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鱼生艰难

  “瞧一瞧,看一看了。新鲜的黑鲤鱼,好吃又滋补,便宜卖了~”

  “你这鱼怎么卖的?”

  “死的一斤一百文,活的一斤一百五十文。”

  “啥?这么贵!你咋不去抢钱呢。”

  壮汉看有人来问价,便殷勤地解释了起来。

  “这鲤鱼可是我从林子里捕来的纯野生鱼,您看看这鱼鳞,这个头,可是比普通的鲤鱼大了许多哩!”

  上来问价的人,探前一看,盆子里的鲤鱼个个都是新鲜肥嫩,鳞片都又圆又大,当真属于鲤鱼中的极品。

  “咦?这条鱼......”

  只见旁边有一条单拎出来的鲤鱼,有着一鱼独自享用一盆的待遇。通体墨色,鱼肚雪白,当真是灵气逼人,玉雪可爱。

  “这条鱼,十两银子。”

  “什么?十两银子?”

  十两银子的鲤鱼?这人是想钱想疯了吧!

  只听这上前问价的人的失声高喊,原本嘈杂的菜市场忽然一静。

  一条鲤鱼居然出价十两,周围的群众不禁被勾起了一探究竟的欲望。

  “十两都是便宜的了,这条鱼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凡鱼,它是鲤鱼之王!”

  壮汉见摊位上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心底有些发虚。

  这鲤鱼鳞片虽是好看,灵气逼人,但是什么鲤鱼之王,都是壮汉他们一家子胡诌出来的。只是为了抬高这条鱼的价值,从而引起他人的注意,求卖个好价钱而已。但十两银子,壮汉私心里却认为价格定的有点儿高了。

  十两银子啊,都够他干十年了。

  “什么鱼王,我看你就是在吹牛皮。”

  周围人看着鱼贩说话完全没有谱,嘴上也跟着奚落了起来。

  鲤鱼之王?那都快成精了吧,哪里还轮得到他一个凡人在这儿卖。

  躲在木盆里吹泡泡的李牧鱼听到周围的声讨声有着愈演愈烈的趋势,感觉有些可悲。

  这招是壮汉一家子绞尽脑汁想出来的营销策略,虽有点儿胡扯,但是,不得不说,这初步的效果却是达到了。

  “让我瞧瞧那鲤鱼王。”

  壮汉闻言,朝着声音的主人看去。

  是赵员外。

  赵员外是这个镇子上为数不多的土地主,家中有一个独生子,正准备参加今年的童试。大家都知道,赵家公子已经连续考了两回,却是屡考屡败,使得望子成龙的赵员外颇为失意。

  “您瞧这鲤鱼,担不担得起鲤鱼之王的名号。”

  赵员外看着这条灵气逼人的鲤鱼,心中早已生出些心思。

  鲤鱼,象征着平凡。但天道公平,平凡的鲤鱼,却是众生之中,为数不多可以化龙的存在。

  鱼跃龙门,过而为龙。

  若是自家儿子吃了这“鲤鱼王”的肉,不知到能不能......

  “金鳞岂非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你说他是鲤鱼之王,那我要问你,吃了它肉的人,是否也会变为‘人中之王’呢?”

  人中之王?

  壮汉听到赵员外这大言不惭的话,吓了一大跳。他虽然只是一个升斗小民,但万万不敢说什么‘人中之王’这种要掉脑袋的话。

  吃个鱼就想当王,你咋不上天呢?

  壮汉心中虽腹诽着,但面上不敢露出分毫。只要真的卖出这条鱼,管他吃鱼人作甚?还想当王?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命享这个福了。

  “赵老爷说笑了,这鱼虽好,但成事在人,谋事在天。贵公子现在考取功名,若能拿这条鱼补一补,那也是极妙的。说不准,这次就因为这鱼,讨了个好彩头呢?”

  “哈哈,你说的好!十两银子不贵,赵某人就买下这个好彩头了!”

  三言两语就被再次决定了自己被吃掉的命运,李牧鱼恼怒了起来。

  说好了只当观赏鱼呢?怎么就不按常理出牌?

  “鱼贩,你这条鱼从盆子里跳出来了!”

  果不其然,一条墨色鲤鱼噗通一下就蹦了起来,打着水花,就从盆里跳了出来。

  “果真是鱼王,这般有精神,吾儿吃了它的肉,定能在科举上,摘得头筹!”

  壮汉一把按住地上的鲤鱼,鲤鱼虽扑腾地厉害,那力气终究拼不过成人。

  壮汉将鱼牢牢地锢在案板之上,手上感受到这鱼的力道,也是暗自吃惊。

  “赵老爷,这畜生不听话,要不我先给你敲晕,您好提回去。”

  “那就劳烦你了。”

  “不敢当,不敢当......”

  说着话的功夫,壮汉右手便已经操起一把雪亮的菜刀,刀背向下,高举头顶。

  刺目的阳光灼得李牧鱼鱼目刺痛,时间的齿轮似乎是生了锈一般,仿佛所有人都被施了魔法,一帧一帧,如同电影的慢镜头。生死一瞬,却又格外漫长。

  “且慢——”

  如佛音灌耳,又似晨钟清鸣。巨大的声响,直震得人耳膜生疼,仿佛炸开一般。

  壮汉浑身一抖,本应该落下的菜刀,竟生生的被震落在地。

  “啊!”

  菜刀落地,差点儿砍伤壮汉的脚。若不是他反应灵敏,怕是逃不过今日的血光之灾了。

  逃过一难,壮汉心中十分愤怒。抬头找那罪魁祸首,不曾想,竟是一位身披袈裟胡子花白的老和尚。

  “老和尚,你这嗓门也忒大了点儿,震得我耳朵生疼,菜刀都没拿稳,差点儿就伤到了我自己。”

  壮汉虽是愤懑难平,言辞却不敢过分激烈。这老和尚仅仅一开口,就能把自己震得七荤八素,怕是个有功夫在身的。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这条鱼老衲要了。”

  居然也是来买鱼的!出家人也吃鱼了?

  “大师,这条鱼是赵某先看中的,且不说这先来后到,就是你这个出家人买鱼回去,难不成是要开荤破戒?”

  “阿弥陀佛,施主,贫僧乃一出家之人,定不会做那破戒开荤之事。只是万物皆有好生之德,施主何不割爱,将这尾鲤鱼让与我,如何?”

  赵员外看着这突然出现的老和尚,觉得当真好不讲理。什么“万物皆有好生之德”,怎么不见他救助其他牲畜,偏偏和他争这条他先看中的鲤鱼。难不成,这鱼还是他佛门养的不成?

  “我若是偏不呢?”

  “那就开罪了。”

  说完,老和尚便从怀中掏出一锭金灿灿的元宝,送到壮汉的面前。

  “有道是,价高者得之,不知我这钱,够不够付的起这鱼的价格?”

  “够...够够...这简直…太够了!”

  贩鱼的壮汉,见这老和尚出手就是一锭金子,心神震得有些恍惚,明明的艳阳高照的晴天,他的身体竟然兴奋得有些哆嗦起来。

  “哼!”

  原本还想跟着竞价的赵员外,看到这和尚拿出这么大一锭元宝,震惊之余,更是愤怒。

  居然跟老子比有钱?这秃驴当真是胆大包天了!

  周围本来还在安心吃瓜的群众,也被这一幕给惊得有点儿三观炸裂。进而,心里也渐渐不是滋味。这卖鱼的命可真好,一个大元宝啊,我怎么就没这么好命呢?

  “诶?大家快瞧!这条鱼居然在哭!还在眨眼睛呢!”

  什么?

  原本还被嫉妒蒙蔽了双眼的众人,目光不约而同地聚焦在案板上的那条鲤鱼身上。

  墨色的鳞片晶莹剔透,鱼身被大汉死死地制住,尾巴还在不断地拍打。泪眼汪汪,一行清泪竟然从鱼目之中不断流出,本该无法闭眼的鲤鱼,此时,却一反常识,不断地朝着众人眨着眼睛。

  “我滴妈呀!这鱼成精了!”

  壮汉一惊,整个人竟然直接往后跃了出去。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万物有灵,鲤鱼有泪。这么一个灵物,居然落得这般下场。当真是可悲!可叹!也罢,今日,你遇到老衲,就是缘分,今日此劫,就由老衲来渡你一程吧!”

  善哉,善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