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法体变化

  佘山雨季漫长,但大多数的时候,都只是极短的阵雨而已。

  可是,不知为何,在这五日不间断的电闪雷鸣之后,佘山上空开始下起了一场耗时极久的瓢泼大雨。

  “哗啦啦——哗啦啦——”

  豆大的雨点儿,不断地打在佘山的林木之间,枯叶零落,碾作沙尘。而在这磅礴的大雨之下,青白二蛇也终于恢复了原本的人身模样,双臂纠缠,青蛇的酥胸紧紧地贴在白蛇玲珑的曲线之上。

  “姐姐,你说那渡劫的高人,已经离开了吗?”

  眸光潋滟,语气低喃,看着洞外不间断的瓢泼大雨,青蛇的心,始终有些惴惴难安。

  “雷劫已经过去数日,若是那高人当真有针对佘山之意,怕是早就已经动手了,也不会留到今日。”

  揉了揉小青的头,白素贞的神情到是显得极为平静。她们姐妹二人虽然相守了数百年,但不比青蛇的稚嫩,曾在修真界游历过一段时间的白蛇,在叵测的人心猜测之上,却是要比青蛇老练的多。

  “恩……可是姐姐,雨季早已经过去,可这大雨,却始终下个不停,莫不是有什么不详的征兆吧……”

  “乱说什么呢,难不成,那套末日将至的荒谬言论,连你都被诓骗了不成?”

  轻轻握住了小青过分冰凉的小手,眼中含笑,也不再给小青胡思乱想的机会,眸光微闪,顷刻之间,在白素贞的迷魂咒之下,有些忧思的小青,便再一次陷入到了沉沉的睡梦之中。

  “还是多休息一会儿吧……”

  ……

  佘山,云海,雾洞。

  在灰暗蒙蒙的大雨之中,有一抹极淡的蓝色微光,在静止的乌云中暗自绽放。

  而离近看去,却发现,是一条三米长,鱼尾似扇,鱼鳍修长,通体灰白的寒鲤躯壳。可在此时,这条体态庞大的寒鲤,却是死气沉沉地悬浮在雾洞之中,没有丝毫的动静。

  然而,在这看似死寂的躯壳之下,却暗藏生机。在灰白色的黯淡躯体之中,宝蓝色的微光,不断地在鳞片中流动,恍若流水,却又细不可闻。

  “滴答——滴答——”

  云间的雨,依然在下。

  可在黑压压的乌云最顶端,却漂浮着一朵极为华贵的紫色雨云。而从紫云中滴落的雨水,却是通体乳白,仿佛那溶洞脊髓,一滴不落地滴在了下方寒鲤躯壳之上。紧接着,那雨水又迅速地没入到了躯壳之中,修复着暗藏的生机。

  造化髓,乃是妖修在横渡天劫之后,由天道所赐予的造化之物。

  凡是能扛过天劫的妖修,大多数的生机,在那雷劫之中,也所存无几。而这造化髓,便是天道赐予给那些气息尚存的妖修,为其修补生机之物。

  而李牧鱼,此时便在利用这造化髓的功效,来弥补自身在渡劫时所耗费的亏空。

  “滴答——滴答——”

  随着时间的缓缓流逝,造化髓的存量也变得越来越少,终于,在紫色雨云彻底散开的时候,裹挟在李牧鱼身上的那层灰白色旧壳,开始有了裂开的趋势。

  “咔嚓——”

  随着一声脆响,密集的裂纹便自鱼尾处生成,到最后,由下至上,一个被水道异象所围绕的修长身躯,自那个已经破碎了的残蜕之中,跳了出来。

  “轰隆隆——”

  雷电争鸣,水道变幻,但仅是一瞬,原本还乌云密布的天空,迅速转晴,连同那倾盆的大雨,也在转息之间,没了踪影。

  佘山的雨,终于停了。

  久违的阳光,自云缝之间洒落。而藏匿在林木深处的佘山生灵,也陆续地探出头来,欣赏着佘山雨后的风景。

  “果然,谁都不可能一口吃成一个大胖子。”

  蜕下来的旧壳,在李牧鱼的施法之下,已经化为了碎末消散于云海之间。而此时,李牧鱼依旧没有化为人形,而是凝神静气,观察着他此次吞噬“龙鳞”之后的身体变化。

  鱼身、鱼鳞、鱼尾、鱼鳍。

  既没有突生龙角,也没有长出长长的龙尾。若是光从外形上来看,李牧鱼与之前的寒鲤模样,似乎并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

  水雾涌动,神轮倒转,在澎湃的水德异象之后,鱼身变幻,一条蔚蓝色闪着晶光的狭长尾巴,赫然从那异象之后,慢慢地抽了出来。

  “啪嗒——”

  水桶般粗细的尾巴,不断地抽打着周遭的云雾。空气破响,风声阵阵,只见,一个人首、人身,却长着一条蓝色龙尾的瑰丽生物,自那皑皑白雾之中,缓缓地透了出来。

  “这就是血脉在进化之后的新法体么……”

  水镜凝聚,李牧鱼看着镜中自己的模样,心中不禁生出许多的感慨。

  他的脸,依旧还是原来的模样,只是长在眉心处的那一颗水蓝色冰晶却消失不见,反而是一道白色竖痕,代替了太阴冰晶原来的位置。

  两耳也不再是尖尖的鱼鳍模样,就连双眼旁边的冰色鱼鳞,也尽数消失。胸膛赤裸,皮肤光洁,就连肚脐三寸旁的彼岸花纹身,也隐了下去。

  可以说,在二次进化之后,李牧鱼法体的上半身,已经完全恢复成了人形模样,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妖化特征。

  可是,又有一处极大的不同就是……

  李牧鱼看着水镜中的自己,右手不由得向头顶处摸去。

  触感坚硬,通体如墨,其形状,更是如同两棵精致而又小巧的珊瑚,与李牧鱼在之前入梦时所看到的那两顶角,几乎是一模一样。

  “居然真的是龙角……”

  啪嗒——

  心中忽然升起一抹激动,连同身下那条足有五米长的龙尾,也随着李牧鱼激动的心情,开始不断地在云海中抽打了起来。

  “龙角、龙尾……没想到只是融合了那一小枚龙鳞,对于法体的改变,竟有如此大的影响。”

  轰隆隆——

  晴空生雷,很突兀的,在李牧鱼还在认真观察自己法体的时候,佘山的上空,竟再一次滚起了雷声。

  “这是怎么回事?”

  啪嗒——

  龙尾再一次不受控制的甩了起来,而随着龙尾甩动的幅度越来越大,那空中的闷雷之声,也越发的震耳。

  “这雷声的出现……是因为这条龙尾的缘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