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血脉进化(八)

  巴蛇化龙,逆转天命。

  若成,则龙破九霄,逍遥于世界;惜败,则身入泥泞,此生不复改命机缘。

  而令李牧鱼没有想到的是,这因化龙冲破血脉禁锢而轰动整个灵州的佘山老母,竟然只是一个“冒牌货”。可是,又与其说佘山老母的化龙之举全是假的,还不如说,佘山老母此次的化龙,可以说是“失败”了。

  但这失败,却又不能说是全败。因为,佘山老母在逆天进化的过程之中,只是取了一个折中之法。可偏偏就是这种法子,令原本精纯的真龙血脉不再精纯,并掺杂了大量的原身之血,即巴蛇血脉。

  从而,别扭的“龙蛇鳞片”便依此诞生。也既而,解了李牧鱼心中关于所谓“龙鳞”的一个疑惑:

  异种化龙,九死一生。即便成功,依照异种血脉之中极为稀少的真龙血脉,本不应该诞生如此多的“龙鳞”。

  可是,佘山老母却是一反常理,不但凝结出了“龙鳞”,而且,其数量还多到可以向外分发。究其原因,就是因“巴蛇多产”的缘故,连同本就稀薄的血脉,也被分割得四分五裂,凝结极多。

  目光微凝,李牧鱼将“龙鳞”重新从丹田之中吐出,而这一次,一直盘旋于心头的许多疑惑,随着“龙鳞”之秘的解开,也尽数勘破。

  李牧鱼终于知道了,为何,佘山老母“陨落”原因虽是疑点颇多,可灵州绝大多数得到“龙鳞”的势力,却十分反常的充耳不闻。

  甚至,对于佘山老母进化的缘由,也变得漠不关心。而关于这些,李牧鱼深知,定然是那些得到佘山老母“龙鳞”的势力,也早已勘破了其中血脉的混杂。因此,比起珍贵异常的真龙鳞片,“龙蛇之鳞”对于各方势力的吸引了,可谓是极小的。

  甚至,比起鸡肋还有所不如。

  血脉等级,一向是所有妖族所尊崇的唯一标准。即便实力不如,但低等血脉的妖族,见到高等血脉妖族的幼崽,都要俯首帖耳。因此,提升血脉等级,便是灵州之中绝大多数的妖修,一生都为之奋斗的唯一目标。

  就像青丘三尾妖狐,她们一生的目标,就是九尾;而飞鸟家禽,它们的终极梦想,更是平时连想都不敢想的朱雀凤凰。

  而龙蛇鳞片,这种血脉不干不净东西,是绝大多数妖族都极为不齿之物。即便是对于鳞甲类水族妖修而言,也只有空瞧的份儿。

  就如一只蜥蜴精得到了这样东西,还能让他嫁接蛇血,搞个变异不成?

  所以,当初佘山老母如此干脆利落地将龙鳞交予李牧鱼,其中安的心思,也定然是料想到李牧鱼这条小鲤鱼精,压根就逃不出那老蛇妖的手掌心。

  而且有了心魔誓言的约束,得了“龙鳞”的李牧鱼也只能够乖乖地履行诺言,到最后,得便宜的,还是佘山老母一人罢了。

  心中冷笑,即便看穿了佘山老母的把戏,但李牧鱼,依然没有任何的气馁。

  他是鱼,而佘山老母是蛇,即使二者的祖辈都曾有过化龙的例子。但是,鱼和蛇,终究不能类比到一处去。所以,这“龙蛇鳞片”,李牧鱼断断是不可能用来进化自身的寒鲤血脉的。

  只是,佘山老母不知,李牧鱼当初那般死咬着一枚破损的“龙鳞”不放,并非是因为李牧鱼有着什么能修复残物的绝技。而是,在李牧鱼的手中,有着“逝水法则”这种本不该属于此界的神术。

  逝水,逝水,其逆天之处,便在于可将本以逝去的河水,重新化为逝前之河。若以通俗之语来讲,那便就是——倒流时间。

  他的法则,可以逆转一切事物此时的形态。

  换而言之,逝水法则的能力,就是让李牧鱼手中的这枚“龙蛇之鳞”,复原到其最原始的模样。

  为何说佘山老母的化龙之举,只失败了一半?

  说来佘山老母此人,是个极为聪明的人物。她敢赌,而且她所设下的赌局,往往都是只赢不输。而其缘由,就是佘山老母的所有行径看似乖张冒险,实则,却全然按照自身所掌控的方向发展,无一例外。

  而这一次,佘山老母震动灵州的“化龙”,其实根本就不是纯粹的化龙,而是,一场依托于逆转天道前提下的大规模进化。并且,佘山老母一开始的打算,就是将体内的巴蛇血脉,进化成为堪比蛟龙的龙蛇血脉而已。

  想到此处,李牧鱼不由得为此时正拼死拼活地为佘山老母卖命的大皇子感到一阵唏嘘。

  当日,佘山老母胁迫大皇子当众立下两个后果极为严重的心魔誓言:

  一则,便是令大皇子对于他与佘山老母之间的交易,不许对任何人提起;

  二则,就是在此期间,不得回到蛟王域,以及天庭。

  当时,李牧鱼还以为佘山老母是怕其他势力插手此事,所以才会有此誓言。到现在,李牧鱼终于明白,佘山老母给大皇子画下的大饼,根本就是假的。

  而她的顾忌,就是怕这张在事成之后为大皇子提升血脉的饼,被知晓“龙蛇鳞片”事情的外人,戳破罢了。

  可以说,这一招当真是极高。

  摇了摇头,关于这件事,李牧鱼并不打算说给大皇子,也不想将他与佘山老母之间的交易,告知给任何人。

  佘山老母以自折化龙机缘为基,强行将一身的巴蛇血脉,进化成了龙蛇血脉。而李牧鱼此时要做的,就是要以逝水法则化腐朽为神奇的逆天功能,将手中的“龙蛇之鳞”,重新逆转为被蛇血沾染的前一刻。

  此招,很险。

  若是失败,李牧鱼很可能会被龙血诞生时所引来的天劫,强行击灭。可是,身为寒鲤血脉的他,又不得不赌。

  他赌,以他毕生的修为,可以扛过手中这枚,仅凭被强行分割后的稀薄龙血所引来的劫气。

  若是赌赢,那他,就可以彻底地告别自己的低等血脉,而迎来自身的第二次进化。

  若是赌输,那么……

  李牧鱼的眼中,忽然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狠厉。

  “我只能够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