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海

  劫云的颜色越来越深,漆黑如墨,而夹杂在劫云之中的紫色电蛇,不断滋滋作响。

  吼——

  巨鲸的叫声越来越狂躁,巨大的鱼鳍不断划动,强有力的鱼尾更是狠狠地拍在海面之上,巨浪一波一波地向四周荡开,以巨鲸为中心,一个巨大的真空漩涡不断形成。

  霹雳啪啦!

  雷云巨响,电光四射,劫云仿佛已经无法收拢住狂躁的劫雷,劫气四散,能量溢出,一时间,黑压压的天空不断有紫色电光窜动,妖冶而极其危险。

  “轰隆——”

  “吼——”

  雷声与巨鲸的吼叫声,便是李牧鱼在水镜中所看到的最后一幕场景,法船毫无征兆地开启了潜水模式,一边抵御着深海的压强,一边快速地向下沉去。

  随着法船沉入海底,船舱内的“信号”就变得极其不稳定,水镜只是坚持了一会儿,便无奈地化为一摊流水,洒在地面上。

  “唉——”

  李牧鱼试了好几遍,都没有再此凝聚出水镜,看来这千年难遇的巨鲸渡劫的场景,是无缘在观摩了。不仅如此,水镜连海底内的场景都无法映照出来,使得他彻底与外界断了联系。

  “船长已经无法再下沉了。”

  “恩,所有阵法都开启了吗?”

  “都开启了。”

  “去好好安抚船上的客人,要确保每一个人都没有受伤。”

  “是!”

  老船长长舒了一口气,这危机暂时是度过去了,只是,这航程注定是要延长了。

  ......

  “砰砰砰——”

  “谁啊?”

  “前辈,我是小宝。”

  李牧鱼听到声音,有些惊奇地打开了房门。

  “现在我们处境这么危险,你怎么不好好在房间待着,跑到我这里来了?”

  “额......前辈,我是来给你送这个来的。”

  小宝有些憨厚地挠了挠头,黝黑的脸上露出八颗洁白的牙齿,将一个小木盒递给李牧鱼。

  “这是什么?”

  李牧鱼也不避讳,直接打开了盒子,只见小木盒之中,躺着一颗水蓝色的珠子,晶莹剔透的很好看。

  “这是避水珠,当初我爹走的时候留给我和妹妹的,当时一直没有什么用,所以想送给前辈。”

  “送给我?”

  “对啊,前辈,这个珠子我们留着一点儿用都没有,所以前辈一定要收下......”

  李牧鱼看着一脸希冀的少年,心中忽然涌出一股暖流。所以啊,有时候做一个好人的滋味,是非常不错的。

  李牧鱼合上小木盒,又将这颗珠子塞回到小宝的手中。

  “这避水珠对我来说,更是没有任何用处,所以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前辈......”

  听到李牧鱼的拒绝,小宝的心中特别难受。现在所有人都身处深海之中,可以说是非常危险,如果有一天,船被毁掉了,那么这颗避水珠很可能是保命之物啊。

  见小宝还是一副不肯罢休的样子,李牧鱼心里其实也猜测出了小宝的用意。但是他一条鲤鱼精啊,还能被淹死不成?

  “小宝,你看我的手......”

  “啊?”

  小宝见李牧鱼伸出一只颇为白皙修长的手,只是一瞬间,李牧鱼的手背上便出现了一层白色的鳞片,继而又迅速的消失不见了。

  “前辈......你原来是……”

  一只妖?

  “嘘,你一个人知道就可以了。”

  小宝听到李牧鱼的话,原本惊讶的表情迅速收敛,抿紧嘴唇,一脸坚定地看着李牧鱼。

  “前辈放心,就算是死,小宝也不会说出去的!”

  “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只是如今在这艘船上,也没有必要让太多无关紧要的人知道而已。”

  “可是,这颗避水珠......”

  李牧鱼真的忍不住翻白眼,看来他的潜在涵义人家压根就没懂。

  “我可不是普通人,而且我化形之前,一直是住在水里的,所以你这颗避水珠对我没有任何用处,况且如果真遇到什么情况,你们兄妹二人难道不需要这颗避水珠吗?”

  原来如此啊。

  小宝有些尴尬地收回了避水珠,细想了李牧鱼的一番话,也觉得非常有道理。

  唉,看来以后得找一样更好、更珍贵的东西送给前辈了。

  ......

  海底很黑,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更别提深海之中瑰丽奇异的风景,有的也只是数不清的深海鱼,以及令人心悸的深海巨兽。

  一日、两日、三日......

  终于,在第六十日的时候,船动了。

  法船缓缓地向上攀升,过了许久,一个透明的椭圆形物体浮出了水面。

  此时,正是黄昏。

  这个时候,船上的许多人都离开了房间,站在甲板之上。

  这是一幅怎样的画卷。

  漫天的霞光染红了整片大海,风停浪止,海面如同一面绚丽的镜子,白色的飞鸟,火红的云霞,更有数之不尽的深海游鱼。

  蔚蓝色的大海,到底瞒住了多少秘密?平静的海面如同一层幕布,将世界分为两半。

  “好美啊......”

  展红玉痴痴地看着这幅天地所勾勒的画卷,一时间,她的心沉沦了。

  而一旁的段玉依旧是手持折扇,一身白衣,苍白的脸色透着些许病气,嘴角那抹若有若无的淡笑也消失不见,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这壮丽的风景,眼角竟噙出一丝水光。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段某有生之年能看到这副天地画卷,此生也无憾了。”

  说着,不禁用袖角擦拭了眼角激动的泪水。

  展红玉也难得没有反唇相讥,当然也没看到段玉的感性之态,她听着这平日里看不上的小白脸吟诵的诗句,脑中的画面竟然变得深刻而清晰起来。

  “叮——”

  似一颗石子落入水中,荡起一阵涟漪。

  “叮咚——”

  原本沉浸在美景中的人,听到了这声琴音,便一一侧目,似好奇、似不满,一道道目光投向了甲板上的那位抚琴之人。

  “叮咚——”

  李牧鱼的眼中只有这副天地画卷,双手抚琴。

  人人都想长寿,人人都想踏遍这万水千山,为何?

  “叮叮叮叮——”

  双手始终未动,但琴弦轻颤,一遍又一遍,一曲又一曲,他双手并未弹琴,但琴却自发地弹奏。

  修炼十数载,每日胆战心惊,只求在这个世界求得一线生机,得以苟活。

  “叮叮叮叮——”

  琴声越来越急,越来越疾,他的手依然未动,他却弹了一遍又一遍,他在用心在弹,璇玑琴在用心奏。周围的人听着琴曲,也渐渐放下了心防,用心在听。

  琴声流转,如银瓶炸破,每一个音符如同这海,这霞,勾织出一副瑰丽绚丽的绝美画卷。

  苟活并不是活着,而只是为了生存,而他,却想要更好的活着!

  琴声乍停,余音缠绵,甲板上的众人见琴声停止,心中忽然生出一些恍惚,一些不舍。

  “啪啪啪啪——”

  一旁的段玉卖力的鼓着掌,而刚回过神的展红玉也是一脸陶醉的看着李牧鱼,自发地鼓起了掌。

  稀稀拉拉,再到久久不绝。

  所有人似乎是因为刚从深海中离开,心中的压抑,似乎因这琴声一同宣泄而出,也开始自发地为这弹奏之人鼓起了掌。

  “好!弹得真好!”

  “好景好曲,真是快哉,哈哈哈哈......”

  李牧鱼看着众人由衷的称赞,双手抱拳,向众人回礼。

  将近半年的相处,这一船来自天南海北的人,竟也渐渐熟稔起来。

  有缘千里来相会,今天我们都是有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