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神灵

  冷眼旁观,所有人都在冷眼旁观。

  他们或许会怜悯,或许会不耐,但此时,他们都选择了冷眼旁观。

  “唉,作孽啊,作孽。”

  若非船上有着规定,明令禁止动手,否则,有些人也不介意送这半妖少年一程,助他解脱。

  “苟延残喘还不如自行了断,真是晦气。”

  众人,或摇头,或叹息,凄厉地的惨叫声没有阻止他们的步伐,反而推着他们,走得越来越远。

  “走吧,对于他们来说,死也许是一个解脱。”

  展红玉不愿在此多呆,便想拉着李牧鱼离开甲板。

  “他还有救吗?”

  “你想救他?”

  李牧鱼的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那对半妖兄妹,半人半妖,非人非妖,也许从某种层面上来讲,也许他也算是半妖。

  明明是人的灵魂,但却在阴差阳错之下,他却变为一只血统纯正,货真价实的纯妖。人类世界无法容纳他,妖的特性让他也有诸多不适,总之,李牧鱼现在并不想袖手旁观。

  展红玉见李牧鱼也没有明确的回应她,但她知道,他心软了。

  心软的妖,往往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但是李牧鱼却开口了,若他真的救了他们,之后那二两只半妖身上的因果,很可能会承到他的身上。

  “我劝你不要多事,他们的命自有缘法,若你插手,那你与他们便会有了牵扯,而且,死对于半妖来说,或许是他们最好的一种结果。”

  “今日,如果我真的眼睁睁地看着那少年死去,从此之后,此事会成为我的心魔,我李牧鱼虽非滥好人,但若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便愿意去做。”

  展红玉不解地看着李牧鱼,但她没有再加以劝阻。

  “半妖妖气发作,陷入梦靥,多半会神魂俱裂而死,而能救他们的唯一办法只有一个,那便是要由一个神灵,心甘情愿的将仙格之中的仙气渡到他们体内,再以神通封住他们的神魂,脱离梦靥,直到将他们体内的妖气压制住为止。”

  展红玉对于李牧鱼施手搭救这个半妖并不抱有期望,且不说能不能找到一个神灵心甘情愿地帮助他们,就算真到了灵州,寻到这么一个善神,那至少也得在一年之后,到了那时,这半妖少年的尸体估计早就凉透了。

  “红玉......”

  展红玉知道,他终究还是会是放弃的。

  “麻烦你替我护法。”

  说完,李牧鱼便大步先前,朝着那两只半妖走去。

  展红玉有些气恼,这人怎么这般顽固?难道他不知道,仅凭他一己之力,根本就救不了他们吗?

  不自量力!

  呼——

  平静的海面暗藏汹涌,海风吹来,却不似方才那般轻柔,反倒夹杂着一丝寒意。

  “前......前辈......”

  半妖少女见李牧鱼走来,有些无措,只是紧紧地抱住怀中的少年,警惕地防范着周围的一切。

  “你让开。”

  “前......前辈,我们并无意打扰您清修.......请您高抬贵手,饶了我们吧。”

  半妖少年的气息越来越微弱,连带着声音也愈发的虚了些,但即使如此,半妖少女依然死死地护着这将死之人,语气中的绝望与恳求,却越发显得他们的卑微与渺小。

  “我是来救他的。”

  听到这话,半妖少女原本灰暗的眼神突然生出光亮,双目紧紧地看着李牧鱼,嘴唇不住的抖动,强忍哭腔,却无法忍住身体的颤抖。

  “前辈......你是说......你可以救我哥哥吗?”

  “你将他放平,不要让他乱动。”

  “是......是,多谢前辈!多谢前辈!”

  半妖少女按照李牧鱼的命令,飞快地将半妖少年放平在甲板上,紧紧地握住少年冰凉的双手,但身体却不自觉地颤抖着。

  展红玉见李牧鱼当真摆好架势,便依着他,走到他的身边,双手结印,在甲板之上划出一道结界。

  朝着展红玉点了点头,李牧鱼便放开自己的神识,探入到半妖少年的身体之中。随着李牧鱼不断地深入检查,他的眉头皱皱的也越来越紧。

  情况很糟糕,体内气血枯竭,神魂萎靡,妖气更是不断地横冲乱撞,混乱不堪。

  “他的状况很糟糕,妖气的侵蚀已经深入骨髓,开始蚕食他的神魂,如果贸然的为他疏导妖气,恐怕只会适得其反,伤上加伤,被其反噬。”

  “前辈,你要救救我哥哥......”

  “你先不要着急,你先告诉我,他这个症状已经多久了?”

  “这个症状自打我和哥哥出生之后便时常会犯,起初只是会被噩梦折磨得难以入睡,但越长大,这个毛病就越重,到后来犯病的时候,便会剧痛难忍。可是......”

  “可是什么?”

  半妖少女有些复杂地看了李牧鱼一眼,小心翼翼地说道:“这段时间,我们已经能够掌握住妖气反噬的规律,但今晚,我们本来想出来透透气,可是刚到这里,就听到甲板上的琴声……周围一切都变成了海水,哥哥体内的妖气也不受控制起来……”

  睫毛低垂,少女的语气中透着过分早熟的谨慎。

  原来是因为我而起的吗?

  李牧鱼皱紧眉头,不断思考着对策。

  “琴声入幻,如果他真的因为我的琴声而遭到反噬,那是否说明,我的琴声可以影响他体内的妖气?或许准确地来讲,是幻术扰乱了他的神魂,从而使妖气有机可乘,冲去他的脑中,令他陷入梦靥之中。”

  心中有了一些猜测,既然没有其他方法,那只有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你们俩叫什么名字?”

  听到李牧鱼的话,半妖少女不由得一愣。

  “前辈,我叫阿蛮,哥哥叫小宝。”

  “阿蛮,你现在试着你去叫你哥哥,一直叫到他有了反应为止。”

  “是,前辈。”

  此时,半妖少女阿蛮早就乱了神,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只有听从李牧鱼的安排,犹如溺水之人抓住一根稻草,将所有的希望对投注在之上。

  “小宝哥哥,你醒醒,我是阿蛮啊……有一位前辈告诉我,他可以帮我们治病了,小宝哥哥,你听到了吗……如果你听到了,你就给我一个反应……小宝哥哥……”

  半妖阿蛮靠在小宝的耳边,不断大说着重复的话,一遍又一遍,带着颤抖的尾音,惹人心碎。

  “小宝哥哥,你醒醒,不能睡过去,你说好了,要陪着阿蛮一起长大,我们还拉了勾的,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

  就在李牧鱼已经开始不抱希望,准备放弃的时候,一滴泪水自阿宝的眼角滑落。

  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