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血脉进化(十一)

  语气黏糯,吐气如兰,感觉到脖颈后的淡淡的气息,白衣女子原本有些责怪的心,也软了一半。

  佘山老母,乃是一条修炼了三千年的半步化神的旷世蛇妖,而洞天福地中的两个女子,则是佘山老母在五百年前,亲自招收的两个弟子。

  身穿白色襦裙的,姓白,名唤素贞。

  而身着青纱的,名讳中只有一个“青”字。

  百年时光,朝朝暮暮,除了佘山老母平日里亲自传导功法之外,唯有青白二蛇,朝夕相伴。

  且不论二人的感情如何,单凭昔日白蛇亲自将青蛇从捕蛇人手中救出,这份弥天恩情,就足以令青蛇以性命相报之。

  而且,比起佘山老母的嫡亲后代,青白二蛇的修炼天赋可谓极高。而两人也正因这份卓越的修炼天赋,受到了佘山老母的倾力培养。

  可是,正因为这份刺目的卓越,以及佘山老母明显的偏心,令青白二蛇在佘山老母的一众血脉子嗣中受到极大的排挤。但也因着这个缘故,两人的关系,也比起旁人,越发的亲密无间起来。

  然而,佘山之内的局势,却在一百年前,被悄然打破。

  一个仅用五十年便凝体化形的蛇妖,再一次引起了整个佘山的动荡。

  而在其中,最为引人侧目的就是,这个新生的蛇妖,竟在化形之时,做到了传说中的“完美化形”。

  不但拥有着人修的修炼速度,更是兼具着妖族的冗长寿命。而且,此妖的血脉,竟也与佘山老母相同,也是最为低等巴蛇血脉。

  种种的相似之处,以及那令人无法辩驳的修炼天赋,顺理成章的,这个被赐名为“云姬”的蛇妖,也成为了佘山老母身边的一个红人。

  而这种一飞冲天的崛起之势,当然,也同样受到了其他嫡亲蛇族的强烈排斥,在此之中,当然也包括了一向心高气傲的青蛇小青。

  “姐姐,你说那个贱货到底跑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老母才刚一陨落,那贱货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根本找不到踪影。”

  小青不断地揉搓着白素贞额鬓间的碎发,状似天真般地靠在香肩之上,只是,口中煞气凛然的语气,却与青蛇那副柔弱少女般的长相极为不符。

  “她到底也是我们的师妹,在旁人面前,你可莫要这般口无遮拦。”

  “呸!什么师妹!就是一个只知道献宝的杂碎罢了,姐姐,你可莫要拿她与我们相比。”

  “青儿……”

  轰隆——

  还未等白素贞的话说完,突然,晴天霹雳。一道声势极大的惊天云雷,在被秋意所笼罩的佘山上空,呼啸传来。

  “是什么声音?”

  听到雷声乍起,比较机敏的小青,直接双腿化蛇,摩擦着青翠欲滴的鳞片,呲溜一声地就窜到了洞口。

  轰隆隆——

  雷破云霄,比起方才还要响上十倍的雷声,赫然间,在佘山上空炸了开来。

  “啊——姐姐救我——”

  “青儿!”

  白影惊鸿,就在紫色电光即将要把青蛇吞没的那一刻,白素贞迅速地将小青拉回到洞天之中。双手结印,在泼天的威压之下,一道隔音结界,在洞口处快速凝成。

  “姐姐……”

  “嘘,青儿莫怕,只是寻常雨雷罢了,过一会儿便会散去。”

  “恩……”

  精神有些恍惚,在得到白素贞的安抚之后,小青竟直接现出青蛇原形,有些颤抖地在白素贞的怀抱之中,沉沉昏睡。

  而见小青如此惊惧,白素贞的心,更是揪着般地疼。只是,因为她的道行到底要比小青高出一截,所以这突如其来的九天巨雷,尚且在她的承受范围之中。

  “莫非,是有人在此渡劫不成?”

  眉头深锁,看着佘山上空中滚动的紫色雷光,一种深深的不安之感,犹如潮水一般,将白素贞的心,迅速围剿起来。

  至阳至刚的雷,天生就是所有阴邪妖族所最为惧怕的东西。而蛇族作为主修至阴功法的族群,这仿佛要响彻寰宇的夸张巨雷,更是令他们惊悸胆裂。且不说凝体期巅峰的小青,就连结丹中期的白素贞,也是不敢轻易地在雷雨天气中出门。

  “劈里啪啦——”

  ……

  佘山之巅,云海雾洞。

  作为这场盛大雷电的始作俑者,此刻,李牧鱼正遭受着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机。

  与寻常布雨时的引雷之术不同,这一次,李牧鱼所经受的,乃是佘山老母之前化龙塑体时遭受的九天雷劫。

  当然,此次雷劫的声势,比起佘山老母所遭受的,连个前戏都不如。更何况此次雷劫的威力,只有真正雷劫的千万分之一罢了。

  但李牧鱼所要遭受雷劫,乃是正统的“化龙雷劫”,而非佘山老母后期所强行转化的“龙蛇雷劫”。

  二者的质量,与性质,无论是威力,还是结果,都是截然不同的。

  佘山老母当初经受的若是正统的“化龙雷劫”,那么,其威力,早就会将佘山老母烧成飞灰,根本容不得其巴蛇化龙。

  因此,在斟酌后果之后,佘山老母才会毅然决然地放弃化龙的诱惑,而是选择另谋他路,将自身血脉提升为龙蛇之脉。也正是因为这个缘由,佘山老母在后期所承受的雷劫威力,比起真正的“化龙雷劫”要小得多。

  可是,李牧鱼此时所面对的,却是真真正正的“化龙雷劫”。即便其威力已经缩小至千万分之一,但二者的区别,依然是云泥之分。

  “轰隆隆——”

  电蛇袭过,在极致的威压之下,李牧鱼早已经不堪重负,重新化为了寒鲤原形。

  不间断的高强度炼化,终于,那枚“龙鳞”成功地被李牧鱼炼至到只有米粒一般大小。而此刻,李牧鱼则将那枚“龙鳞”一口吞入到了腹中,并任由那漫天雷光落在了李牧鱼的身上。

  人体脆弱,妖躯强悍,人身的修炼速度虽快,但在雷电之下,妖躯的抗打击层度明显要比脆弱的人体要强得多。

  但是,李牧鱼的寒鲤血脉着实寒掺了点儿,就算是现了原形,他那几片可怜的鳞片也扛不住这昊天神雷。

  轰隆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