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灵州

  哔哔——

  尖锐的船笛声划破天空,海浪翻滚,惊起一片觅食的海鸟。

  远处,一个三角洲状的码头,在浓浓的大雾中若隐若现,而同样,一层罩形巨大的结界设立在码头边,阻挡着大海的风浪。

  “终于要到了吗。”

  李牧鱼看着远处模糊的轮廓,心中油然而生一种期待。

  这里,就是他以后要长期定居的地方吗?

  似有所感,李牧鱼摸了摸身上的芥子袋,藏有云姬神魂的琅琊碎片便保存在其中。

  七年,自他化形以来,一路摸索,一路颠簸,有惊无险,终于来到了灵州。

  “前面的地界便是属于蛟王域了吧。”

  段玉眯着眼睛,若有所思地看着不远处的码头。

  展红玉瞥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不错,而且今天碰巧赶上了春分,也到了蛟龙一族行雨的日子了。”

  “蛟龙一族?”

  李牧鱼听到这个霸气的种族名称,眉头上扬,心中颇为惊奇,莫非今天他就能看到传说中的龙种了吗?

  “对,这片地域就是由蛟龙一族所掌管,而蛟龙,也是灵州妖族中最为古老的一个种族之一。”

  听着展红玉的解释,李牧鱼对于这蛟龙族也有了一定的了解。说白了,也只是一种实力十分强大的妖而已。

  蛟龙属水,且天生懂得施云布雨,是一种即使没有仙格也受到上天垂怜的种族。只是这布雨的能力也是视情况而定,修为不同,布雨的能力也会有所不同。

  法船渐渐靠近,三角洲码头的全貌也渐渐清晰。

  “吼——”

  清亮的龙吟声自空中传来,红、黑、蓝、青四条颜色各异的蛟龙夹带着无匹的气势,在空中呼啸而过。

  长颚、尖牙、披鳞、利爪,比起李牧鱼心中对“蛟龙”所描绘的印象来看,这四条蛟龙似乎更像长了四只爪子的蛇。

  “切,这些蛟龙就是爱现。”

  听到展红玉言语中的不屑,一旁的段玉表情却有些不自然,抿了抿嘴,也没有接茬。

  “难不成你和蛟龙族还有过节啊?”

  “过节倒是没有,就是本姑娘看他们就觉得不爽。”

  李牧鱼闻言,也不再追问,和展红玉将近一年的相处,他也算是对她有了一定的了解。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话套用在展红玉身上十分妥当。

  生气,就是不需要理由!

  “段玉,我看你刚才就一直不说话,怎么了?”

  闻言,段玉僵硬的表情有些缓和,持着扇子的手,也重新开始扇起风来。

  “没事,只是快到家了,有些近乡情怯罢了。”

  “到家?你家是蛟王域的?”

  “恩,算是吧。”

  展红玉探究似地盯着段玉,过了良久,似乎是有了什么猜测,看着段玉有些苍白病态的面容,心中的想法竟越发清晰。

  “传闻,蛟王育有五子,分别是黑、白、红、蓝、青五蛟,传闻白蛟体弱,多年来一直在水晶宫静养。但在五年前,蛟族二皇子白蛟,却突然音信全无,听说是前往其他州游历,一直不曾归来......”

  展红玉的话虽没点破,但暗里要说的意思却是呼之欲出,体弱出走的白蛟,一同从云州回来的段玉,两个形象慢慢开始重叠起来。

  段玉闻言,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语气转冷:“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其实是妖的?”

  “第一次见面,我便知道。”

  双目交锋,空气中似有火药味在蔓延。

  “喵——”

  展红玉怀中的小七,此时也是龇牙咧嘴,喵声不断,似乎是在为自己的姐姐助阵。

  “段某确实本体为妖,所以二位,是想与我划清界限吗?”

  划清界限?

  展红玉与李牧鱼闻言,心中有些诧异,莫非此人并没有看破他们二人的真实身份?

  段玉见两人不说话,便继续说道:“人妖虽是殊途,但两位若想在这灵州之中自处,与妖族打交道,那便是必不可少之事。”

  原来段玉真的一直以为他们是云州的人修?

  “段玉......”

  李牧鱼似笑非笑地拍着段玉的肩膀,用神识与段玉传音道:“其实我和展红玉,也是妖。”

  “什么?”

  段玉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二人,同船共济一年多,他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他们二人的人族身份,因为......

  段玉看着两人,胳膊是胳膊,腿是腿,根本不似平常所见之妖,特别是李牧鱼,一举一动,简直和从小在人修世界长大的平常人,别无二样,丝毫没有妖的兽性。

  对视良久,段玉忽然一笑:“没想到,原来是段某一直被蒙在鼓里,让二位见笑了。”

  李牧鱼见段玉似乎有些误解,便想着解释一下,但这次却是由展红玉先开了口:“我天生便有灵目神通,能够看破虚妄,所以你的身份自我第一次见你起,便已经知道,至于他......”

  展红玉指了指身边的李牧鱼:“他也只是刚刚知道而已。”

  段玉见李牧鱼摊了摊手,似乎也不像是演的。

  “那展道友为何一直对段某怀有敌意呢?”

  展红玉定定的看着段玉,嘴角一撇,似是不耐:“讨厌就是讨厌,没有理由。”

  “额......”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但李牧鱼却也不知道如何化解,他们三人相处时间也不短,难得要到了目的地,以后再见,也不知要多久。

  “但是,我也不排斥和你做朋友。”

  段玉闻言一愣,完全摸捉不透这深不可测的女人心,但展红玉的话里意思他却是明白,她把自己当朋友了。

  他不知道他心里现在是什么滋味,被认同感吗?

  蛟龙一族派系林立,为争夺一个族长之位,亲兄弟尚且都能大打出手,更何况是他呢?一个娘胎里带病,不堪重用的蛟二皇子罢了。

  但是,他段玉却不需要别人的施舍的认同。

  睫毛微微下垂,似是一瞬,段玉又再一次打开折扇,嘴角永远噙着一抹化不开的淡笑,如同一个完美的面具,将他所有的心思藏在背后。

  “荣幸之至。”

  展红玉静静地看着段玉,微微错愕,便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将头转了过去。

  段玉的笑容其实很完美,永远温文尔雅,永远与世无争,仿佛所有大事到了他面前,也都称不上大事了。

  这个人,无懈可击。

  可是......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段某有生之年能看到这副天地画卷,此生也无憾了。”

  李牧鱼想起那日海上晚霞的美景,这人分明因这美景而喜极而泣。

  而这,也是李牧鱼与他相处以来,第一次见段玉失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