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血脉进化(五)

  曾经的李牧鱼,是人。

  而如今的李牧鱼,是妖。

  虽说蕴含仙格,封了神位,但灵州神灵,在其他州的眼中,其实就是自立牌坊而已。

  即便是受到天道庇护的天生神灵,但在大部分神灵之中,他们所做的一切努力,除却自己,那便是为了偿还天道恩赐下来的那份因果罢了。

  什么护佑信众,筹集功德。这听似大无畏的神道之举,其实也是所有神灵在被刻意引导之下,所寻得的求道之法而已。而天庭,在广大神灵之中所扮演的角色,就是引导,维护,守序。

  天生就是野兽,而修炼成妖者,也只是蒙了天道恩惠,恰巧通了智而已。而神灵,便是这群通了智的妖中,最幸运的那一批;天生神灵,更是如此。

  “呼——”

  周遭的气氛有些压抑,风吹叶动,木气喷薄,察觉到佘山老母变幻莫测的脸色,虽然已经拒绝,但李牧鱼依然不想再说其他的话,来继续来刺激佘山老母。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李牧鱼的错觉,虽说他与佘山老母之间的关系依然是互相利用的成分居多,可是,从两人之间最开始的排斥感,到现在,竟不似那般的强烈了。

  无论是杀机毕露,还是联手合作,佘山老母对于李牧鱼的态度,始终说不上是好。

  起初,李牧鱼还以为是因为自己是天庭中人,这个身份天生就受到佘山老母的不喜。可有到了后面的谈话,李牧鱼却隐隐发觉,佘山老母对他的态度并不是简单的不喜,而是同时夹杂着提防,审视,以及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排他感。

  甚至,李牧鱼还一度以为,佘山老母在最开始,其实根本就是在怀疑他不是什么天庭神灵,而且,还很有可能是来自蜀山的奸细。

  到后来,若不是李牧鱼点破了琅琊碎片之秘,并且,还以水德神袍示人。否则,佘山老母根本不会如此轻易的就相信他,并且,还肯与他做那利益交换。

  心中暗自思虑,依李牧鱼看来,佘山老母之前所言“被蜀山陷害”之事,很可能就是蜀山之人刻意乔装进入佘山,并借此机会将佘山老母打伤。从而使得佘山老母,不得不尽早借助琅琊碎片转生,除了净化血脉之外,便是为了躲避蜀山的下一轮的袭击。

  天马行空的猜测,不断地在李牧鱼心中打着鼓。只是,任他猜了这么多,也绝对想不到佘山老母最开始对他的防备,是源自于他的行径太不像一个“妖”了。

  只是,到后面的坦诚与直白,虽说是拒绝了佘山老母的要求,但这份“不怕死”的随性而为,虽令人恼怒,但李牧鱼身上那份拘谨得有些过分的虚伪行径,倒在佘山老母的心中淡化了许多。

  其实,李牧鱼起初,确实是一个人。而且,他还是一个换了芯儿的地球人。

  只是,若是算起他在地球为人的日子,说到底,也才二十多年罢了。而在这个世界,在这个漫天神魔的修仙世界,他却是已经足足呆了一百六十多年。

  掐指一算,在这个世界所呆的日子,比起地球的“人生”而言,足有八倍之多。甚至,在未来,这个时间的还会更加的长。

  到底是当妖的时间太久,还是修炼的时间太长?在两个世界中无缝衔接的过了这么久,李牧鱼的骨子里,早已经深深地烙印上了这个世界的印记。

  无论是出生时的云州,还是后来的灵州天庭,在这一百六十多年的时间里,李牧鱼的那套地球三观,早已经物是人非。

  而作为替换的,便是修真世界中,以强为尊,弱肉强食的“铁血法则”。只是,这套“铁血法则”,却并非等同于野兽所奉行的“森林法则”。

  这套法则,属于妖,也属于神,其本质,也是内含于九州修仙文明的修真体系罢了。

  在这一百六十年的冲击与消磨之下,从前的“李牧鱼”早已经死了。而站在这里的,只是一个生于云州,为了求生,而不择手段的鲤鱼精——李牧鱼而已。

  “罢了。”

  久默不语,就在二人僵持了许久之后,佘山老母忽然朝着李牧鱼莫名一笑。

  “既然你不愿承这份情,那么,本尊也没有必要强迫与你。”

  轻身而起,在言罢之后,佘山老母的魂身,便重新飞回到古树之上,踏着蛇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李牧鱼。

  “你虽说不想卷入蜀山的是非之中,可是,在你应下守护佘山的诺言之时,这份因果,你便已经承了下来。愿与不愿,也由不得你了。”

  言之凿凿,面含戏谑。只是李牧鱼在听到佘山老母的话,却始终没有变色,依然是不紧不慢地回道:

  “守护佘山,是晚辈甘愿为之,所求的,也是为了偿还前辈赠与龙鳞的因果而已。”

  “哼!”

  在听到李牧鱼的回答之后,佘山老母嘴边的笑意也骤然收敛。

  瞳光微凝,双眼微眯,看了李牧鱼许久,最终,佘山老母只是冷哼一声,也并未继续规劝。而是转过头,讲她的目光,重新转移到了一旁昏睡不醒的大皇子身上。

  ……

  七日之后。

  蛟王域大皇子夺走佘山老母秘宝之事,已经在整个灵州之中传得沸沸扬扬。终于,在第七日,在灵州外海之中所爆发的一场短暂战役,再一次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龙吟震天,剑破沧海,飞剑乱舞的残暴打法,被海域中的大小水妖尽收眼底。

  而以剑御敌的攻伐之势在灵州妖族之中,实属罕见。因此,通过种种迹象可以断定,与大皇子交手之人,必然是他州人修。并且,还是一个专门以剑御敌的修士。

  ……

  “肯定是蜀山中人来找蛟王域的麻烦来了!”

  泗水城,修真坊市。

  关于大皇子在外海被袭,带伤逃跑的消息,已经成为许多大大小小的妖族所讨论的一个焦点话题。

  而其中,大皇子到底夺走的宝物为何,也是许多妖族所关心的一个热门重点。

  法、侣、财、地,在这其中,“财”之一字,一向都是大部分散修终生所求的必须之物。

  尤其是在灵州,对于那些天生就对炼器不甚敏感的妖族,若是能够拥有一件“仙器”,那对于求道之路的助益可谓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