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血脉进化(六)

  嘤嘤嗡嗡的谈论声,不断自泗水城坊市中个各个角落中传来。

  或贪婪,或不忿,或幸灾乐祸,对于蛟王域大皇子的遭遇,大部分妖族的态度都极为消极,甚至,可以说是恶劣。

  在往常来讲,人修侵害妖修,这种事情在灵州来讲,无论是谁占理,到最后,被谴责打击的永远都只是人修罢了。有些路见不平的,直接就帮着妖修去围剿人修,待人修死后,还要将其尸首瓜分,血腥吞噬。

  可是,针对近日的事情,很多妖族的态度却与往常截然不同。而究其原因,却并非是孰对孰错,又或者贪图其宝的立场问题。

  而是,大皇子所“夺取”宝物的前身主人,并非是人修,也并非是等闲妖修,而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神”。

  灵州妖族势力繁杂,势力盘踞,可是天庭,才是在这诸多势力中,唯一占据绝对性地位的超然组织。

  而作为这超然组织中,被细分出来的各方神灵,他们的地位,在灵州广大妖族的心中,早已被不自觉地抬高。

  天庭与神灵,与其说是树与叶的关系,还不如说,天庭能拥有如此超然地位,大部分的原因还要归功于天庭中的天生神灵。

  神灵遵循天道,从而守护苍生;而信众受神灵保护,授功德于神灵。

  在这一取一予之间,神灵的存在,本身便已经得到了许多信众的信任。而神灵对于天庭的拥护,更是促使天庭受到广大信众的拥戴。

  千年的磨合,万年的守护,神灵对于灵州所作的贡献,早已无法用咫尺来丈量。

  即便,佘山老母是一个主动出走于天庭的天生神灵,但她为佘山蛇族所行的功德,早已使得她的地位与天庭的天生神灵一般超然。甚至,身为“草根”出身的佘山老母,其地位还要有过之而不及。

  因此,蛟王域大皇子不顾神威,将手强行伸到佘山老母陨落之地,并夺其生前之宝。此种行径,便使得大皇子成为灵州妖族的眼中的获罪之人。即便是被人修抓捕,也无法令广大受恩于神灵的妖族,站在他那一方。

  对于大皇子的声讨声,已经愈演愈烈。当然,大部分作出声讨言论的,或多或少也有“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原因存在。

  毕竟,对于大部分生于底层的妖修而言,即便他们对于神灵的好感再怎么强烈,可一旦涉及到自身的利益,那再多的恩情,也终将付诸东流。

  更何况,在此之前,也有许多鳞甲类妖族打着与蛟王域大皇子一样的注意,欲夺取传言之中,佘山老母生前所藏挚宝。所以,即便是有再多人站在“佘山”的那一方,但依然有一些妖修,也打着螳螂捕蝉的主意,妄想抓捕蛟王域大皇子,一争其宝。

  “呼——”

  气温转凉,风声渐密,如水的夜色终于盖过了白日的嘈杂。只是,暗潮汹涌,群妖伺动,尤其是云州蜀山卷入其中,更使得事情的风向,越来越捉摸不透。

  ……

  “回禀真君,方圆千里之内,都未发现那个孽畜的踪迹。”

  灵州外海的一座孤岛上空,两个足踏飞剑的模糊人影,正随着拍打在孤岛海滩上的潮声,不断的起落着。

  而离近看去,玄色长衫猎猎作响,一位长须墨发的中旬男子,刀锋般刚毅的脸庞仿佛透着一股凛冽的剑气,正气息泛冷,双目含怒地立于一旁,朝着边上的人影,躬着身,极为恭敬地回复着搜寻的情况。

  “哦?那你确定,你真的有击伤到它么?”

  “千真万确,弟子白日里与那孽畜交战,已伤及那孽畜真身。若非不备,弟子也不会让那孽畜在眼皮子底下逃走。受如此重伤,除非是有旁人相助,否则,那孽畜是绝对逃不出这片外海的!”

  语气愈发的冰冷,那满腔的杀意,更是连藏也藏不住。直到海风愈烈,戮剑真人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低下头,向面前之人,低声告罪。

  “晚辈方才失言,请真君原谅。”

  月色朦胧,白影绰绰,仿佛有数千道剑影环绕于身侧,剑气转实,却又似海风环绕,令人无法真切地看清这剑芒之中,所立之人的轮廓。

  而这位被戮剑真人恭敬地换作真君的人影,却正是蜀山出了名的剑痴之一——藏剑真君。

  藏剑真君,其修之剑,乃是蜀山之中,极为盛名的守剑之道。与戮剑真人以杀为道的手段相比,藏剑真君的剑,更在于防守。

  而精通此道的剑修,也往往被灵州妖修称之为——玄武的王八盖子。

  顾名思义,此剑道修行至高深之处,其防御能力,堪比神兽玄武的龟壳,旁人根本难以攻破。

  当然,守剑的攻击力,比起杀剑而言,要逊色许多。但行起杀戮之事,却是不分伯仲。

  “道心有瑕,杀机泄露。琅琊碎片是你的劫,能不能度过去,还要由你自己。而且,此地也并非蜀山人界,你也不用特意行那虚礼。”

  月光朦胧,潮声澎湃,藏剑真君的话,却似那淌过心间的海水,令胸含怒火的戮剑真人,心中骤然一凛。

  抬眼看去,入目的,只是一片看不清的白色剑影,却在陡然之间,令被心魔折磨数年的戮剑真人,静了下来。

  “弟子……多谢真君教诲。”

  “无妨。”

  剑影翩翩,见戮剑真人反应如常,藏剑真君便驾驭剑光,向身下的孤岛飞去。而见此,戮剑真人也是抿了抿嘴,朝身后掷下一枚阵盘,设下结界,便随着藏剑真君,遁入孤独深处。

  ……

  一百五十年前,正是戮剑真人踏入结丹期的那一年。

  骨龄不满七十,却以鳌头之势,凭着杀剑一道,一举拿下那年蜀山大比的冠军,着实名气大盛。

  再到后来,分得洞府,招收弟子,而在其中,他更是收得一枚在杀剑一道上天赋极盛的弟子。

  本以为,人才凋零的杀剑一道,终会在他手中大放异彩。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噩耗,却将戮剑真人的所有骄傲,尽数碾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