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血脉进化(七)

  琅琊仙玉,其状似叶,乃蜀山仙门之中,一等一的仙宝。论其排名,甚至还要在蜀山另一个大名鼎鼎的仙宝——乾坤镜之上。

  只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蜀山得此仙宝,无论是云州道修,还是他州的魔门妖族,琅琊仙玉的宝名,早已令各方势力觊觎至极。

  终于,在千年之前的人、妖、魔三族的旷世大战中,蜀山琅琊仙玉,终究被击毁了。

  琅琊玉毁,蜀山动荡。

  凭着蜀山举派之力,琅琊仙玉在被彻底毁坏之前,堪堪保住了其中的五分之一。

  而另外的五分之四,则化为犹如星辰般浩瀚的仙玉碎片,状似流星一般,散落于九州各地之中。

  在此之后,战争虽然平息。但是,一向稳居九州第一大派的侠道蜀山,却是元气大损。从而促使云州之中的另一大派——昆仑,一跃直上,力压蜀山成为云州第一大仙门。

  不但如此,冀州魔道、青州佛门、灵州妖族在三界混战的大洗牌中,直接跳出了云州的压制范围之内。

  甚至,在此之中,灵州天庭因在战后积极梳理恢复灵州生机,得到天道眷顾,竟凭此一跃而上,直接成为九州一方巨擘,牢牢地盘踞着灵州及其周边海域。

  只是,因为天生神灵诞生困难的限制,使得天庭始终无法彻底占领整个灵州。但又因着天庭在灵州之中的威信,使得天庭在灵州妖族的心中,占据着极为超然的地位。

  寻寻觅觅,跨越山河,将琅琊仙玉复原,就是所有蜀山中人毕生的心愿。

  而在戮剑真人的门下之中,正是那个在杀剑一途上天赋异禀的弟子,竟凭着逆天的机缘,在一个修仙坊市的小摊之上,发现了一枚琅琊碎片。

  就在所有人慨叹其机缘的时候,戮剑真人的这个弟子,竟平白无故的卷入到一场蜀山人妖孽缘的余威之中。并且,还因此无辜的丢了性命。甚至,到最后,连同身上的那枚琅琊碎片,也被那条害其殒命的蛇妖所夺。

  泼天的祸事,令人肝苦的余灾。

  戮剑真人那最宝贵的弟子,竟被一条凝体期的蛇妖残忍杀害。不仅如此,那个协同蛇妖逃跑,并与蛇妖相恋的蜀山弟子,竟然也是他门下之人。

  羞辱、愤恨、寒心,种种犹如心魔一般的负面情绪,将戮剑真人牢牢缠住。也使得戮剑真人从未遇到过阻碍的杀剑之道,在平生第一次,滋生了魔障。并使得名盛一时的戮剑真人,修为从此停滞不前。

  七十岁便结丹的他,足足又耗费了二百五十年的时间,修为依旧没有任何的进展。

  终于,在一百五十年前,戮剑真人以寻找琅琊碎片的名义,恳求蜀山掌门开启乾坤镜。

  在“照天地于无形”的乾坤镜帮助下,终于,那条被戮剑真人“苦苦寻找”的蛇妖,在云州黑沙河中现了形。

  ……

  那是一场碾压性的战斗,没有耗费什么功夫,那条被戮剑真人苦寻许久的蛇妖,终归在黑沙河中被斩杀。

  只是,因蛇妖的鱼死网破,临死前的最后一击,使得结丹初期的戮剑真人,竟被那蛇妖吞食爆灵丹后的自爆行为所伤。

  那一战,是戮剑真人在修为停滞了足足二百五十年后,最解气的一场战斗。

  不但化解了心头魔障,而且,久滞不前的结丹初期修为,竟直接厚积薄发,晋升到了结丹期后期。

  只是,蛇妖虽“死”,但那枚琅琊碎片,却始终是没有找回来。

  而对比耿耿于怀的戮剑真人,在六十年之后,再次以寻觅琅琊碎片为由,开启了乾坤镜,回溯过往,以蛇妖过去的行径之中,找寻那枚琅琊碎片的踪迹。

  可是,乾坤镜所给出的讯息表明,那条本应被戮剑真人“斩杀”掉的蛇妖,压根就没死。而且,乾坤镜所指向的方向,还是群妖汇聚的灵州。这个结果,使得已经消除了魔障的戮剑真人,再一次无法抑制地狂动了杀心。

  修杀剑者,杀心不止。

  本应该在六十年前就应该肃清的杀孽,却在今日,狠狠地打了戮剑真人的脸。

  蛇妖不但没死成,而且还带着琅琊碎片,潜逃到了连乾坤镜都无法找出真身的灵州。

  魔障又起,杀念再生。

  这不但是因为百年前的杀徒之仇,也因为修杀剑者,天生就要承受的杀孽魔障。

  魔障一日不除,道心一日不净;斩清世间妖魔,除尽心中魍魉。

  戮剑真人与那蛇妖,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

  “呼——”

  灵州外海的夜色,已经越来越深。而孤岛外吹来的海风,却是越来越盛。犹如戮剑真人心中的杀念,即便过了数百年,却依然是那般的强烈。即便是藏剑真君的劝告,仍旧被戮剑真人回忆中的心头魔障,给尽数淹没。

  “今日便在此歇息一日。”

  藏剑真人的话,自呼啸的海风的传来。而闻言,戮剑真人却只是微微一愣,旋即便恭敬地点了点头:“是。”

  海风依旧在吹,而端坐在礁石之上的藏剑真君,却渐渐没了声响。

  戮剑真人独自放置好了防护阵法,便看到天空中渐布的阴云。由此可见,再过不久,外海的天,怕是要变了。

  尤其是海上的阴雨天,除了个别擅修水道的修士之外,像蜀山这般的陆上剑修,即便是元婴期,也不敢擅自横渡。更何况,戮剑真人还只是一个结丹后期而已。

  “轰隆隆——”

  电光划过,紧接着,便是无穷无尽的闷雷声。

  看着孤岛外逐渐翻腾的海水,戮剑真人继续布置防御阵的动作,也不由得加快了起来。

  ……

  佘山之巅,云海雾洞。

  李牧鱼依然保持着盘膝端坐的姿势,而口鼻之间,却随着周遭的云雾之气不断地律动,以吸收云海精华。

  终于,在经过整整一天的修整后,原本回溯龙鳞时所耗费的法力,被全数补满。只是,在龙鳞温养于丹田中时,李牧鱼却发现了一个极为棘手的问题:

  佘山老母予他的那枚龙鳞之中,并非是纯粹的真龙血脉,而是混杂着低等巴蛇血脉的“龙蛇之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