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血脉进化(终)

  “啊——”

  一声惨叫,电流经身的强烈的疼痛感,令李牧鱼几乎都要疼得晕厥了过去。但紧接着,自空中落下的第二道雷光,却让李牧鱼压根连叫出来的机会都没有。

  “混天绫,去!”

  就在李牧鱼几乎已经疼痛难忍的时候,趁着第三道劫雷还未落下,口中迅速念起法诀。

  “嗖——”

  法诀即出,一道七尺红绫便迎风而涨,直接将李牧鱼的寒鲤鱼身包裹成了一个蛋壳的形状。

  “劈里啪啦——”

  第三道劫雷如期而至,可这一次,大半的威力却是都被混天绫给吸收殆尽,最后落在李牧鱼身上的,便只有零星的火花而已。

  “不愧是传说中足有困龙之能的先天灵宝,即便是这化龙雷劫,混天绫也可以如此轻易地抵抗。”

  轰隆隆——

  就在李牧鱼稍稍喘了一口气的时候,劫雷再至,可这一次击打在李牧鱼身上的,却又有一种滚石撞击在身的凝钝之感。

  “嘶——好疼。”

  倒吸一口凉气,但毕竟没有了雷电的灼烧感觉,这种程度的疼痛,倒也在李牧鱼的经受范围之内。

  就在昨日,在李牧鱼以逝水法则将龙鳞之内的蛇血杂质全部剔除之后,李牧鱼可以大体地感知到劫雷日期的接近。

  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李牧鱼刚要着手准备御雷事项的时候,那铺天盖地的劫云在顷刻之间就铺满了整个佘山之顶,完全就没有给李牧鱼任何喘息的机会。

  “轰隆——轰隆——轰隆——”

  不间断的雷声,以及没有休止的紫色电光,使得方圆数千米之内的一切生灵,皆是蜷缩于洞中而不敢靠近。甚至是佘山内的妖族,在面对着这浩瀚雷光之时,也不敢轻易妄动。

  “姐姐,那个前辈,还是没有渡完劫吗?”

  洞天之内,一条足有水桶粗细的青色巨蟒,正蜷缩在一旁体型比青蛇还要大上一圈的白蛇身边。气息萎靡,连同神识传音的声音,都带着一股虚弱的味道。

  “看这渡劫的声势,必然不是我等可敌之人。且我观那劫雷之势,似乎是结婴之劫……”

  “结婴?姐姐,你的意思是,那人很可能是元婴期修士?”

  声音中有些瑟缩,若真的是元婴期高人,那么,佘山之中根本不可能有人可以招架得住。

  “我也不知道,但愿那人渡劫之后,可以尽早离开佘山吧。”

  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但只要有一丝的可能,对于这种危险人物,白素贞是绝对不会去主动招惹的。

  说来无奈,佘山老母坐守佘山多年,但始终没有再出现第二人,其修为是突破到元婴期的。

  即便佘山蛇族数目庞大,但绝大多数,却都是化形失败的血脉平庸之辈。即便是佘山老母的嫡亲族群,也因为巴蛇血脉的天生桎梏,顶天到了结丹期就会出现后继无力的情况。

  所以,此时若是有一个元婴期的仇家找上山门,那么,就算是整个佘山蛇族全扑上去与那人拼命,也抵不过人家元婴期修士一回合的攻伐。

  “轰隆隆——”

  雷声再响,惊得佘山群妖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冷颤,皮毛皆立,抖似筛糠。

  “第二十一道……”

  劫雷之下,处于混天绫保护之中的李牧鱼,正一脸麻木地数着劫雷的数目。虽有混天绫抵挡大半,但李牧鱼身上的鳞片,依旧被劫雷的力道劈得裂开。原本的油光水滑,如今早已惨淡无光。

  劈里啪啦——

  “第二十二道……”

  脑中的意识已经有些混沌,耳边的巨响,也使得李牧鱼双眼有些发蒙。可是,在这种种劣势之下,李牧鱼却是惊奇的发现,在这数道“化龙劫雷”的劈砍之下,混天绫身上的光泽,却是越发的鲜艳欲滴。

  就连李牧鱼都没能炼化完全的三昧真火,在这劫雷的攻伐之下,竟烧得越来越旺。

  “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劈里啪啦——

  滚滚的雷电,再一次于混天绫之上炸开,而下方的李牧鱼,不知为何,只觉得脑中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身体也越发的沉重。到最后,一种恍惚来自本能的意识,在李牧鱼昏睡的那一刻,迅速地占据于李牧鱼的妖身之中。

  “哗啦——哗啦——”

  也许只是一日,又或许是过了一月,在一种无处不在的混沌之中,李牧鱼却在耳畔听到了久违的水浪之声。

  “是弱水河吗?”

  吼——

  就在李牧鱼准备继续昏睡下去的时候,突然,一声震破寰宇的龙吟巨响,在这愈来愈清晰的水浪声中,炸了开来。

  “这个声音……”

  吼——

  沉沉的双目,豁然睁开。强光刺眼,碧海斑斓,只见,在九天之上,一个头生鹿角,尾末有鳍,似虎似狮,长爪摄天的瑰丽物种,正于云海水雾之中,畅快遨游。

  “居然是龙!”

  吼——

  龙吟在响,眼前原本一派和谐的水天之景,竟在瞬间,随着那响彻苍穹的龙吟声,动荡开来。

  山岳破碎,巨海咆哮,这世间的一切,竟在顷刻之间归于呼啸的海浪之中。紧接着,海水升天,那一望无际的碧蓝大海,在漫天的雷电风雨之中,直接化为无数道粗细不一的溪河湖水,犹如星辰的光芒,悉数围绕在那九天巨龙周身。

  “水……为何全都是……水……”

  风吼、云聚、雷落、雨至。

  在狂风暴雨之后,紧接着,又是自然水道变幻:水凝成雾,雾照生霞,风寒雪彻,冰封万物。

  恍若在瞬息之间,水道与时令四季的流转,犹如一幅幅泼墨的写生画卷,凝为笔触,一刀刀地刻画在了李牧鱼的识海之中。

  “啵——”

  犹如水泡破裂,仅是瞬间,李牧鱼便从那似真似幻的瑰丽画卷之中,清醒了过来。而在同时,那劫云之中仿佛无止尽的雷光,也渐渐的停歇了下来。

  “只用了五天的时间吗?”

  轰隆隆——

  就在李牧鱼刚想喘口气的时候,忽然,雷声再起。

  但这一次的雷声,却并非是那缠人的劫雷。而是,一场倾盆大雨即将“临盆”的讯息。

  佘山,要下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