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血脉进化(十)

  “三十年!”

  弱水河伯居然要离开弱水域,整整三十年!?

  当孟七将幻魔蝶所传递的讯息再次确认无误之后,她那颗苦苦等待的心,不由得开始慌了起来。

  “若是神君这三十年都在他处游历,那半妖城中若是出了什么差池,我该如何向神君交代……”

  啪嗒——

  待传递完消息之后,幻魔蝶并未向往常那般飞回培蝶室,而是重新忽闪着翅膀,穿过迷雾,离开了弱水域的范围之内。

  虽说孟七担心半妖城出现差池,但经过数十年的改造,如今的半妖城,早已经今非昔比。

  甚至是半妖城中那些原本孱弱的半妖,在李牧鱼认真地普及了修炼之法后,也开始有了一定的自保之力。即便没有了幻魔蝶的帮助,那些半妖也早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些“可怜虫”。

  只是,李牧鱼这一次的唐突离开,那么,可以压制住半妖体内妖气的神赐术,是无法再继续施展了。这对于那些出生于这三十年内的小半妖,很有可能会因无法压制住体内的妖气,而幼年陨落。

  所以,李牧鱼这一次传达给孟七的消息,除了三十年内无法再回到弱水域之外,便是嘱咐孟七,令她早日率领半妖城内的所有半妖,建立好李牧鱼之前所构思的好的传声阵法——通讯阵。

  而在他建立完这个阵法之后,他就可以轻易地做到在数千里之外,传讯留音。同时,也能借着阵法,隔空施展神赐之术。即便效果不如当面施展,但至少可以稳定住新生半妖体内的妖气。

  “罢了,既然这一次神君能够信任我,那么,我便绝对不能失信于神君。”

  收回了心中杂乱的思绪,对于李牧鱼所传之事,她也没有擅自传达给半妖城的老城主——金鳞。反而紧锁迷雾结界,并将彼岸花香尽数收拢,不留一丝弥散在外。

  这一次,李牧鱼既然将弱水域全盘交给了孟七,那么,在李牧鱼没有回来的这段日子里,孟七也不再打算以彼岸花香吸引灵州阴魂?而是选择暂时牺牲自己的神职与功德,来守护弱水域的安全。

  “呼——”

  河风轻盈,沿着蔚蓝色的河畔,轻轻地卷过了孟七的黑裙。只是,花香浓郁,随风流转,所有的氤氲甜香,却都挡在了弱水域外的那层薄薄雾气之中。

  ……

  九重天,擎天门。

  万丈高空之中,一条笔直狭长的云水长堤穿插在云雾中央。接着天,连着地,似真似幻,仿佛朝上迈下一步,便有可能坠落这万丈深渊。

  只是,水汽虽有缭绕,但是,双脚踏在上面,却全然没有软绵之感,反而如履平地,坚硬非常。

  “尔等何人,胆敢擅闯天庭重地——”

  在静谧的云雾之中,忽然,一阵波涛般汹涌的巨响,赫然在擎天门上炸开。紧接着,剑影飞窜,两道极为模糊的淡影,在那声粗暴的质问声中,渐渐地透了出来。

  “蜀山秦雅,特来拜会,望守门神君,可以通报一声。”

  “你说你是蜀山的人?”

  声音震天,在听到藏剑真君自报名号之后,突然,一个十米高,身披战甲,头戴赤红恶鬼面具,手握一板巨斧的凶恶巨人,竟直接从擎天门的壁画中跨了出来。

  刹那间,阴影笼罩,犹如山岳,那守门巨人每说一句话,蜀山二人便犹如置身于九天煞风之中,衣袍猎猎作响。

  “山门正是蜀山,还望神君能朝内禀报一声……”

  藏剑真君的话还未说完,巨灵门神就极为粗暴地再次打断了接下来的话。眼中不屑,威压骤开,可仅是一瞬之间,迸发于巨灵门神身上的妖丹期威压,便直接被眼前那个藏身于“白雾”之中的小小蝼蚁,给轻易扑灭。

  “居然是元婴期人修……”

  目光中不屑被讶异所取代,但紧接着,便转化为了深深的忌惮。

  巨灵门神,乃是自天庭乾坤门中所诞生的守门之灵,其神位,也同李牧鱼一般,是个货真价实的天生神灵。

  只是,巨灵门神与其他天生神灵却是有着极大区别,不像是李牧鱼那般后天建立神域,搜集信众。巨灵门神自诞生下来,便自带一个神域——便是其所依附的擎天门。

  合则生,分则死。

  这是巨灵门神的桎梏,也是他身为神灵最大的依仗。

  不像其他天生神灵,可以随意的离开自己所在的神域,巨灵门神,永远只能守在擎天门之前。

  但是,又有一点不同的是:比起神域对其他天生神灵的有限增幅,擎天门对于巨灵门神的助益,可谓是极大。就如目前来说,修为仅是结丹期的巨灵门神,可一旦得到擎天门的助益,那么,巨灵门神无论是其战斗力,还是其防御力,皆可飙升到元婴期的战力。

  即便是身量比起藏剑真君来说,稍显笨拙,但是,论起巨灵门神的防御能力,绝对不是藏剑真君这种专修守剑一道的剑修能够轻易打破的。

  更何况,在巨灵门神的身后,不仅还有擎天门,更是有着诸天妖神,漫天神官。

  “你们区区两个人修,本神凭什么要为你们禀报?难不成,随便来个什么阿猫阿狗,本神都要和帝后娘娘禀报不成?”

  “真君,此人简直欺人太甚……”

  藏剑真君伸手一抬,直接制止了戮剑真人接下来的话。在此刻,任谁都可以听出,巨灵门神语气中的不屑与嚣张,甚至,已经带有逐人之意。

  剑雾滚动,刀影凛冽。

  此时,置身于剑雾之中的藏剑真君,其脸色,可以说是冷若冰霜。即便制止了一旁的戮剑真人,但藏剑真君周遭的压迫感,却愈发的凝重起来。

  人与妖,天生就有极深的矛盾。就算蜀山在云州的实力再雄厚,但是到了妖族的地盘,他们二人也不得不忍气吞声。

  虽说,巨灵门神的修为不及藏剑真君,但是他的真实战斗力,却比起藏剑真人来讲,也低不了多少。

  更何况,一旦撕破脸皮,他们二人在天庭,定然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