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血脉进化(九)

  “哗啦——”

  海上的风雨来时很疾,可去的,也仅是恍然之间。

  潮涨潮落,在朝阳初升的那一刻,雪白的浪花便漫过孤岛沙滩,只是,在浪花更近一步的时候,所有的泡沫,尽数被遮挡在礁石后的那一层如水波般透明的结界之外。

  “嗖——”

  就在海上的日头越来越亮的时候,一道亮白色的剑光携浪而至,裹着灿金色的朝阳,显得极为生机勃勃。

  只是,裹挟在金色朝阳中的踏剑之人,脸色却不似雨后海面那般的平静,反而阴沉得都要滴出水来。

  “还是没有找到么?”

  在戮剑真人刚落地时,一声缥缈的声音便自孤岛深处传来。凝神望去,剑影婆娑,一个仿佛是笼罩在剑雾之中的虚影,正悬浮于岛树之间,汲取东方紫气。

  “回禀真君,弟子已经寻遍了外海各个角落,始终没有找到那个孽畜的踪迹。”

  语气有些僵硬,但戮剑真人面对藏剑真君说话的态度,依旧是极为恭敬。只是那份被心魔所折煞的灰暗之气,始终影影绰绰的笼罩在戮剑真人的眉间,随着时间逝去,愈发往劫气方向转变。

  “看来,是不能再拖了。”

  藏剑真君暗暗为戮剑真人占了一卦,但其结果,却并未点破。只是心中也有些着急,毕竟,戮剑真人并非是一个普通的蜀山弟子,而是一个在杀剑一道上百年难遇的顶尖人才。

  为了杀剑一道的发展,也为蜀山弟子的周全,藏剑真君也不得不出山,来亲自料理面前弟子的劫难了。

  “那条蛟龙只是一个结丹期的妖修罢了,而且还被打伤,若凭他自己,是绝对无法逃出这片外海。”

  恩?

  听到藏剑真君的话,戮剑真人的眉头豁然一皱,仿佛一下子,就想到了其中的关键。

  “真君的意思是……那个孽畜,是被他人所救?”

  “你与他斗法时,可曾见他用过什么道门法器没有?”

  没有急着回答戮剑真人的疑惑,藏剑真君反而思索了一会儿,又问出了一个新的问题。

  异宝?

  眉头再次皱起,旋即,戮剑真人只是笃定地摇了摇头:

  “灵州妖族本不善于炼器,尤其是蛟王域那些以肉身为傲的妖族,更是不屑于使用我们道修的法器。所以,在弟子与那孽畜斗法时,并未见过他使用什么道门法器……真君,您难道是认为,那个孽畜是凭借符宝遁离此处的吗?”

  “本尊确实有这方面的猜测,但细细想来,可能性并不太大。”

  “那么……真君,那孽畜若不是凭自己的本事逃走的,那定然是有旁人插手!且弟子与那孽畜斗法时,也没有避着旁人,说不定,蛟王域那老儿就借着空隙,将人救走了!”

  再次摇了摇头,看着面含煞气的戮剑真人,藏剑真君的脸色愈发的凝重。他也没有再绕弯的心思,而是直接开门见山地点出了蛟王域与天庭之间的关系。

  “真君,您的意思是……是天庭……”

  “天庭一向护短,而且,距蜀山暗部调查,那夺走琅琊碎片的小蛟龙,同时也是天庭的一个水官。”

  居然是天庭……

  听到藏剑真君的分析,戮剑真人的面色陡然一颓。

  若是蛟王域插手,单凭着他与元婴期的藏剑真君,定然不惧。可是,若是天庭那帮爱护短的神灵插手,那么,想要从他们手中要人,其难度,可谓是蜀道之难。

  比起戮剑真人变幻莫测的脸色,藏剑真君的脸色,却要淡定得多。

  “天庭中人一向不喜闲事,尤其是天庭的掌权者,更是如此。且蜀山与天庭在近千年之中,也并无太大摩擦。若仅是要回琅琊碎片,而不伤旁人,并非没有可能。”

  “是。”

  藏剑真君的话,虽是实言,但戮剑真人心中的怨气,却始终没有消褪。

  戮剑真人之所以对那条蛟龙如此的穷追不舍,一方面是想要夺回琅琊碎片,归还蜀山;而另一方面的原因,却是想通过大皇子的口,了解云姬的去向。

  当年,他夜探佘山,但还未跨越结界雷池,就差点儿被佘山老母抓住,险些致死,根本无法探查那妖女的踪迹。

  而又在前几个月,如果不是赶在佘山老母化龙虚弱之迹,他通知蜀山藏剑真君悄然至此,并以雷霆之势,打伤了佘山老母。若不然,也不会再出现之后的那些事情。

  只是,佘山老母突然的陨落,却打乱了戮剑真人所有的计划。

  佘山不但成为了灵州的焦点,使他无法再擅自探寻,也使他彻底地断了关于云姬的线索。但是,线索虽断,可戮剑真人依然觉得,那条蛇妖定然窝藏在佘山之中。

  那日,云姬以妖丹自爆,断其生机。除非夺舍,否则,戮剑真人根本无法想象,云姬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幸存至今。

  “走吧。”

  郁结的想法越积越多,就在戮剑真人即将再次陷入到自己的牛角尖时,一阵如山玉敲石般的声音,骤然将他从魔障之中拉了回来。

  “嗖——”

  还未来得及道谢,藏剑真君直接驾驭脚下飞剑,化为一道虹光,消失在孤岛的上空之中。

  而见此,戮剑真人也不敢怠慢,法诀迅速捏起,收回了布置在周遭的阵盘,也随着空中越来越小的剑光,飞速遁去。而飞遁的方向,正是灵州九重云霄,天庭的所在之地。

  ……

  极西之地,弱水域。

  “啪嗒——”

  宝蓝色的蝶影,翩然而至,自初生的晨曦之中,摇摇摆摆,飞进了弱水域外的那层浓雾结界之中。

  “呼——”

  就在幻魔蝶刚刚飞入到弱水域的范围之内时,弱水河畔,花枝摇曳,随着幻魔蝶落在了彼岸花猩红色的花蕊之上时,一道窈窕的影子,自花丛之中,飘然出现。

  “神君终于有消息了!”

  感受到幻魔蝶身上熟悉的气息,孟七的心,不由得激动了起来。

  虽说她本身也是一个神灵,但这偌大的弱水域,把持的人,终究还是李牧鱼。

  李牧鱼作为弱水域的守护者,一日不出现,那么,孟七这个作为依附者的神灵,心中始终会感到难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