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半妖的宿命

  一晃,李牧鱼的海上生活已经过去三日。

  刚上船的新鲜劲儿差不多已经淡了,每日千篇一律的海景,看久了,也是乏了。这三日,海上晴空万里,连海风都比从前温柔了许多。

  “呼......吸......呼......吸......”

  李牧鱼此时正盘坐在蒲团之上,神魂浸入太阴观想图之中,不断的将周围的水灵气摄入到体内,化为太阴法力,一圈一圈,在静脉中流转,再汇入到丹田之中。

  丹田内的太阴法力由气化液,最后凝为一滴水珠,不断扩大。

  “呼——”

  吐出一口浊气,收敛法力。

  “收。”

  打出手诀,凝结在整个屋子里的冰霜逐渐融化,转眼间便化为太阴之气,被李牧鱼吞入口中。

  “最近修炼的时候,气息有些不稳,无法有效的将法力控制在体内,总是会有意无意的影响到周围的环境。”

  中等仓很小,屋内也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而已,而且因为位置是在中层的关系,采光条件也不是很好,屋内也唯有一颗夜明珠在充当照明工具。但中等仓也有它的好处,每一个房间的地板上都会刻有一个小型聚灵阵,以及一个隔音阵。

  掐算了一下时间,现在应该正好是深夜。李牧鱼结束了一天的修炼,也无事可做,便打算去甲板之上,吹吹海风,欣赏一下海上的夜景。

  哗啦——哗啦——

  离开了刻有隔音阵的房间,顿时,船外的海浪声便清晰可闻。

  海水满盈盈的,月光为整个海面都镀上一层银色的纱衣,浪涛像顽皮的孩子似是跳跃不定,水面上波光粼粼。

  李牧鱼召出璇玑琴,琴身浮在空中,两手抚琴,手静静地按着琴弦,没有琴音,他的手没动,他的心却在这广博无垠的大海上,动了。

  叮——叮叮——

  大海,广博无垠的大海,无边无际,时而平静,时而暴躁,他的浪一层一层,拍打在船上,也拍打着每一个海上人的心里。

  叮咚——

  一遍一遍,琴声铺洒,如同一阵海风,吹过耳边,却留在心里。

  《海声》,这首琴曲名为海声。

  每一个音节,每一个音符,都是他模拟浪涛的声音所弹奏而成,也许它很难听,也许它很好听,但是李牧鱼知道,这是他第一次独自作出的琴曲,无论他人喜不喜欢,都与他无关。

  因为,这就是他眼中的大海啊!

  琴音时而疾,时而缓,却极其有节奏感。随着李牧鱼的弹奏速度越来越快,他周围的景色却变了。

  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消失,唯独剩下这茫茫的大海,一望无际,看不到尽头。

  “这是......怎么回事儿?”

  闻声而来的船客,此时也被笼罩在这片茫茫海域之中,海风徐徐,水光粼粼。忽然,平静的海面变得不再平静,波涛汹涌,远处,滔天的巨浪来袭,带着毁天灭地的千钧之势,朝着众人卷来。

  “海......海啸!?怎么可能突然会有海啸,不对......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对!是幻境!我居然被困在幻境之中了!”

  滔天的巨浪依然向众人卷过来,虽然明知道是幻想,但这一切太过于真实,这一切的幻想也太过于真实了!

  甲板上,修为低下的修士早已吓瘫在地上,唯有一些修为不俗之人,则处于入幻却超然于外的状态。

  “这幻术造诣,恐怕在一众同期修士中,也能傲视群雄了吧。”

  “啊——”

  一声惨叫,突兀地打断了李牧鱼的弹奏,霎时间,周围的幻境如同虚幻的泡沫一般,逐渐消散,而中了幻术的低阶修士也从惊恐的情绪中,狼狈地逃离出来。

  发觉周围的异样,李牧鱼有些尴尬地收回了琴,本想同那些遭了罪的修士说声抱歉,但李牧鱼才刚走近,那些低阶修士如遇了瘟神一般,避之不及,满口告罪,竟比李牧鱼还率先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认为自己打扰了他的清静,恳求他原谅。

  他又忘了,这是修真界,是强者做任何事情都不需要同蝼蚁解释的修真界。李牧鱼看着他们一味讨饶的姿态,忽然有些释然。

  “你们走吧。”

  “多谢前辈!”

  说完,那些被李牧鱼害惨了的低阶修士,一个个感恩戴德,点头哈腰地离开了。

  “我说是谁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原来是你啊。”

  展红玉似笑非笑地看着李牧鱼,闲庭漫步般走来。

  “本打算欣赏一下海景,却不曾想,弄巧成拙,闹出这么一个笑话......”

  “啊——”

  凄厉地惨叫声突然响起,再一次打断了李牧鱼的动作,也一同打断了围人想上前攀交的心思。

  甲板之上,一个戴着毡帽的小女孩满脸泪痕,带着哭腔唤着怀中少年。

  “哥哥,你要挺住啊......咱们马上就要到灵州了,到了灵州见到父亲,父亲一定会带我们去病治的......”

  “啊——”

  视线越来越模糊,外面的声音也渐渐听不太清了,他很痛,他的脑袋真的很痛,仿佛一柄尖刀插入到他的脑袋里,一下一下,一抽一抽,每一次疼痛仿佛要脱了他一层皮,他真的忍不了了,他不想活下去了,活下去真的太痛苦了。

  他好想死啊!

  “啊——”

  由于剧烈的挣扎,少年头上的毡帽早已经滑落,露出头顶的两只毛茸茸兽耳。

  “这是......”

  “怎么船上会有半妖?”

  “半妖?”

  李牧鱼听到一旁展红玉的自语声,胸口突然一闷。

  “他们是半妖?”

  “恩,只是两只没成年的半妖罢了,但看样子,那只大的,恐怕是要挺不过今晚了。”

  “为什么这么说?”

  “你不知道么?所有的半妖都活不到成年,他们自一出生就已经被宣判了死亡。”

  “宣判......死亡?”

  “对啊,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只是一群不人不妖的怪物罢了,那只大的能活到现在,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了。”

  冷漠,世人对半妖的冷漠完全是刻在骨子里,根深蒂固,无法改变。

  “半妖为什么会活不到成年?”

  “因为他们的出生就是个错,明明生来就是凡人的躯体,可是里面却都是妖气,妖气若得不到疏导,便会冲入脑中,凝聚梦靥,撕裂他们的魂魄,永堕阎罗。”

  永堕,阎罗?

  四个字闻起来却满是宿命的味道。

  “啊——我要受不了了!快杀了我!你快杀了我吧!”

  凄厉的嘶吼,如同来自地狱魔鬼的咆哮,令在场的所有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