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血脉进化(四)

  说道此处,佘山老母的眼神不由得淡淡地落在了一旁的云姬身上,可很快地,便又移开了目光。

  然而,恰恰就是这淡淡的一瞥,却是令静立在一旁,几乎要失去存在感的云姬,瞬间僵直了身体,而不敢妄动。

  直到佘山老母的话头重新转移到了李牧鱼身上,云姬惊颤的心,才堪堪平静了下来。

  “看来,云姬已经将她与蜀山之间的仇怨,悉数告诉了佘山老母。只是,在其中隐掉了关于我的那一部分。”

  心中暗暗思量,但对于云姬的隐瞒之举,李牧鱼倒是有些诧异。

  除却心魔誓言的约束之外,李牧鱼只能将原因,归拢到云姬不想暴露她曾经觊觎佘山老母蛇卵之事上,不然,凭着他对云姬的了解,也无法解释这其中的缘由。

  “蜀山的那些人修,应该还在佘山周围窥探。琅琊碎片他们一日不拿回来,那么,佘山便永无安宁之日。所以,这一次,本尊想要你为我去做一件事情。”

  原本有些出神的李牧鱼,在听到佘山老母的话,面上虽没有做出表情,但心中却是大皱。

  “不知除了守护佘山之外,前辈还想要晚辈去做什么?”

  躬身作揖,即便李牧鱼在礼数方面毫无差池,但语气中的推脱,依然被佘山老母轻易地听了出来。

  心中虽然知晓李牧鱼的态度,但佘山老母看着李牧鱼恍似人修的做派,却忽然皱起了眉头,按下心中没由来升起的厌烦,语气淡然的说道:

  “本尊要你做事,就绝对不会亏待了你。只要你能引开那些人修的注意,那么,在事成之后,无论你要什么,本尊都会依约兑现与你。”

  语气虽然淡泊,但话中的意思,却是连一旁的云姬,都被惊动了。

  佘山老母,一个半只脚跨入化神期的顶级修士,却能对一个结丹期修士立下如此豪言,可见,佘山老母对于此事的重视,以及,她的势在必得。

  一旦李牧鱼真的办成,那么,在佘山老母转生成功之后,李牧鱼完全可以凭着这份承诺,得到佘山老母的一个巨大人情。而佘山老母为了偿还这份因果,也会满足李牧鱼“任何”的愿望。

  “如何?本尊的条件,你可还算满意?”

  气氛又变得极为安静,可不同于之前,无论是佘山老母,还是一旁的云姬,皆是一副笃定的模样看着李牧鱼。仿佛,他们已经认准了李牧鱼绝对不会拒绝一般,只等着李牧鱼自动请缨,为她们的计划,当那个“饵”。

  “前辈——”

  恩?

  依然是那副礼数尽施的模样,每一个动作,都像极了云州人修那般的刻板,丝毫没有一个妖,应有的样子。

  “这次的要求,请恕晚辈,无法从命。”

  “你说什么?”

  “晚辈答应前辈的事情只有一件,那便是守护佘山。而旁的因果,晚辈不愿沾染,也不想沾染。”

  铿锵有力,李牧鱼这次的态度,不再像第一次拒绝那般的退让。

  语气坚毅,态度直白,但面上,却是极为坦然,仿佛是在说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一般。

  “李牧鱼,本尊劝你,还是识时务的要好。难不成,你还想用你之前那套,不想与天庭扯上关系的说辞,来搪塞本尊么?”

  佘山老母的语气再次转冷,但这一次,却不似最开始那般带着杀意。虽说是要求,但这一次的态度,在李牧鱼严重,倒更像是不得不低头的请求。

  “晚辈修行多年,修为虽有小成,但晚辈却是有自知之明。不贪、不让、不夺,一直是晚辈修行路上的准则,而且,晚辈也绝对不会允许,因一些小利,就将自己陷入危险之中。即便是前辈要求,晚辈也恕难从命。”

  看似解释,其实就是直白坦荡的拒绝。无论是所谓的修行准则,还是不贪图小利,这些听似“虚伪至极”的标签,可谓说是极为人性化。

  当年,天庭学了云州昆仑那一套虚伪的礼节廉耻,可在妖的骨子里,那份物竞天择,以强为尊的森林守则,始终都没有变过。当然,这种准则也意味着恃强凌弱,贪小怕死,妖的劣根与恶性,与人族那套虚伪至极的标杆掺杂在一起,显得极为不伦不类。

  可是——

  佘山老母看着面前的李牧鱼,看着他那副看似顺从,却毫不配合的模样,却让佘山老母,第一次认清到李牧鱼身上这份既矛盾,又真实的特征。

  明明是像人修那般的虚伪多礼,但内心的说辞,却是直白到近乎于冷血,亦如他们蛇族一般,生性冷硬而不懂曲折。

  想到此处,佘山老母的心头莫名一阴,似是回想起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一般,面上的表情,不由得往下一沉。

  “是啊,蛇的血,天生就是冷的,就算再怎么捂,那血,终究就暖不了。”

  亦如妖性,亦如人性,那种藏在种族骨子里的血性,就算是再怎么改,终究只是邯郸学步,不会有任何后天的转变可言。

  心中有些泠然,佘山老母看向李牧鱼的眼中,忽然多了些许言不清的东西。虽说心中依然不喜,但那种“不似妖族”的排斥感,却渐渐消失了许多。