在此别过了。”

  李牧鱼冲着船上之人一一拜别,近一年的相处,李牧鱼以琴会友,倒是也结识了不少人。

  天高云淡,今日的天气极好。而在这一站下船的人,只占了整船人的十分之一而已,其中,他们三妖两半妖,更是占了这批下船人里的大半。

  果然,不同于云州,灵州是妖族的聚集之地,这里的人族修士,往往都要夹着尾巴生存,而前来游历的,也是隐姓埋名,小心地掩藏身份。

  人与妖的矛盾,真是又深,又远。

  李牧鱼下了船,灵州的码头不同于云州,若是说滨海城是一颗海上明珠,那么蛟王域就是一片海上绿洲。

  一望无际平原之上,分布着大量错综复杂水道,而每一个水道旁,便长着一颗只有深海才有的巨大珊瑚,每个珊瑚都有一栋房一般大,形状各异,五彩缤纷,完全就是一副陆上海景。

  “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珊瑚?”

  李牧鱼看着这叹为观止的景象,心中的好奇攀升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